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 (马克思在讲座上讲话)

    马克思:那么资本家呢,他有一个剥削的天性……

    江主席:你毕竟还too young。

    马克思:我的意思……

    江主席:我告诉你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一个哲学流派我没看过?哲学家他们……你们要知道,德国的波普尔,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马克思:但是呢阶级斗争还是……

    江主席:其实哲学家啊,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

    江主席:唉,我也替你们捉急哦,真的。你们有一个好,跑到什么地方,比其他的哲学流派,跑得还快。但是呢说来说去的问题,实在是too simple,蛤,sometimes naive。懂了没有唉?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着跟你讲一点我的人生经验。我不是哲学家,但是我见的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马克思:我认为应该实行这个计划经济……

    江主席:你们啊,其实我感觉你们哲学家还是要学习一个,证伪主义的方法论。你们要知道,那个哈耶克,早就已经把你们批判得一无是处了,所以我现在对你,我就一句话不说,就是坠吼的。但是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句话不说又不太好。所以说你们啊,还是要学习一个。

    马克思:这么说你认同剥削?

    江主席:我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你们哲学家要注意啊,江来你们在用词上出现偏差,你们要负责任的。你要说剥削,政府不剥削还有谁剥削?是吧,你们还说什么计划经济,所以你们啊,naive!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I am 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

    马克思:……那个……

    江主席: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一下!(离场)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69
    Topic created 約 12 日前 · 2 投稿 · 1 閲覧数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马克思在讲座上讲话)

    马克思:那么资本家呢,他有一个剥削的天性……

    江主席:你毕竟还too young。

    马克思:我的意思……

    江主席:我告诉你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一个哲学流派我没看过?哲学家他们……你们要知道,德国的波普尔,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马克思:但是呢阶级斗争还是……

    江主席:其实哲学家啊,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

    江主席:唉,我也替你们捉急哦,真的。你们有一个好,跑到什么地方,比其他的哲学流派,跑得还快。但是呢说来说去的问题,实在是too simple,蛤,sometimes naive。懂了没有唉?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着跟你讲一点我的人生经验。我不是哲学家,但是我见的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马克思:我认为应该实行这个计划经济……

    江主席:你们啊,其实我感觉你们哲学家还是要学习一个,证伪主义的方法论。你们要知道,那个哈耶克,早就已经把你们批判得一无是处了,所以我现在对你,我就一句话不说,就是坠吼的。但是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句话不说又不太好。所以说你们啊,还是要学习一个。

    马克思:这么说你认同剥削?

    江主席:我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你们哲学家要注意啊,江来你们在用词上出现偏差,你们要负责任的。你要说剥削,政府不剥削还有谁剥削?是吧,你们还说什么计划经济,所以你们啊,naive!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I am 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

    马克思:……那个……

    江主席: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一下!(离场)

    Message content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69
    Topic created 13 days ago · 3 Posts · 4 Views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69
    Topic created 約 12 日前 · 2 投稿 · 1 閲覧数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看到一個紅點提示,點開來是私信。

    我局得這個也是BE4的小號!

    點開用戶頁面,是剛剛回覆我的那個任。啊!這麼多年了,他,BE4終於肯對我說句話了!

    鹿兒的眼淚汪汪地流出來。

    自從你走後,我見到的每個人都像你。鹿兒喃喃自語。

    是個新號,只有一個回答,雖然信息很少,不過確定是BE4。

    鹿兒推動的這個RFC不錯,可以淨化首頁,提升質量。不過我的方案要好得多。

    他怎麼不說話了?在攢蔥嗎?還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每次我識別出來他就拋棄那個小號,再也不理我。唉,這麼多年了,經歷了多次DDOS的品蔥還是活下來了,最長的一次居然超過了一週。一週都不能看品蔥,你能想像嗎?

    鹿兒擦了擦眼淚,又刷新了一下頁面。

    他還是沒有說話。

    鹿兒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主動回覆:

    在品蔥推動一些事情很難,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如果有興趣,可以多多參與。

    說完又F5一次。

    可以先把邏輯分區搞起來

    看來主動一點還是有作用的,鹿兒的心在怦怦跳。

    再次刷新,是rtg的小號gtr。

    芝士份子有多遠滾多遠!

    唉,rtg還是不懂得表達愛。

    鹿兒有時候也在心裏問自己,到底是誰對BE4的愛多一點,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愛BE4了,可是看到rtg發瘋似地搜集BE4的每一句話,著了魔地指認BE4,哪怕是明顯不可能是BE4的人。愛情蒙蔽人的雙眼,rtg蒙蔽得比我更深,也許他真的比我更愛著那個任。

    但,我很確信,BE4愛著的是女人,像我這樣溫柔的女人。

    想到這裡,鹿兒不禁竊笑了一下。

    和rtg成為密友,實在是一個意外收穫。我們同時深愛著那個任,又小心翼翼地彼此心照不宣。在品蔥這個遠古神仙都已隱遁的地方,現在,唯一的老朋友就剩下rtg了。

    我把邏輯分區建設作為我的下一項議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F5

    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鹿兒看著這幾個字,不禁埋頭痛哭起來。

    =========================

    (马克思在讲座上讲话)

    马克思:那么资本家呢,他有一个剥削的天性……

    江主席:你毕竟还too young。

    马克思:我的意思……

    江主席:我告诉你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一个哲学流派我没看过?哲学家他们……你们要知道,德国的波普尔,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马克思:但是呢阶级斗争还是……

    江主席:其实哲学家啊,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

    江主席:唉,我也替你们捉急哦,真的。你们有一个好,跑到什么地方,比其他的哲学流派,跑得还快。但是呢说来说去的问题,实在是too simple,蛤,sometimes naive。懂了没有唉?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着跟你讲一点我的人生经验。我不是哲学家,但是我见的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马克思:我认为应该实行这个计划经济……

    江主席:你们啊,其实我感觉你们哲学家还是要学习一个,证伪主义的方法论。你们要知道,那个哈耶克,早就已经把你们批判得一无是处了,所以我现在对你,我就一句话不说,就是坠吼的。但是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句话不说又不太好。所以说你们啊,还是要学习一个。

    马克思:这么说你认同剥削?

    江主席:我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你们哲学家要注意啊,江来你们在用词上出现偏差,你们要负责任的。你要说剥削,政府不剥削还有谁剥削?是吧,你们还说什么计划经济,所以你们啊,naive!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I am 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

    马克思:……那个……

    江主席: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一下!(离场)

    Message content

    11 DAYS EARLIER
    (马克思在讲座上讲话)

    马克思:那么资本家呢,他有一个剥削的天性……

    江主席:你毕竟还too young。

    马克思:我的意思……

    江主席:我告诉你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一个哲学流派我没看过?哲学家他们……你们要知道,德国的波普尔,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马克思:但是呢阶级斗争还是……

    江主席:其实哲学家啊,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

    江主席:唉,我也替你们捉急哦,真的。你们有一个好,跑到什么地方,比其他的哲学流派,跑得还快。但是呢说来说去的问题,实在是too simple,蛤,sometimes naive。懂了没有唉?识得唔识得该?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着跟你讲一点我的人生经验。我不是哲学家,但是我见的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马克思:我认为应该实行这个计划经济……

    江主席:你们啊,其实我感觉你们哲学家还是要学习一个,证伪主义的方法论。你们要知道,那个哈耶克,早就已经把你们批判得一无是处了,所以我现在对你,我就一句话不说,就是坠吼的。但是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句话不说又不太好。所以说你们啊,还是要学习一个。

    马克思:这么说你认同剥削?

    江主席:我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你们哲学家要注意啊,江来你们在用词上出现偏差,你们要负责任的。你要说剥削,政府不剥削还有谁剥削?是吧,你们还说什么计划经济,所以你们啊,naive!

    马克思:但是呢就是……

    江主席:I am 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

    马克思:……那个……

    江主席: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一下!(离场)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