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扶持前清、美国扶持后清之谜:盎格鲁撒克逊对黄种人的深刻敌视(善本)


  • 这次新冠病毒被中共故意释放到全世界之后,引发了西方国家二战后前所未有仇华浪潮,其中,以英联邦国家最为强烈,美国次之,而英联邦国家中,又以英国人排华仇华最为强烈,澳大利亚次之:新冠爆发以来,针对华人乃至黄种人的无差别暴力袭击,其频繁和恶劣程度,英国人都是无与伦比的。

    有敏感的网友,也察觉到英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远远超过德、法等欧洲大陆国家的事实;其实,英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传统,不仅远远超过欧陆国家,也超过地球上任何一个民族。

    这是为什么?因为盎格鲁撒克逊民族(英美主流白人),本来就是地球上最歧视有色人种的民族:盎格鲁撒克逊长期居住于不列颠岛,日耳曼白种人天份带来的优越感+狭隘的岛民心理+日本人式的种族洁癖,令它歧视有色人种的属性全世界最为强烈——达到一种完全把有色人种不当人的境界。
    与此吻合的是:一直以来,盎格鲁撒克逊民族都是白人中种族隔离意识最强者,以及跨种族通婚最低者,与黄种人通婚尤其少;白人中的西班牙、葡萄牙人殖民者虽然刚开始也残酷屠杀印第安人,但后来却与印第安人融合成拉美人,只有盎格鲁撒克逊最彻底地坚持种族隔离,在北美印第安人隔离进保留地,离灭种只有半步之遥,在南非,盎格鲁撒克逊将种族隔离制度顽固地坚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竟于共产阵营的解体几乎同步消亡,讽刺的是,中国异议人士所热捧的“灯塔”领袖,竟大声为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叫好...

    但是,由于英美都是二战战胜者,战胜者凭借话语权优势,巧妙地把种族主义者与纳粹等同了起来,以致于包括民运异议人士在内,许多人一提种族主义者,就去找纳粹这个典型,实际上主要只歧视而仇恨犹太人的纳粹,比起英美的种族主义者是小巫见大巫:

    纳粹没有贩奴、蓄奴,英国却曾是全世界最大的黑奴贩子,美国则曾是全世界最大的蓄奴国家;
    纳粹对东亚民族的歧视很轻,英、美白人则对整个东亚、东南亚、南亚多个民族充满了根深蒂固的歧视。

    虽然包括华人在内,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歧视黑人,但拿黑人不当人最为彻底的,就是英国和美国的主流白人——盎格鲁撒克逊:
    所以英国人当年象狩猎一样在非洲大抓黑人,并把黑人象卖猪仔、卖牲口一样,卖往世界各地:英国人贩卖黑奴全世界最起劲;英国的曼彻斯特、利物浦就是靠贩卖黑奴兴起为大城市;

    美国则曾是实行奴隶制最大的国家,南北战争之前,整个美国南方的农业都靠400多万黑奴维持;这种公开的奴隶制居然与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并行了近百年,这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奴隶制并非独裁寡头或专制政治推动的产物,而恰恰是民粹的产物——美国白人大众(尤其是南方白人大众)的民意,通过民主制度推动着蓄奴制度在美国的扩大及顽强地存在。也就是说蓄奴制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本性的反映——一种彻底拿黑人不当人的本性的反映。

    今天,公开的种族歧视制度在美国已经不存在了,但潜规则的种族歧视则无所不在:为什么有“黑命贵”运动?“黑命贵”就是对美国白人警察潜规则中的草菅黑人人命的(极端性)的反弹,在这点上胡平之流玩弄双重标准和虚无主义是徒劳的——有一次我驾车被白人警察截停,一个过路的黑人就安慰我说:“别紧张,他不会对你开枪的,cop的潜规则是对我们黑人开枪。”
    旁观者清,我也曾问一个在美的丹麦的白人留学生,他说:他相信有这种潜规则,美国警察动不动射杀黑人事实,我们丹麦的警察不干这种事。
    “黑命贵”就是动辄向黑人开枪的反弹,而动辄向黑人开枪,就是盎格鲁撒克逊对有色人种深刻歧视的反映。

    盎格鲁撒克逊虽则最歧视黑人,但他们最敌视的却是黄种人,因为黄种人在有色人种中最聪明,在盎格鲁撒克逊眼中,不算人类的黄种怪物,当然是头号威胁;所以英、美很早就有了灭绝黄种人的意图和行动:

    美国独立之前,英国殖民者在北美残酷地消灭印第安人;武力很弱的澳大利亚土著,被英国殖民者直接彻底杀光;新西兰的土著武力较强,也较聪明,则被英国人先笼络去势,再彻底同化。

    由于满据时期(满清)的中国有几亿黄种人,不可能杀光,直接入侵的代价又太大,全世界最为狡猾的英国人就采取了四两拨千斤的手段——扶持满狗来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英国人早在马嘎尼使团觐见贼鞑子伪乾隆时,就清楚了满清政权是一个殖民中国的鞑靼人伪政权,主体民族汉人全体都是满狗的奴才;鉴于满狗伪朝的武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五十多年内不敢轻动,企图采取“自由贸易”的方式获利,哪知道清国人并不喜欢英国的工业产品,而英国佬对清国的茶叶、丝绸、农产品、瓷器爱不释手,“自由贸易”英方的逆差越来越大,盎格鲁撒克逊恼羞成怒之下,就采取国家贩毒的杀手锏来扭转贸易逆差——通过东印度公司向清国大举出口鸦片,让伪清官民纷纷上瘾,欲罢不能,吞云吐雾,醉生梦死...此举果然有效,逆差一举变为巨额顺差,从此真金白银源源不断流入英国,而鸦片侵占了清国国土。

    贼鞑子伪清皇帝因担心清军吸食鸦片后丧失战斗力,导致无法镇压汉努反抗,一度严令禁烟,结果招来大英帝国舰队的两次臭揍,盎格鲁撒克逊狡猾地抓住贼鞑子伪清皇帝最怕战争拖久会导致汉人造反的心理,轻松签订不平等条约,以极小的代价赚得铂满盆盈。
    而聪明的英国佬也通过洪秀全一伙在太平天国统治区的禁烟发现:大英帝国的威胁不在满狗,而在几亿汉人;唯有扶持满狗伪朝,才能保障大英帝国在华利益的最大化;而唯有压制汉民族主义意识的觉醒,才能保障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利益。

    于是英国佬积极扶持满狗,甚至组建洋枪队戈登一伙,配合满狗二鞑子曾剃头的伪军,剿灭了太平天国。

    贼鞑子伪清朝廷也投桃报李,竟让一个英国人(前英国外交官)赫德担任清国总税务司(海关关税最高官员)长达四十多年,官至二品大员。将本国税务高官交由外国白人担任,等于国家财政机密尽收外国政府眼底!此种下三滥混账犯贱的行为,即便同为英国殖民操控的中东穆斯林大胡子傀儡政权都做不出来,也只有满狗伪朝做得出来——这突出地反映了满清乃满狗勾结洋人、共同奴役汉人的伪政权性质。

    英国佬虽然机关算尽,但怎奈满狗天数已尽,甲午战争之后,随着满清入关种族大屠杀、剃发易服圈地文狱等暴政史料由日本传入清国,汉人纷纷起来反抗,连满狗的新军都造反了...英国佬见满狗大势已去,只好声明“严守中立”,同时使出它对欧洲大陆的打一派打一派伎俩,在各路军阀中拉拉扯扯,并扶持边疆少数民族独立,总之挖空心思阻挠中国统一。

    因为英国人早就认定:黄种的汉人,是大英帝国在远东的最大挑战,因此最好汉人永远由满狗压着,满狗实在压不住了,就策动中国四分五裂,总之坚决不让中国统一。
    但人算不如天算,英国为了压制西方的挑战者德国,卷入了一战,虽在美国帮助下惨胜,但元气大伤,从此对搅合中国有心无力了。

    美国主流白人与英国人同属盎格鲁撒克逊,而且美国白人因为与黄种的印第安人仇杀了一百多年,对黄种人更加敌视和仇恨,因此,美国白人对付中、日两个黄种人民族,比英国人更加恶毒——明白人对美国在二战中不动德国裔和意大利裔,但抓日裔美国人关入集中营,可窥一斑;而且美国打日本手段之狠,与超限战别无二致,对日本平民大规模无差别轰炸屠杀,先是汽油弹,继而原子弹...而对同为白人的德国人,美军则文明许多,而且美军中的日裔,也饱受歧视,被故意调去欧洲打先锋,冲在最前面闯德军的地雷阵...这也集中反映出美国白人对黄种人的特别的敌视和歧视。

    美国对黄种的敌人日本人之狠,远远超过对德国人,而美国对同为黄种人的中国人如何呢?根本不是自己被卖了还帮贩子数钱的英美粉所描绘的那样:友好得不得了,什么美国对华人慈善慷概恰如耶稣,所谓美国是全世界对中国最好的国家云云,事实上,说美国是对中共全世界最好的国家还差不多,对中国和中国人,恰恰相反,美国是全世界最毒辣的国家,美国对华人甚至要比在二战中对付日本人更为毒辣。

    早在满清末年,美国政府就已看出,人口比日本多得多的中国人,才是黄种人的主体,因此视中国人为头号大敌:由于几十万赴美修筑中西大铁路的华工,完工后大部分滞留美国,美国政府迫不及待地出台系列法案,恶狠狠地对付在美华人:
    先是1875年通过《佩奇法案》(佩奇为共和党参议员),继而又于1882年正式通过《排华法案》,赤裸裸地禁止所有中国人移居美国。
    《佩奇法案》以防止中国妇女来美淫为由,禁止中国妇女进入美国,几乎与之同步,各州又抛出“反跨种族通婚法”,与《佩奇法案》环环相扣,意在让在美华工断子绝孙:《佩奇法案》让华工娶不到中国女人;“反跨种族通婚法”让华工娶不到白人女人;这实际上就是对美国华人制度性的种族灭绝!

    在佩奇法案、反跨种族通婚法、排华法案环环相扣毒辣地封堵下,1875美国在华裔中只占2%的华裔女性,再也没有超过4%,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而90万在美华工中的大多数人无法结婚,只能鳏居至死,断子绝孙!

    在这里,白人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再一次展示出他们高超的伪善技巧和宣传天份,禁止中国妇女入境的理由,是冠冕堂皇地防止中国妇女来美卖淫,实际上却是断绝在美华工的婚育,以达到变相种族灭绝美国华裔之目的——禁止中国妇女入境法令,与禁止跨种族通婚的禁令一道,环环相扣,构成了将美国华工断子绝孙的双保险,彻底堵死了华工本来概率就很低的与异族女子结婚之缝隙!

    毫不夸张地说,1875年的排华法案,是一个民族遭受的最毒辣的制度性种族歧视和(变相)的种族灭绝,华人以外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民族,都没有遭受过这等歧视和迫害。

    而且,在佩奇法案的鼓励下,自1882年开始,全美至少300个城镇发生了屠杀、清洗华人的暴民事件,私刑遍地,被杀华人不计其数,而这些屠杀案件很少受到追查。

    一直到美国被日本拉入二战两年后的1943年,由于对日作战已六年的中华民国成了美国盟国,实在说不过去,美国国会才不得不冲破共和党保守派的反对,以《马格努森法案》废止了《佩奇法案》,新法案允许已经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归化美籍,但每年只给105名华人移民的限额,依然刻薄无比,直到1965年的《移民和国籍法案》通过才改变状况,而当时共和党势强的加州,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的法律则一直到二战后的1948年才被废止。

    二战时期,美国白人眼见中国国民党统一中国的势头不可阻挡,就采取两步走的反华毒招:

    先是扶持国民党当炮灰,与日本死磕,消耗日本的战争资源,然后伙同苏联,背后捅刀、挖坑布陷、落井下石,将中国大陆国民党政权活活搞死,将中共扶上台——雅尔塔协定、马歇尔调停和对蒋全面制裁,就是明证。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搞死大陆国民党政权?因为美国的盎格鲁撒克逊早就认定:民族主义的国民党政权,是美国亚太霸权的头号威胁,而六亿中国人一旦释放出活力,今后将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首强,中国这么个非基督的黄种怪物异教徒文明一旦崛起,盎格鲁撒克逊就玩不转了!

    所以美国先是扶持和成全毛共窃夺中国,让中国关起门来内耗,大搞政治运动,自我折腾得一千二百;

    然后利用复出后的邓共求富的心理,在人口问题上投放剧毒毒药,大力怂恿和资助邓共大搞“一胎化计生”,忽悠邓小平及其继承者说:这样才能腾飞才能富强。”
    借又蠢又坏的邓共之手,美国实现了对中国釜底抽薪式的打击,三十多年的“一胎化”邓计生,基本摧毁了中国的国本,导致中国“未富先老”,年轻人口大崩塌,汉族正急速滑向灭绝,基本上刨断了中国百年内复兴的希望。

    所以,当初大力忽悠邓小平一伙推行计生的犹太老贼基辛格,今天川剧变脸,一脸坏笑地说:人口恶性老龄化的中国,永远也无法超越美国了,ha-ha-ha!
    而糊面瘫时期曾抛出“学术报告”,批评中国人“没有节制的生育”的劣根性的美国智库烂德公司,也摇身一变,幸灾乐祸地唱衰起中国人口来,说什么中国因人口严重老龄化,不仅超不过美国,反会被印度超越云云,就好象它昨天大力鼓吹的中国人应该节育,不算“学术报告”,而是它放的洋屁一样。

    综上可知:作为美国的二战“盟国”,中国的凄惨待遇在美国盟国中是绝无仅有的,甚至在美国的敌国中都没有。
    

    毫无疑问,俄国是窃取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但若问历史上歧视华人最刻毒的国家,不折不扣非美国莫属!

    所以那些洋迷信的异议人士,满以为英美灯塔人都是恩赐民主自由的耶稣、菩萨、上帝类人,因把洋大人的每一句话都当金玉良言,其结果往往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灯塔”迷应该睁眼看的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座右铭,永远都是“己所不欲,偏施于人”: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颁布法令:英国公民吸食鸦片者绞刑!但是英国却以向清国国家贩毒(倾销鸦片)来改变贸易逆差;英美自己坚决不沾共产主义,却把别的民族推落共产主义火坑。“己所不欲,偏施于人”害人精价值观的典范,就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华府国师——盎格鲁撒克逊精英费正清,费在1946年的名言:“共产主义不适合美国,但适合中国。”费老贼在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亲共的“民主人士”,其中包括林徽因与梁思成。

    那么,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被邓计生提前埋葬了,中国已成外资破鞋,美国总该对抗中共了吧?
    非业,美国盎格鲁撒克逊现在会继续扶持中共,因为扶持中共灭亡中国,是美国二战后的基本国策,拜登政府不仅不会对抗中共,还会大力帮扶中共,以防中共垮台,这次新冠病毒溯源的“皆大欢喜”结果就是一个证明。

    不过,对于废除邓计生,破坏美国灭亡中国大计划的习近平,美国深层政府是恨之入骨的,所以拜登政府的现行对华政策是倒习扶共,正紧锣密鼓地策动对习近平的暗杀和扶持邓共余孽复辟。

    以上就是英国扶持前清(满清)、美国扶持后清(中共国)的谜底。所以,那些指望拜登会同欧盟、北约,重建八国联军围堵的观点,是大笑话。

    曾节明 2021.9.8 微闷热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www.csdparty.com

    曾某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