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潰散] 為何鄧炳強強調「可反對政府,但不可反動」?解讀中共「維穩思維」了解港共「香港原子化」改造工程


  • [社會潰散] 為何鄧炳強強調「可反對政府,但不可反動」?解讀中共「維穩思維」了解港共「香港原子化」改造工程

    過去兩年,連儂牆、黃店、蘋果日報、教協、支聯會、612基金、賢學思政、區議會、連登、Telegram 等等等好多唔同既組織、工具,都唔同程度地面臨住被取締、被瓦解、被控告、被滲透既恐嚇,甚至有人身安全、生命上既威脅。香港進入「後國安法」時代,上述組織一個又一個咁宣報解散、宣報結束、退黨既退黨、離開既離開,經常有人提及港共既目標係「瓦解公民社會」,但今次我希望講一個準確、更貼切既講法:港共正進行「社會原子化」/「個體原子化」改造工程。

    「社會原子化」 - 何謂「原子化社會」?

    原子 (atom) 係化學變化中最細既單位,亦係所有元素保持佢分學性質中最細既單位。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係指圍繞共同利益、目標同價值,自由結社下民間自發組成既行動團體,當中可以包括唔同既場所、人物或者組織機構,通常可以係 NGO、慈善組織、婦女組織、宗教團體、專業協會、工會、社運組織 等等等等 (注意公民社會一詞之譯法:Society 有團體、組織既意思)。

    社會原子化,顧名思義,即係人為地將一切能夠組織人同人之間既聯系方式消除、瓦解。雖然大家仍然生活係相同既空間、社會或者國家入面,但彼此之間因為欠缺共同目標、價值、人與人之間各懷鬼胎、失去互信而無法組織起上黎,最終一個一個咁成為極權體制下既行屍走肉。

    為何港共急於「原子化」香港?

    中共必須盡快原子化香港,在於 2019 年反送中運動中,民間自發既各種公民社會響當中發揮左極大既作用。由線上 TG、連登、FB、IG 建立既文宣、組織、策略討論,到線下 black block 上陣,同時傳統社運組織動員、小社區之間既連儂牆傳遞資訊、到 612、星火、記者、民間自發既 Medic、物資供應、電單車隊 ... 等等等。(見大陸專門研究「分離主義」既研究所對反送中事件既文獻 -《内外联动:新一轮全球抗议浪潮中的 2019 年香港暴乱》可了解中共對香港公民社會之觀察及其重要性)

    alt text

    上圖可見,反送中活動入面包含左各種各樣既公民組織:和理非、勇武、文宣、記者、律師、急救、哨兵 ... 等等。
    此圖源於 Google 搜尋,因排版問題我略作修改 (未更動原意),原作者請多多包涵。

    雖然當中無大台存在,其實彼此之間擁有共同既價值與及信仰,呢個信仰可以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可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既目標,或者最基本既「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因為有共同既目標、共同既價值,加上行動被無理、血腥、暴力打壓而擁有共同既記憶、共同既仇恨,所以香港人彼此之間好快就建立左一種和勇合一無法撼動既默契存在。

    alt text
    一枝旗、一個手勢、一首音樂,八個字,就知道邊個係自己人

    另一方面,鎮壓香港既暴力畫面,令中共暴力既本質現出原形,令中國國際形象跌入谷底。香港問題除左引起左國際廣泛既關注外,更加成為左國際焦點,中西之間由基本既外交讉責、到美國總統親身致電習近平阻止鎮壓 (特朗普 - 2019 年 8 月 18 日)、改變台灣大選結果,到全球圍共:落刀制裁、確立救生艇、與及國際軍事圍堵,香港問題已經唔係單純香港本身既問題,而係兩個意識形態陣營之間從香港抗爭運動中了解對方不可調和既分歧,由熱戀到認識對方繼而分手既過程:香港「反送中運動」必然成為歷史上第二次冷戰甚至另一場熱戰既觸發點。

    因此,要解決現時國際形勢之複雜多變,必須先解決香港人心向背既問題,面對和勇不分,全面原子化香港,就係最簡單直接既選擇。

    由「執法思維」到「維穩思維」

    由於鎮壓畫面難以入目,又引起國際強烈反彈,加上 19 年理大圍城成功策劃圍點打援,導致抗爭中流消失 (戰術上重視敵人係必須,無疑理大圍城一役我方犯下嚴重戰略錯誤,呢個係必須時刻警惕,提醒重視歷史教訓)。由 2019 年末,武漢肺炎爆發,港共逐漸由「執法模式」轉變為「維穩模式」(注意:維穩與和平無關,恐懼先係維穩既根本) 一步一步將個體原子化。具體實施方式,分為三個階段:

    階段一 - 消滅連儂牆,毀滅線下接觸點,孤立抗爭陣營 (2019年12月~至今):

    2019 年同 2014 年連儂牆有所不同既係,反送中連儂牆除左響金鐘見到,同時亦會響全港十八區大大小小既社區裡面見到。響香港紅媒大幅控制輿輪既情況下,連儂牆突破左紙媒與及大氣電波,成為社區接入點,不斷將最新既抗爭資訊、文宣、抗爭動向、動員由線上到線下分佈到全港十八區,產生既極大彭舞與及動員能力。當然,連儂牆亦因此成為重點打擊對象,由騷擾、到襲擊、再到黑社會動員破壞、與及政權煽動仇恨下慫恿「情操高尚」既刀襲。呢一種人與人之間聯結既接點,響2019年12月港共既暴力鎮壓下接近完全消失。可以肯定既係與連儂牆有相同機能既區議會與及黃色經經濟圈,亦必然遭受全面打壓。

    alt text

    大量既長者、中年人士可以響各區既連連儂牆由抗爭者既角度重新認識反送中既由來、警暴既始末。大量過往無法接觸真相既「廢老」因此變成銀髮族,完全改變左抗爭民意支持局面,示威者雖然被政權宣傳機器指為「黑暴」,但響一般既香港人眼中反而係「義軍」。

    階段二 - 改變策略,由聚集鎮壓轉變為事前扼殺 (2020年1月~至今):

    去年 5 月何桂藍(立場姐姐) 發表文章《其實警察更著緊「畫面靚唔靚」》https://lih.kg/2033556 指出黑警唔再主動使用催淚彈 (下略:TG),反而改為大量使用胡椒球槍同胡椒噴霧,減少因為警暴畫面所帶黎既輿論壓力。另外又響遊行原定開始時間前提早到場,進行驅散,將人群切開,提早設立大量 road block,瘋狂 SS 濫捕、加上 599G,防止任何聚集出現。而城寨劉細良去年 1 月亦有同樣觀察指出黑警改用水炮車替代 TG 換取靚畫面,但同集因為發表「水炮車前面坐低破黑警靚畫面」引起爭議而未被重視,十分可惜,但此為後話。

    alt text

    從上圖可見,港共 TG 使用度由理大圍城後大幅下降,然而拘捕數字並冇因此減少。雖然遊行頻率大幅下降,但拘捕人數響大幅減少使用武器下仍然不斷增加。

    階段三 - 瓦解組織,摧毀價值;批鬥處刑,殺一儆百 (2020年7月~至今):

    去年 7 月國安法實施至今,大量公民社會解散,立場新聞發表文章《【解散香港】國安法下 至少 49 組織今年宣布解散、停運》https://thestandnews.page.link/sTg5u3q6R8Df2Mt5A 指出國安法實施至今下,香港已經有 49 個組織相繼解散。政治環境嚴峻,公民社會潰散,進一步將持有共同信仰與及共同價值既行動團體瓦解。同時又消滅蘋果日報,強行佔據廣播系統 (RTHK、有線、NOW 無一幸免),響資訊孤立下,香港社會進一步原子化。

    alt text

    此外同時拘捕重點對象未審先判、施以極刑,響嚴刑峻法進一步加強恐嚇,又用文宣機器批鬥異己,破壞生計與收入來源,令行動、文宣、組織既風險成本大幅增加,令所有人為左自保必須忍氣噤聲。被分散各方既不滿者由於原子化與噤聲,難以再通過傳統渠道建立有效既組織與政權作出對抗。

    alt text

    部分被清算人物,可能有多項控罪同時響身,有部份甚至已在囚一段長時間。單項刑期好似唔長,但一件件逐次審理,就會令佢地長年留響監牢入面,失去自由。另外亦有人、組織每日受到批鬥、騷擾,打擊生計,以逼使其噤聲或令其它人因此恐懼而噤聲。

    「可反對政府,但不可反動」策略沿用以久

    為何鄧炳強強調「可反對政府,但不可反動」?呢一個策略方針其實中共沿用以久,其中哈佛大學教授 Gary King 論文 《How Censorship in China Allows Government Criticism but Silences Collective Expression》https://gking.harvard.edu/files/gking/files/censored.pdf 就指出:中國網絡監管部門唔會針對批評政府言論採取行動,但對任何(無論對中共黎講係正面或者負面既消息)可能引發集體行動既內容,都會嚴加審核,輔以「輿論引導」。被警惕既「集體行動」唔單止包括唔同派別既政治聚會,亦包括勞工權利、女性同少數群體權利相關事件,亦包括全國普遍存在既商業維權事件。而論文結論是,網絡審查最嚴格既內容,唔係對國家政策最嚴厲既批評或者討論,而係可能引發群體聚集既地方性群體表達自己既睇法。

    簡單總結,整套維穩策略其實就與香港對抗爭之手法如出一轍:

    1. 破壞地方性群體表達方式 (連儂牆)
    2. 禁止任何政治聚會、勞工權利、女性少數群體權利、商業維權 (瓦解公民社會,批鬥處刑)
    3. 將任何集體行動與及群體聚集於萌芽狀態前直接扼殺

    響中國「公民社會」被稱為「尋釁滋事」,因為響原子化既社會下,人民冇聯系就冇組織,而冇組織就冇辦法動員,冇辦法動員就無需鎮壓,政權亦自然可以為所欲為。但即使原子化下,中國人同香港人仍然有最大既分別 就係 英治時代遺留落黎最重要既遺產 人文精神、基本道德信念 與及 普世價值既追求。因此港共實際上無辦法直接將中國既治理模式套用到香港之上。但由此亦可以窺探到中共「終極原子化香港」既下一步:破壞道德倫理,毀壞價值信仰與互信。

    「個人主義」、「利己主義」、「集體主義」

    要講呢一點,首先要清楚簡單介定三樣野,即係「個人主義」、「利己主義」、「集體主義」,見下圖:

    alt text

    個人主義經常被人同集體主義作對照,事實上呢種政治光譜分佈非常廣泛同多元,由高度個人主義既社會(例如美國)到混合型既社會(例如英國、歐洲)、到徹底集體主義既社會都普遍存在。有部份理想既集體主義(例如無政府共產主義或者自由社會主義)響主張廢除經濟自由既同時,又同時主張維持自由思想同個人自由,反對極權主義既行為。因此兩者之間並無絕對既非黑即白,而係一種傾向既問題 (例如抗疫 vs 個人自由既平衡等等)。

    著名經濟學家海耶克既《通往奴役之路》就指出,每個人與生俱來都係自由但能力有限,因此需要按照自己既需要形成組織,係自由競爭既博弈之下,雖然一開始會有混亂,但長期黎講一定會形成人人相互尊重彼此自由空間既社會,響呢種情況下形成既群居社會,人同人之間既關系係健康既。但如果有一日,一個強權打破左呢種自發秩序,用佢設計既社會取代所有既自發組織同關系,由於所有人缺乏原本既自然鏈結,最終所有人只係同強權有聯系而彼此之間缺乏互聯。當人同人之間缺乏自然鏈結既約束,最終必然走向一個互相侵害他人而不以為恥既原子化社會。

    alt text

    海耶克又指出,任何「集體主義」社會都必然走向極權,強調「不管它 (生產資料) 在名義上是屬於整個『社會』,或是屬於獨裁者,誰操有這個管理權,誰就有全權控制我們」因為「社會主義雖然被視為確保平等的一種手段,但它是通過「約束和奴役」來實現的」而「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在個人主義倫理學看來是對於所有道德的否定,但那在集體主義的倫理學裏卻成為了最高的原則。」因此「(他們)可能出自善意,但最終都必然邁向極權。」,亦故此會有形形色色既獨裁者以「集體主義」既名義建立極權。

    alt text

    響「集體主義」名義下面,先會出現既暴力抗疫手法:實際係以「集體主義」名號下實施既「利己主義」

    而今日既中國又係一個點樣既國度呢?中國就係一個借「集體主義」為名要求放棄「個人主義」既國家,而更邪惡既係共產黨建立國家既時候並唔係出於海耶克所講善意,而係民族面對外敵時,勾結蘇聯背叛國家背叛祖國背棄民族竊國統治呢片土地自肥既利益集團。響集體主義 72 年既催眠下,無盡既階級鬥爭、無盡既批鬥,無盡既洗腦,加上文革既洗禮,中國亦因此變成一個毫無道德信仰,徹底既利己主義原子化社會。

    alt text

    用「集體主義」包裝既「極端資本主義」與其所群帶的極端「利己主義」 (留意本圖出於微博,亦重新引證「可反對政府,但不可反動」既方針)

    「集體主義」的新語「防疫清零」與「國家安全」

    由於香港與中國既背景有極大既不同,因此港共無辦法直接主張實施「集體主義」,同奧威爾著名既反極權小說《一九八四》一樣,佢必須要用另一個名義去建立自身需要既極權體制,而建立一種新既共同語言就成為左最好既解決方法。響電影《V煞》既世界,極權「北方之火」自編自導一場「生化恐怖襲擊」,病毒觸發人民恐慌既情緒,全國上下「團結」支持能夠生產疫苗既「北方之火」成出大選,最後疫苗如願迅速壓制左病毒。但與此同時,由於「北方之火」成功壓制所有既反對意見,響恐怖襲擊陰影下,由於「國家安全」既需要,「北方之火」需要將國家改造成為一個極權國家,人民往後數十年因此陷入極權統治既無間地獄。

    而我地響呢度,可以分析到「集體主義」可以被其它「詞彙」所取代,例如:
    響《一九八四》入面,「集體主義」稱為「永恆戰爭」
    響《通往奴役之路》入面,「集體主義」稱為「社會」
    響《V煞》入面,「集體主義」稱為「國家安全」
    響今日既中國,「集體主義」稱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新又叫「共同富裕」

    而響今日香港,「集體主義」有時被稱為「防疫需要」有時被稱為「國家安全」,例如:

    1. 599G 限聚令「抗疫」係「假」既,打壓集會自由係「真」
    2. 「國家安全」係「假」既,打壓異己秋後算帳先係「真」
      其實仲有好多例子,無法一一列出,而最新既一個就係「共同富裕(香港版)」

    下一階段:破壞道德倫理,毀滅價值信仰與互信

    響咁既背景之下可想而之,政權會用盡各種方法將香港人既道德信念轍底攜毀:假如香港人無法堅守原則,響不久既將來,香港將會極速進入被政權逼入一個道德倫亡既年代,迅速沉淪為一個利己主義社會。鄒幸彤被捕前就曾寫下《當法律逼你「篤灰」— 關於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附表 5》一文,當中就提及:

    長遠來說,當根據附表 5 交資料成為慣例,受到調查的團體又因面對壓力而只能選擇三緘其口,公民社會團體之間就會愈來愈不敢合作,不敢聯繫,互相猜忌,彼此防備,因為不知道哪天、哪個合作者就會在法律的脅迫下把自己供出去。瓦解信任,讓每個人愈加孤立和原子化,正正是消滅組織和抗爭的不二法門。
    

    而我響呢度列出三種港共一定會用既手法,與及已經發生既案例:

    一、建立道德兩難 - 自我犧牲 / 背信棄義 (不論出於其本意或被逼作出選擇)

    港共必然會時刻設立道德兩難既問題比手足,例如提出出賣手足換取減少刑期、人身自由、赦免刑責云云。因為此舉能夠一舉擊破我方道德信念與及手足之間既互信,亦方便港共進行滲透與及內部分化,以完成原子化工程:

    1. 李宇軒案 > 黎智英案
    2. 鄒幸彤案 > 強逼支聯會「篤灰」事件
    3. 區議會去留爭議

    二、鼓勵互相舉報

    與新疆模式同樣,中共參考東德秘密警察互相舉報既概念 (東德每六個人就有一個秘密警察),當社會建立舉報機制,人同人之間亦因此唔敢聯繫,互相猜忌,彼此防備,因為你根本無法確認你身邊既人會唔會因為你講過既一句說話一個小小既舉動而出賣你:

    1. 人权报告:中共打压新疆人又有新手段:电脑举报
      https://www.voachinese.com/a/Right-group-says-big-data-turbocharged-repression-China-Xinjiang-20201209/5692965.html
    2. 警方半年收10萬條國安舉報信息 人權組織憂濫用令香港人心惟惶不自由 https://lih.kg/2524195
    3. 有港大職員被研究生舉報違反國安法 https://lih.kg/2564913

    三、利誘 - 效忠邪惡政權

    最後,政權會利用物質引誘人民向其效忠,具體既方法有 :

    1. 利益 -> 舉報他人 (新疆出台办法奖励举报涉暴恐犯罪线索的群众)
      https://china.gov.cn.admin.kyber.vip/xinwen/2016-04/12/content_5063284.htm
      (爲保護私隱,建議訪問Archive

    2. 生計 -> 宣誓 (背棄信念,效忠邪惡政權)
      久慧說法|拿公帑的必須宣誓!文匯報 https://www.wenweipo.com/a/202109/22/AP614a9f0fe4b08d3407dbb2f3.html

    3. 權力 -> 加入建制 (e.g. 參選)
      新青年事務所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9bj4XvPzyhd7yEQq0fJVuA/videos

    要留意,雖然政權強迫利誘,但往往作出一個決定既時係有好多唔同既因素響背後,我方必須時刻警惕,切勿受政權既引導上鋼上線,非黑即白地相互攻擊 (例如區議會去留問題,去與留實際都「冇錯」,因為當中係無絕對正確既選項 [e.g. 唔效忠邪惡政權 vs 繼續服務大眾],大家必須追本朔源,因為人為產生兩難局面既政權先係必然既「邪惡」),但同時我方亦要警惕切忌用包裝去滿足自己既邪惡欲望 [e.g. 參選救兄弟、借國家安全名義舉報仇家 ... 等等]

    離開「人為原子化」,香港人響英國重組公民社會

    最近英國《經濟學人》 https://www.economist.com/britain/2021/09/23/britains-newest-immigrant-group-is-unlike-any-that-came-before 就有一篇專題報導《香港移民與別不同》講述離開香港遠赴英國既香港難民立即建立同組織左大量互助既公民社會,同過往既移民完全唔同既係,佢地不單無自成一角,更加迅速融入英國社會。除左協助自己國家既黎既移民外,甚至協助其它國家黎到英國既難民 (如阿富汗) 融入英國既生活。

    呢一段燒山整合得比較好,可睇下佢既演譯 (Start from 5:45):
    https://youtu.be/NQO6jSVqRcU?t=345
    (推薦使用保護私隱嘅Invidious代替Youtube)

    而從上述可見,與香港公民社會瓦解既情況相反,當香港人脫離港共 / 中共人為操控既政治環境後,就能夠迅速重新建立公民社會,反證香港現時情勢之惡劣。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