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手足阿藍:如果我地唔還手,下次佢地會打得更狠


  • 【還原唐人街衝突】一場小粉紅計劃下的襲擊

    (事件的另一個面向,需要大家廣傳

    alt text

    混亂中,一襲黑衣的阿藍(化名)舉起雙手擋格,一個箭步迅速側身,躲過對方朝頭部的猛擊,卻避不開另一人從旁突襲,腹部捱了一拳。對方依仗人多勢眾,來勢洶洶,阿藍只能且戰且退,自保之餘解救被圍毆的同伴。

    身負暴動罪流亡英國近一年,阿藍的身手似乎未有生疏,但他又怎想到,這番本領竟會在異鄉派上用場。年內去過大大小小不同集會,他又怎料到,是次參與「和你lunch」,光天化日下竟會在倫敦唐人街街頭遭親共人士襲擊。

    阿藍由衷說,由此至終都不欲動武:「我認識嘅大部份勇武(抗爭者)嚟到呢度,都知道暫時係無需要動武,除非人身安全受威脅。」英國時間11月27日,數個親共組織在唐人街舉辦「反種族歧視」集會,有港人質疑對方立場偏頗,於同場舉行「和你Lunch」,親共小粉紅卻有恃無恐,突然向港人動武。混亂釀成衝突,多名港人血染街頭。

    阿藍一言以蔽之:「成事嘅重點,就係佢哋有心主動攻擊我哋,我哋自衛還手。」

    * * *

    那日倫敦還是濕漉漉一片,阿藍穿上寬厚的黑色外套,一身「Black Bloc」裝束出發。一切就如過往香港的「和你Lunch」,無主辦方、純粹響應網上號召、參加者各自衝量風險,「既然有手足去,梗係越多人越好。對家想用反種族歧視幫中共洗白,咁我咪去問下佢哋點睇中共對新疆嘅種族滅絕囉。」

    阿藍想像中,這場集會頂多只會在互相叫罵聲中度過:「始終同佢哋政治立場好唔同,我有諗過會嗌交,但真係冇想像過會去到咁犀利嘅衝突。」

    下午近一時,唐人街爵祿街(Gerrard Street)陸續聚集不同人士。活動未開始,氣氛已一度緊張,有小粉紅指罵及挑釁在場港人,並多次借故撞向身穿黑衣的香港青年,需要警方到場調停。

    約十米闊的唐人街,如被摩西分成左右兩邊。半百親共人士佔據過往法輪功擺街站的一處,身穿反光衣的保安築起人牆,保護他們在帳蓬內集結。對面燒臘店門外聚集約40名港人,連同阿藍在內的近十名黑衣人站在前排面向保安,後方則企滿婦女、長者及其他身穿便服的香港示威者,有人手持揚聲器、有人高舉「光時」或「香港獨立」旗幟。

    集會期間,雙方如被無形的韓朝三八線分隔,僅相隔幾米空隙,但場面尚算和平,互不侵犯,沒有推撞,沒有衝突。

    每當親中小粉紅發言,宣揚中共多美好,宣稱香港多自由,在場港人就嗌破喉嚨以不同口號應對:「Say no to CCP」(向中共說不)、「Free Hong Kong」(光復香港)……試圖以聲浪蓋過對方的滿口歪理。唯一令阿藍疑惑的,是其中一名主辦單位搞手不停向港人指指點點。他憶述:「其實本身對面啲人冇乜理我哋,不過其中一個搞手就係咁指住我哋,然後同身後嘅人密密斟。」

    當時不解的舉動,很快就得到答案。「嗰啲同佢傾偈嘅人,就係之後有份打我哋嘅人。」阿藍由此推斷,對方可能早有施襲打算。

    * * *

    集會歷時近一小時,在幾近完結之時,部份港人早已離去,惟在場的小粉紅此時才紛紛取出示威木牌。身處人群後方的Windanz直言,當時已覺得事有蹺蹊:「如果係表達訴求,係咪應該一早拎出嚟先,臨完先拎啲嘢出嚟實在太奇怪。」為確保安全離開,他們高呼:「唔好落單,一齊走,」卻發現去路早已被親中人士重重包圍,如甕中之鱉。

    數名中年漢越過保安人牆,突破「分隔線」向港人進逼,以身軀阻礙港人去路。「佢哋身貼身咁胸埋嚟,我哋大叫唔好郁手郁腳。」推撞中,對方突然出手襲擊,和平的表象被小粉紅一擊撕破。

    始料不及,現場一片混亂。

    在場港人被十多名親中暴徒硬生生分隔開,部分暴徒更手持鐵枝等硬物施襲追打。Windanz形容,原本以為他們用作示威的木牌,有如圖窮匕現,被拆成木棍揮向港人,作風甚有香港白衣人鄉黑的影子。

    與其說混戰毆鬥,或者用「捱打」形容手無寸鐵的港人更為貼切,部分落單港人更慘被圍毆。

    處於劣勢,阿藍及身旁眾人卻輸人唔輸陣,有婦女更勇猛地以雨傘自衛還擊,痛打來犯的小粉紅。阿藍解釋:「當時我哋都係救人為主,只係打到佢哋退後,拉到自己人走就算。」同在現場的「勇武爸」雖然人到中年,但仍身手矯健地在人群中穿插,這邊廂解圍後,又衝到另一邊救人。

    叫喊、呼喝及慘叫聲充斥唐人街頭,有落單港人雙拳難敵四手,被拉扯到一旁後,再遭六七名男子拳打腳踢至倒地不起。「勇武爸」肯定地說:「佢哋係有計劃、有目標咁去打人。」據他所言,親中人士早已鎖定一名曾手持揚聲器叫喊的港人,在集會完結後,就迅即衝向該人圍毆,這與阿藍「被點相」之說不謀而合。

    今次是「勇武爸」抵涉倫敦後首場參與的集會。當日他相約幾名年輕人,一行8人身穿便服到唐人街聲援。事發時他們原本身處人群中間,眼見同路人被圍毆便出手相助。

    混戰中,小粉紅一方雖然有一兩名人士勸架,試圖拉走並阻止同胞的暴力行為,但仍是無法攔住殺紅了眼的暴徒。反光衣保安時而神隱形袖手旁觀,時而現身分隔兩幫人馬。「勇武爸」形容,自己多次救人時都被保安推開,怒斥:「班保安係佢哋福建幫嘅人,唔會幫我哋。」兩分鐘後警察趕到現場,大部份行凶的小粉紅已逃之夭夭。「勇武爸」及同行3名年輕人均受輕傷,有港人被利物割傷,有人被硬物爆頭,亦有人被打至滿面傷痕。

    * * *

    事發後,集會主辦單位堅稱成員無涉暴力和恐嚇,中共輿論機器《環球時報》就形容有華人怒揍「港獨」分子,口徑明顯前後矛盾未能統一。Windanz 批評,對方是講大話試圖推卸責任,並強調港人一直處於被動位置,只是在小粉紅有預謀的襲擊下合理自衛。

    港人內部對此亦出現分歧,有網民質疑媒體使用「毆鬥」一詞並不恰當、有人就認為港人「打得唔夠狠」,亦有人擔心衝突「畫面唔靚」,若手足不幸被捕會影響難民庇護審批。阿藍和「勇武爸」直言,當時千鈞一髮根本無法想太多,只是一心希望保護自己及同伴的人身安全。

    阿藍認為,今次還擊是出師有名,而且有其必要:「如果今次我哋無還手,下次佢哋只會打得更狠,所以要比佢哋知道唔好有下次。」

    對於網上的「冷氣軍師」,他回應:「好感謝大家關心同幫我哋講好說話。但有啲人事後用上帝視覺去批評我哋,其實好苛刻。就好似以前喺香港咁,唔喺現場嘅,總係覺得現場可以做得更好。我完咗都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加好啦,但當時咁突然,我哋又唔係一隊小隊,大家無嚇走不特只,仲有幫手,我覺得已經算係咁。」

    當然,他們仍會有很多反思,例如下次是否要帶水樽旁身,是否要奮力還擊。「講真,嚟緊咁多集會,我哋係無方法防止比人打,但至少唔好落單,將受傷減至最低。」 Windanz思索道。

    報復或「裝修」呢?阿藍理性分析道:「我覺得暫時又未需要去主動攻擊,反而我哋有晒對方嘅相,有名有姓知道佢哋係咩人,好應該搞聲明聯署,同埋交佢哋啲資料比英國相關部門。呢段時間應該好好把握機會。」

    * * *

    流亡海外身不由己,能逃離政權打壓,他們卻避不過中共在外地的滲透及魔掌。國家機器一方面試圖引起輿論帶風向,稱是英港人組織「英國港僑協會」創辦人之一鄭文傑拖馬挑釁,另一方面在微信號召外地小粉紅要嚴打港人。

    鄭文傑回應查詢時,直斥對方子虛烏有,強調是次活動屬手足自發性質,他自己當日亦不在場。「英國港僑協會」就發聲明譴責中共以私刑方式延展港區國安惡法,鎮壓流亡海外的弱勢群體。

    打壓無處不在,小粉紅口口聲聲說「反種族歧視」,但在英港人卻屢遭他們歧視及排擠。如今,部分流亡港人亦開始擔心自己及家人安全。Windanz說:「呢種恐懼喺香港一直都有,依家佢哋就係要帶到嚟英國,威脅我哋唔好喺英國搞咁多嘢。」對此,「勇武爸」正積極與當地拳擊教練商討,為手足提供自保的技能訓練。

    根據英國內政部數字,截至2021年9月第三季,整個「BNO 5+1計劃」累計申請數字達8.9萬人。阿藍坦言,一個集會只得寥寥幾十人其實並不理想,希望今次衝突能喚醒當地港人的意識,記得自己為何到英國,記得自己為何能到英國,亦記得仍在香港的眾人:「今次係一個好好嘅啟示,令到下次再有活動時,會有多啲人出嚟,亦都希望手足嚟到英國都要做多啲運動,唔好畀今次手足嘅血白流。」

    難民審批仍遙遙無期,生活未算安穩,阿藍說:「坦白講,我覺得自己嚟咗呢度已經相對好彩,好彩過坐監同面對緊官司嘅手足。既然係咁,雖然我可以做到嘅嘢唔多,但都會盡量做,總之有咩活動就盡量參與。」

    * * *

    原文:
    https://www.facebook.com/111145423567030/posts/634615681219999/?sfnsn=scwspmo (mbasic)

相關主題

  • 1
  • 6
  • 297
  • 1
  • 1
  • 1
  • 1
  • 1
  • 36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