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2047.name/t/16461

    当一个人信仰种族主义而不自知

    我想大家都会同意一件事,就是观点容易表达,而知识则很难输出,特别是当一个人没有知识的时候。

    将种族的长相与政治挂钩,上次我们听到有人堂而皇之的提出这种观点的时候,还是希特勒。这一观点引起了无数人的欢呼:说的太对了!这“无数人”,就是民粹。他们听上去欢欣鼓舞,开心不已,正中下怀。他们的态度,为希特勒的种族隔离和灭绝政策背了书。

    首先,中国不是移民国家,大部分汉人接受不了很多非汉人长相的人在中国生活。面容不同的人在一起就会产生矛盾。中国的新疆问题之所以很难解决,就是因为维吾尔人和汉人的面容不一样,维吾尔人即使汉语流利,汉人一眼也能看出来和自己不是同类。维吾尔人在中原地区就特别扎眼,维吾尔人自己也会觉得是异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维吾尔人想要疆独。

    民族越单一的国家社会问题就越少。如果全体美国人都是WASP,那么南北战争、排华法案、黑人民权运动、日裔集中营、Black Lives Matter这些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所以中国不能接受移民,尤其是非汉族长相的移民。

    据说某人的志愿是当议员。议员是要靠选民选上去的。请问,除了纳粹狂热信徒,谁会支持上述言论?上述言论,除了体现了该人对西方社会对与纳粹集中营的集体记忆无与伦比地缺乏了解之外,还体现了该人在知识结构上 - 包括但不限于语言学、政治学、哲学 - 系统性的缺憾。该人其他的几条言论,一条比一条荒谬,并且多次在网站上重复,几年来没有看到一点进步。不由得替他担心:议员这个志愿,未免过于高远了。

    “异类”,“他者”,这种字眼,其底层逻辑就是说话者本人是正宗,是中心。当一个人把本民族当作中心的时候,举个也许不恰当的例子,就相当于把地球当成了宇宙中心。那么他看问题的视角,就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罔顾他人的利益、尊严和权益,因为他看不到,也不想去看。民族多样化是社会的现实,希望减少民族,那为什么不从汉族开始减少?凭什么别的民族要为汉族让位?这个逻辑关系不能自洽,其他都是废话。

    这些话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在2047还是一再出现这种过时了半个多世纪的种族主义言论,骇人听闻。用夏洛克的话讲:“闭嘴,你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


  • 別的不說,俺覺得下頭留言的清華博士豆沙餡基本就沒看懂內文在吵啥,純粹見了大媽團就上去抱腿,看到有人扣帽子就見獵心喜

    讀了沒啥出息的專業,除了搞搞宮鬥之外就沒有其他長處了,餡餡的小腦袋肯定頭疼的緊

    餡言餡語

    本馅特意上线给此文点赞。
    顺便给某人补充一个知识点:目前和中古汉语发音最接近的是闽南话。这表明了,其实真正的“汉族人”,早就被压缩到闽南,您自称“汉族人”,其实是经过北方少数民族若干次入关之后的汉族人,早已是混血儿了。
    如果您就着您的族谱上溯三代,没准还能发现您是正黄旗后裔。
    所以,在他们闽南人(真正的汉人)的国家,我们都是少民。要不您去一趟闽南,发一个被打的视频或者医学鉴定报告出来,我们就相信了
    面容不同的人在一起就会产生矛盾。

  • @匿名者

    餡餡這是典型基本知識不足,搞不懂生物學範圍的種族,也整不清政治學範疇的民族認同,總之憑著感覺混淆在一起瞎編故事段子

    剛好這兩個領域都不是餡餡的專業,出糗也是很自然了。好在餡餡也學會了緊抱大媽團的低階宮鬥技巧,不必擔心被當面反駁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