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是如何利用诱饵效应及其变种,潜移默化给选择困难的你洗脑的



  • “选择困难” 本身,没什么问题。
    人,有这特征才是正常的。

    因为人如果对所选目标的了解有限,会觉得选谁都一样。就像学渣参加考试,ABCD四个选项全都不认识,就会觉得选谁都是对的、或选谁都是错的。

    而在现实生活中,人的选择依据、与各个被选目标的属性不一定都是单一的,而不是像考试一样只需要考虑 “得分” 这唯一依据。且每一个目标身上,也很可能同时具备了好几个属性。有的人之所以能做出选择,是因为这些人能够根据自身需求做出取舍——

    甲男人长得帅,但穷、没内涵;
    乙男人很有钱,但丑、没内涵;
    丙男人有才华,但丑、也没钱。
    作为女人,你能选得出结果,不是你 “很会选男人”、没有 “选择困难”,而是你有自己的需求标准、你有取舍。

    “脑子” 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人能做出各种 “选择”。如果像共产主义所宣扬的那样,人已经不需要选择,就能直接得到最好的结果,那人还要 “脑子” 有个毛用。
    何况,有些号称 “共产主义” 的,还不见得真能让别人得到最好的结果,而只是剥夺了别人 “选择” 的权利。

    所以,坏人,很需要利用各种心理学套路,替你做出选择、引诱甚至逼你去到它们希望你去的方向。在把你往沟里带的同时,还让你自以为自己真的很理性。
    这些套路,在商界、政界早被用滥了,只不过丹 · 艾瑞里出版《怪诞行为学》之后,才让更多人懂得了套路原理而已。

    而在我看来,这无非只是《孙子兵法》里 “围师遗阙” 的延伸——我把你围起来,却故意给你留下唯一的缺口,让你为了求生而主动往这个方向钻,然后我再对你上手段。
    这个方向,并不真是你自己选的,而是我替你选的。

    坏人,无非只是在用对待敌人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客户、百姓等等。

    《怪诞行为学》里提到过一个实验,说给你两个选项,订阅某期刊——
    如果你订电子版,59美元;
    如果你订纸质版,125美元。
    此时,就需要你做出 “选择”,你大致会有两种选择依据:要么图 “实惠”,要么图 “体验好”。
    在参与测试的人里,68%选择了电子版,因为这省钱;32%选择了纸质版,因为这有收藏价值、还可以显得自己很有品味。

    现在,再加一个选项:
    电子版 + 纸质版,125美元。
    把三个选项放在一起,让你重新选一次。
    这回,只有16%选择了电子版,他们是真的穷,或真的很理性、很有脑子;而有84%选择了电子版 + 纸质版,因为这帮笨蛋自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却没有一个人还会去选择纸质版。

    此时,原来纯电子版的选项,就成了看似多余、实则是充当了引诱你去选择电子版 + 纸质版的 “诱饵”。

    显然,当三个选项放在一起时,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选择” 了。
    因为真正意义上的 “选择”,人的各种选择依据所占的权重应该是相等的。
    可如果 “纯纸质版” 与 “纸质版 + 电子版” 价格一致、或价格相差不是特别悬殊,“体验好” 与 “实惠” 之间的平衡就会被破坏,“实惠” 偷偷占到了更多权重、干扰了你的理性判断,还没让你察觉出来。
    此时,谁他妈还会去选择 “纯纸质版” 呢?

    现实中,这个套路无处不在——

    你去肯德基、麦当劳,你会单点汉堡么?你大概率只会点套餐。可你真能通过 “套餐” 占到便宜么?
    等沐猴而冠的汉族人民也学会这个,一定会各种无节操的滥用。以至于你办个电信业务,除了我这种保号的操作、每个月只花五块钱的情况,你哪哪儿不会看到各种 “套餐”?这跟 “餐” 有毛个关系?

    可口可乐卖600毫升卖了几十年,但有段时间是500 + 100毫升,让你误以为有100毫升是白送的、是随时可以被收回去的。那么百事可乐三块钱600毫升、可口可乐三块钱 “只该有” 500毫升,会不会给你造成一种 “可口可乐比百事可乐更有档次” 的错觉?
    当然,这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式的失败案例。如果可口可乐真因为这种下三滥的小伎俩使得销量飞升,后来就不会改回去了。

    你去星巴克买咖啡,为什么明明是 “小、中、大” 三种杯子,人家偏要强行灌输你这是 “中、大、特大”?因为它们真有小杯,只不过你永远买不到而已。
    同样的道理,还有酱油的一级、二级、三级,现在叫特级、一级、二级。
    以及,明明手机就是低配版、标准版、高配版,但是人家偏要说这叫标准版、升级版、旗舰版。

    这,统统都是 “诱饵效应” 的直接应用、或其变种。

    当然,这都是合理合法的商业行为,虽然猥琐,却并没有直接损害别人,更没有逼别人必须消费。
    何况,各个选项都是人家自己给的,爱怎么玩是人家自己的事,“愿者上钩” 而已。

    但是,满脑子楚文化的 “汉族人民” 学会这些东西,是一定会乱来的。
    就像西方的渣男提出了 “PUA” 的概念,顶多只是利用了女人身上本来就有的毛病,再反杀女人;可是 “汉族人民” 一旦玩这个,就是 “五步陷阱”,直接就是 “商君之术” 的思路。
    何况,“汉族人民” 是既用这个坑女人,也用这个坑男人、对屌丝玩传销。

    西方流氓玩 “诱饵效应”,是在甲、乙两个选项之外,增加一个丙选项,且这个丙选项是由自己提供的、并没有损害到外人。
    “汉族人民” 玩这个,即便要增加第三选项,这个选项却往往是外人。且多少时候,它们不是增加第三方,而是直接贬低、丑化一方,逼你选另一方——

    比如中国妇女。你会发现,即便是中小学的小屁孩,往往也是一个姿色中上的,永远与一个相对更丑、成绩更差的 “闺蜜” 形影不离。当你无法把它与其它女孩比较出个高低时,它旁边的 “闺蜜” 就能衬托出它是 “女神”。
    你见过中国的中小学有任何一朵 “校花” 是形单影只的么?那统统都是用 “闺蜜” 衬托出来的心机婊。真要形单影只,这种人往往是被孤立的对象。

    当然,更恶毒的,是我表哥这种。记得小时候,它自己的同学会,偏偏总要拉上我。我不去,我妈还会数落我,说我 “应该多出去见世面”、“多与人打交道”、“不去就是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我去了,表哥则会全程把嘴放在我身上,我这里做得不对、那里显得不成熟。这就是我从小就感到很奇怪的地方,为什么在我哥把它的同学、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前,那些人却仿佛早就已经认识我似的,每一个都躲我远远的。连我后来的表嫂,第一次见面时,也仿佛像我上辈子强奸过它似的。直到长大后,表哥邀约我去深圳,“兄弟一起闯天下”,那些我以前从没见过的、将来的同事,每一个都知道我小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黑历史”。

    你现在明白《金瓶梅》里的西门庆,为什么能把李瓶儿从自己 “兄弟” 花子虚的手里夺走了么?
    因为西门庆处处都很 “优秀”、而花子虚处处都 “不如” 西门庆嘛。
    “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
    你明明不比别人差,总有些人会创造机会、让你真的在第三方的眼里显得很差。
    沐猴而冠的 “汉族人民”,本来就活在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 “公有”,看谁都是 “工具”、“生产资料”。

    我从不相信这些心机婊、以及我表哥这种心机男,是靠自己想出这个的,我更不相信以它们的文化修养会去主动读书、从书里学习这个。
    这他妈几乎百分之百是有人教的。

    放到更大的局里:
    一个政府的执政,既可能得人心,也可能不得人心。
    老百姓既可以选择挺这个政府,也可以选择骂、甚至颠覆这个政府。
    于是,人家就需要让你认为一切反政府言论,统统都是 “境外势力煽动”、是 “别有用心的坏分子”。
    再把这些人删帖、禁言、封号、请喝茶,给大多数摇摆不定的骑墙小人制造错觉——反政府的只是少数,而且下场都不好,说明政府真的没那么坏,而且实力也很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所以,即便有些政府明明已经成了全球公敌,连正规维稳人员的工资都快发不起了、更不用说五毛,但是依然有很多刘备式的贱骨头愿意去给这样的政府当五毛。因为黄巾贼本来就是为生存而战,成事了最多也只是换一家继续当韭菜;可如果帮着现在的政府杀黄巾,却存在升官发财的机会。

    这些自以为鸡贼的笨蛋,从来意识不到自己的 “选择” 根本不是自己做出来的……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3
  • 54
  • 1
  • 1
  • 3
  • 1
  • 4
  • 2
  • 1
  • 2
  • 4
  • 1
  • 1
  • 2
  • 1
  • 3
  • 1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