我所知道的一只鹿儿




  • 我是一只鹿儿的朋友 2020年6月20日 上午6:57

    问:一只鹿儿是谁?
    答:友站一位有争议的超管。对于正常的反共用户来说,她是一个老好人,纵容姨学家,不保护正常用户。对于姨学家来说,她专门包庇高级五毛。

    问:一只鹿儿是台湾人吗?
    答:不是。一只鹿儿是中国北方某地的人。她在大学期间出国留学,申请工作的时候被一个中资公司录用。这个中资公司有中国军方的背景。她的上司欣赏她的一些特长,于是推荐她接受一个培训,然后为中国国家安全部港澳台局工作。在这个培训中,她学习渗透台湾社会和网络空间的一些技巧,比如说如何使用台湾的仓颉输入法等,还有台湾的基本文化和用语。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总是为她是不是真台湾人争论不休——她既看起来在使用台湾的输入法,又会说一些看起来不真正是台湾人的话。

    问:真有这么可怕?
    答: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中共对民运和“台独”等团体一直在渗透。中共的渗透包括但不限于黑客、战狼、高级五毛、金钱收买、威胁、跟监、色诱,等等。

    问:一只鹿儿想要做什么?
    答:她服从上级的指示。上级所分配给她的工作是针对“台独”圈宣传战线的工作,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带风向”。中共高层认为,如果台湾在现在这个形势下强行独立,中共缺乏有效的反制措施,恐怕“台独”很快会成为既成事实。因此,国安港澳台局受命渗透、分化“台独”。目前在台湾,最大的“台独”势力是执政的民进党。民进党其中分为社运人士和右翼。中共害怕的是民进党右翼。如果民进党右翼受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影响,倒向美式“另类右翼”,也就是民族主义,那么很可能将台湾推向“台独”。一只鹿儿和她部门的同事就是尽可能在华文网络社区里面,通过“带风向”的手法,分化台独、边缘化民进党右翼、防止民进党右翼倒向美式“另类右翼”。

    问:那么,一只鹿儿在品葱的任务也是带风向?
    答:也是也不是。一只鹿儿的任务主要是渗透、分化台湾当地的华文网络社区。“品葱”并不是她们部门的目标。

    问:那么,一只鹿儿为什么会成为品葱的超管?
    答:我也不非常清楚。有可能她在留学或者工作期间,有意无意地认识了“品葱”站长,因此算是和站长一起建站的元老。当然,她没有专业的编程背景。有可能是她把“品葱”告诉了港澳台局、建议港澳台局也关注“品葱”,然后港澳台局却不认为需要对“品葱”进行重点的渗透、分化。因此,你们可以说一只鹿儿在“品葱”用管理员的权限引导风向,是她的副业,甚至是她上班时的休闲。

    问:如何理解一只鹿儿在品葱的发言?
    答:基本上和她在其他“台独”网站的发言一样,带风向,支持社运,分化“台独”人士,边缘化“另类右翼”。

    问:如何理解一只鹿儿在品葱的权限操作?
    答:一只鹿儿的权限操作分为两类。一类是她自己想做的,就是竭力保护“品葱”网站,防止“品葱”被任何一派势力干烂,从而使“品葱”成为教育想和大陆人交流的“台独”人士的网络大本营。另一类是她上司要求她帮忙而做的权限操作。有时别的网评员办(不归国安港澳台局管)的高威望用户被封禁了,会说,老X,知道“品葱”有个超管是你们局的女同事,帮忙解禁一下。有些网评员办的请求非常频繁,这使得之前她做的一些重复性解禁操作引起了站长的怀疑。因为这个原因,一只鹿儿现在会避免用她的大号做权限操作,而让她在“品葱”的管理员朋友替她做权限操作。

    问:那么品葱站长是不是危险了?
    答:如果一只鹿儿知道“品葱”站长的真实身份,那么确实有危险。如果一只鹿儿不知道“品葱”站长的真实身份,那么暂时还安全。如果是前一种情况,那么“品葱”站长应该做好再也不去中国大陆和泰国等中国势力圈国家的准备。原因是,如果有一天“品葱”成为中共的重点关照对象,那么国安可能收到“收网令”,将“品葱”站长绳之以法。

    问:一只鹿儿未来会在品葱做什么?
    答:我也不知道。目前她的主要工作仍然是渗透、分化台湾当地的华文网络社区,“品葱”不是她部门的重点(但是她个人对品葱非常感兴趣)。目前网评员的那些部门对品葱也是继续使用软性渗透的方针,第一发垃圾内容灌水,第二发争议性内容分化。

    问:一只鹿儿她自己的观点是怎么样的?
    答:一只鹿儿可能也不是真心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人。中共那些黑料,让她很同情国人。也就是说,一只鹿儿并不是战狼、小粉红那种人。现实中,一只鹿儿是社运人士,她是真心支持靠搞社运(帮助弱势群体)来分化民进党、打击民进党右翼的。

    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信息的?
    答:从朋友、亲戚、同学那里打听出来的。当然一些基本的信息我本来就知道。

    问:这些信息可靠吗?
    答:不能保证100%可靠。因为三人成虎,就算是我找到她妈妈,让她谈一谈女儿,其内容也会存在失真。

    问:你为什么要在这儿发这个帖?
    答:因为我不认为你们深刻认识到了玩“品葱”的危险性,防范意识不够。仅仅因为中共还没有下“收网令”,你们就以为一只鹿儿的背景是单纯的,就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



  • 她小时候曾经是一个超活泼、正常的同学。她就是进了那个中资公司以后开始怪脾气的,整个人都变了。从那以后她就越来越少出现在社交场合,而且还越来越孤言寡语。

    我认为你说的她与大陆人不同的写作风格,就算有也应该是她留学以后才学会的。

    我是担心她为了服从组织而有一天出卖朋友。如果是我的话,无论“品葱”站长是我的老同学,还是组织要求我装作“品葱”站长母校的校友去跟他拉近乎,已经建立交情了,再让我出卖朋友我做不来。这是我不能适应她们那种性质的工作的原因。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7
  • 4
  • 3
  • 9
  • 13
  • 4
  • 1
  • 8
  • 1
  • 1
  • 1
  • 1
  • 1
  • 2
  • 15
  • 1
  • 1
  • 5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