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隊疫下失業欲憑賭翻身 3個月欠債百萬按樓女友走:世上沒僥倖


  • alt text

    疫情來襲,旅遊業一片哀鴻,曾經月入3、4萬元的外遊領隊,一瞬間失去所有收入來源。眼看坐食山崩,過去小賭怡情的他選擇進入賭場「博一博」,踏上賭徒之路,曾試過一次豪賭20萬,更短短3個月欠下100萬元賭債,將正在供款、原計劃用來婚後居住的住宅押給高息財務公司。

    事情敗露,女友離開,家人不和,他一度想自殺。在家人建議下他向路德會青亮中心尋求戒賭服務幫助,用了大約8個月時間從賭海走出。回想過去,他形容像是失去理智,只想湊到賭本「贏返輸咗嘅」,現成賭海浮沉過來人的他說:「沒有僥倖,完全不會有僥倖。」

    今年38歲的Ken疫前帶著港人外遊,月入約3、4萬元。在外國時,他偶爾也會在當地賭場小賭怡情,每月賭本約2000元左右。至去年疫情爆發,全球各國實施入境限制,Ken因此失去工作,靠積蓄度日。他表示,並非沒有試圖尋找其他工作,但是領隊工作經驗在其他行業不被認受。

    Ken:輸咗好心好寒 想把輸掉的贏返來
    金錢壓力、家人對他前路關心、對前路迷惘,讓他喘不過氣來。去年5月某一日經過投注站,Ken走了進去用5000元投注足球賽事,短短幾分鐘便輸剩1000多元:「心好寒,想把輸掉的錢贏返來。」

    噩夢從這刻開始,他說賭輸錢時會不斷合理化理由,贏錢就會覺得理所應當。結果他越賭越大,最多一次投注20萬元買馬,結果輸得慘烈。輸錢沒有給Ken驚醒,反而越輸越多、越賭越多。Ken認為所有一切都是因為沒有錢:「我覺得錢能解決所有問題,只要把錢拿回來,就可以解決了。」

    於是他開始向財務公司借錢,甚至將自己供了4至5年的住宅拿去抵押,但財務公司息口很高:「到處都有這些公司廣告,講到好似借錢俾你係幫助,但只會讓你越踩越深,你根本還唔到。」

    夜不能寐 賭錢後虛脫才能入睡
    那段時間,Ken夜不能寐,唯一可讓他小睡片刻的便是賭錢之後。他說賭錢時像是在燃燒生命,毛孔擴張、瞳孔放大,長時間保持這樣狀態,整個人像是虛脫,其後才能睡一會。

    將結婚用房子按給財務公司
    當財務公司將催款單寄去家中時,家人才發現他已經深陷賭博泥沼。相處多年的女友發現Ken竟然將打算用來結婚用的房子按了出去,認為這樣的人無法託付終身,於是提出分手。

    女友離去周身債 起自殺念頭
    女友離去讓Ken崩潰,周身債狀況更讓他迷茫,有了自殺的念頭:「人生好像所有東西都沒了,我其實不鍾意賭錢,原先只當娛樂,後來就失控狀態。當時諗怕咩呢?最多無咗條命。」

    戒賭後重組債務 回想過去不勝唏噓
    屢有自殺念頭,家人終替他向戒賭服務求助。在社工幫助下,他開始重組債務,刪除賭錢相關手機程式,找了一份工作,展開漫長還債之路。如今,戒賭超過半年的他對過去人生有一定反省,也對過去事情感唏噓,說如果不是遇到疫情失業,或許就不會誤入賭途:「沒有疫情的話可以說未來的路都安排好了,有物業、有積蓄,就差結婚了。」

    作為過來人,Ken有許多反思。當年香港剛有足智彩投注,他因好奇小賭,從此有了賭博習慣:「你可以說世上有幸運,但一定不是賭錢那個,千萬不要心存僥倖,完全沒有。」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