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兵役的殘酷,這是一個滅絕人性的地方


  • 韓國人:日本人要感謝自己生在一個沒有兵役的國家

    韓國是現今世界上,唯一處於分裂的國家。從1953年韓戰(朝鮮戰爭)之後,南北韓對立,一般韓國男性必須於規定期間內入軍隊服役。韓國憲法明定,服兵役為國民四大義務之一,只針對男性,而當中也存在許多徇私舞弊。
    韓國現在的役期為陸軍18個月、海軍20個月(海軍陸戰隊18個月)、空軍21個月,替代役從6至36個月不等。除了陸軍,海軍與海陸、空軍為自願役,需服刑1年6個月以上的受刑人也不納入兵役對象。
    期滿退伍之後,韓國男性的兵役也沒有結束。在退役後8年內,作為預備軍人,每年必須接受一次軍事訓練。之後到40歲為止需加入民間防衛隊,在災害來襲或者戰爭時擔任區域防衛任務。加入民間防衛隊前4年,每年需受訓4小時,之後直到40歲,每年需受訓1小時。
    筆者本身在90年代末期入伍,當時陸軍役期為26個月,我獲得許多豐富的經驗。當時正值金大中總統時代,正是與北韓關係好轉的時期。不過那只是表面上看來如此,實際上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並沒有獲得太大的緩和。與現在相比雖然已經大大不同,但是軍隊內部的人權問題、基本上等同無償勞動、浪費年輕人時間的問題依然存在。
    筆者在20歲時收到入伍徵召令,曾經申請延期一次,之後在21歲入伍。對韓國的男性來說,兵役是人生必經過程之一。往好的方面想,通過軍隊的團體生活來學習忍耐與適應社會;往壞的方面想,這是一個被限制自由並充滿各種不公不義的地方。
    事實上,服役期間在缺乏政府完善的補償政策下,士兵們根本就是國家的奴隸。在過去,接受公務人員考試時,完成兵役退伍的韓國男性可以擁有加分項,位階將校、副士官等退役者在接受一般企業考試時能夠獲得禮遇,但在2000年之後,由於女性團體的抗議,這些加分項與禮遇基本上都遭到取消。
    韓國陸軍的徵兵入伍,大約分為兩大區域。進入位於論山的陸軍訓練所,或各地的補充隊(江原道春川與京畿道議政府,還有其他後方區域)中,之後再分發到擁有新兵教育隊的師團。

    進入韓國陸軍補充隊之後發生的事
    筆者當時進入現已解散的議政府306補充隊之後,分發到最前方的師團訓練所,接受為期6個月的軍事訓練。
    從補充隊到韓國所有國軍部隊附近的食堂,都以提供非常難吃的料理及敲竹槓而聞名(現在雖然多少有改善,但整體來說狀況依舊)。
    部隊附近的食堂,是入伍前軍人與家人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造訪吃飯的地方,但是卻難吃到令人髮指。因為經營食堂的老闆知道自己與入伍軍人們的親眷緣份僅此一次,再不相見,所以不關端出什麼樣的食物都無關緊要。
    在補充隊的門口附近也有許多販賣各式物品的攤販。在攤販上陳列著手錶、筆記本等,除了錶,所有的東西都必須在報到之後上繳。不知道這項規定,而在攤販上消費的年輕人絡繹不絕,筆者也是其中一個傻子。門口附近也有簡易理髮的地方,但其實入隊之後,在內部就可以理髮。這些攤販擺明就是來敲竹槓的!
    到了入營時間,就必須與同行的家人們告別。在那之前態度親切的基層教官,當家人們離開後卻馬上變臉,再難聽的污言穢語都會出現,甚至還有拳打腳踢的狀況。基層教官是負責帶領士兵的現役軍人,也有可能是入伍幾個月之後的人。
    筆者當時入伍儀式的照片,後面撐洋傘的是我的家人

    筆者當時入伍儀式的照片,後面撐洋傘的是我的家人
    進入補充隊的入營者們稱為「壯丁」,他們還不是軍人,每個人只擁有一串數字。壯丁們會在補充隊待上3日左右,進行身體檢查、技能分類、簡單的適性測驗、思想教育、背誦官階姓名、簡單的制式訓練等。根據測試結果,可能有部分人會被退役。這時候也會發放軍服,將入營時穿的衣服與隨身物品收進箱子保管。
    補充隊的「壯丁」既非軍人也非民眾。在訓練所辦理個人記錄卡之後,就能獲得軍人身分,而補充隊會負責決定所有人員的分發單位。如果運氣好的話,能夠被分發到後方安穩的後勤工作,但是進到補充隊的人,通常都會被分發到最前方戰線的江原道與京畿道。
    將身而為人的所有一切都剝奪的地方,就是補充隊。

    在交織汗臭與體臭的悶熱房間中度過的日子
    失去個人自由、連去廁所都要跟負責的教官報告、要以3人組成的戰友團為單位一起活動。在團體生活當中,連抽煙時間都被限制、在被稱作內務班或是生活館的空間內與20~30人擠在一起共同生活。沒有自由時間、在規定時間內吃飯、必須要遵守早上6點起床、晚上10點睡覺的規定,早晚都會點名。從全國各地聚集而來的血氣方剛的男性們,連最低限度的自由都沒有,生活中大大小小的衝突摩擦不斷。
    在補充隊的膳食,非常糟糕。筆者在剛開始的前兩天,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蒸飯獨特的味道與聊勝於無的配菜,根本不配稱為人的食物。內部食堂的環境惡劣程度與外面的食堂根本無法相提並論,丟棄廚餘的地方臭氣沖天,也無法購買零食充飢。對於生長於不存在餓死情況的現代社會下,這是一個能夠體驗忍受飢餓的地方。
    這是寢室,基本上是大通舖

    這是寢室,基本上是大通舖
    筆者於豔陽高照的8月入伍,若是在冬天入伍還要加上忍受寒冷,真的相當悲慘。當然夏天也很辛苦,與20~30人擠在一起生活的內務班,只有兩台小型電風扇。晚上睡在空氣中混雜著汗臭與體臭的悶熱房間,衣服不能自由穿脫,也不能到戶外吹風透氣。
    當然,也不能沖涼洗澡,只能在早上與晚上簡單的清洗頭臉手腳。與幾天前、甚至是幾個小時前的生活相比天差地遠,但是這一切卻無可奈何。現在的軍隊生活與過去相比已經有好轉,但在人生最血氣方剛的時期,一舉一動都受到控制,意識到自己落入社會最底層的現實,不是那麼快能夠令人接受的事。
    這是一般韓國平民男性會經歷的事。政界高層與社會精英有很多辦法能夠逃避兵役,不平等充斥社會。因此,在韓國,兵役被揶揄為「庶民的責任」,每一年在韓國都會有逃避兵役的社會問題產生。

    就算脫離人生最痛苦的補充隊也只過了三天
    當這三天的「入營手續」結束之後,壯丁們會被分發到名為新兵教育隊的各個訓練所去。補充隊一次約會有3000人入伍(這是1990年的基準,與現今有差異),這批人會進入到設有新兵教育隊的師團。最後一天,會發表每個人應該去的新兵教育隊,之後2年2個月的服役地點就會定下來。駕駛兵、維修兵、行政兵(管理入伍士兵的兵種)等有特殊技能的人,在新兵教育隊完成為期6個月的訓練後,會接受技能學校的訓練並被分發到各地。
    離開補充隊時,彷彿從巨大的疲勞當中被解放。但意識到在2年2個月的漫長兵役當中,只經過3天的事實時,強烈的挫折感排山倒海襲來。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