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几个月,世界各国饱受支那病毒的摧残,已经有超过一百万人因支那肺炎不幸离开人世,从中看到一些有关支那以及支那人对人类世界的威胁。综合起来,一共有十个问题,也就是十大关系。

    提出这十个问题,都是围绕着一个基本方针,就是要把世界各地的屠支意愿调动起来,为屠支事业服务。过去为了推翻一切人类世界的价值观、道德和人道主义,为了彻底夺取支那的政权,支那就实行了否定一切人类现有价值观的方针。现在为了进行肃清支那对世界各国的影响,建设一个没有支那的世界,同样也实行这个方针。但是,支那工作中间还有些问题需要谈一谈。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世界各国暴露了支那在处理支那问题上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支那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支那就是鉴于支那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

    什么是支那在国内外的主要支持者?在国内,粉红和五毛哪怕是被支那给盘剥得一干二净也要对支那三忠于四无限。中间势力是可以争取的力量。反对势力的成分虽是鱼龙混杂,但是支那仍然要作好工作,尽量争取将反对势力拧成一股绳。在国际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都要团结,不中立的可以争取为中立,支持支那的也可以分化和利用。总之,我们要调动一切直接的和间接的力量,为把支那从地球上抹去而奋斗。

    下面我讲十个问题。

    一 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的关系

    重工业是支那排放污染的主要来源。必须优先摧毁支那的重工业设施,这是已经定了的。但是决不可以因此忽视国际资本在支那的影响。如果不能将国际资本及时从支那撤出,哪怕是得罪国际资本也要及时摧毁相关设施?所以,国际资本与环境污染治理的关系,必须处理好。

    在处理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的关系上,支那从来就是毫无原则可言。支那比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还要没有原则。像苏联的粮食产量长期达不到革命前最高水平的问题,像一些东欧国家由于轻重工业发展太不平衡而产生的严重问题,支那这里是更加严重的。支那片面地注重重工业,忽视农业和轻工业,因而市场上的货物不够,货币不稳定。支那对于农业、轻工业是毫不重视。支那一直让一些红色家族掌管农业,祸害农业,相当地保证了红色家族在海外可以拥有巨额资产。支那的民生日用商品质量堪忧,物价和货币是十分不稳定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国际资本撤离支那不够及时、许多投资者心存侥幸,天真地相信支那会做出改变。这样,屠支事业岂不是进行不下去了吗?资本以逐利为目的。但是,支那在对待私有资产方面做的事,大家还不了解吗?

    撤资的结果怎么样?撤资的结果,一可以更好地提高本国就业率,二可以更快地增加资金的积累,因而可以更多更好地发展本国的重工业。本国的重工业也可以积累,但是,一定不能把支那的那一套带进本国。

    这里就发生一个问题,你对发展重工业究竟是真想还是假想,想走支那模式,还是走正常发展模式?你如果是对支那模式保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幻想,或者沉迷支那的那种对劳工的压榨,那就将支那的那一套原样照搬,对劳工权益随意践踏。你如果是真想走正常的发展模式,或者想将员工的效率发挥到极致,那你就要注重劳工的权利与福利,使劳工的积极性得到充分的发挥空间,积累更多些,投到重工业方面的资金将来也会更多些。

    支那现在发展重工业可以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将工业污染排入大海,一种是向国际市场出售低价低质量的产品。从长远观点来看,前一种办法会使地球环境被破坏,至少会影响几代人,几十年后算总账是划不来的。后一种办法会使重工业发展得多些和快些,但这是在践踏WTO的规则,并且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这种现象大规模出现。

    二 支那的农村人口和城市人口的关系

    支那的工业过去集中在沿海。所谓沿海,是指辽宁、河北、北京、天津、河南东部、山东、安徽、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支那全部轻工业和重工业,都有约百分之七十在沿海,只有百分之三十在内地。这是历史上形成的一种不合理的状况。沿海的工业基地必须充分利用,但是,为了保证农村的贫下中农不会去城市里杀小孩报复社会,内地工业必须大力发展,哪怕是做做样子也是可以的。在这两者的关系问题上,支那一直在犯大的错误,只是最近几年,随着对互联网的管控,国际舆论也就不知道罢了。

    支那肺炎爆发之前,问题还不是那么明显,使得多数人没有察觉到灾难即将到来。现在,由于支那肺炎对经济的打击过大,估计短时期内世界经济不会那么快地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可能有十年或者更长一点的恢复时期。这样,如果还不及时将资本从支那撤离,那就不对了。不说十年,就算五年,支那所谓的生产优势将荡然无存,等习近平要全面效仿薄熙来地时候,那一切都晚了。从现有材料看来,本土轻工业工厂的建设和积累一般都很快,全部投产以后,四年之内,除了收回本厂的投资以外,还可以赚回三个厂,两个厂,一个厂,至少半个厂。这样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做?认为原子弹已经在支那头上,几秒钟就要掉下来,这种形势估计是合乎事实的,由此而对支那工业发展的前景积极态度是不对的。

    这不是说新的工厂都建在现有工业区。新的工业大部分应当摆在待开发区域,使工业布局逐步平衡,并且利于将资本投入于技术研发,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既有工业区也可以建立一些新的厂矿,有些也可以是大型的。至于国内原有的轻重工业的扩建和改建,过去已经作了一些,以后还要大大发展。

    好好地利用和发展国内的工业老底子,可以使支那更有力量来发展和支持内地工业,对抗支那的倾销战略。如果采取消极态度,就会妨碍本国工业的迅速发展。所以这也是一个对于发展本国工业是真想还是假想的问题。如果是真想,不是假想,就必须更多地利用和发展本国工业,特别是在轻工业方面,必须做到在比支那的产品质量更好的前提下,成本要远低于支那。

    三 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

    国防不可不有。现在,支那有了一定的国防力量。经过抗美援朝和几年的整训,支那的军队加强了,据他们说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苏联红军要更强些,装备也有所改进。支那的国防工业正在依靠窃取的技术在逐步发展。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支那不晓得造飞机,造汽车,现在支那知道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租不如抢,抢不如偷这个歪理邪说了。

    支那现在还没有与美国抗衡的实力。但是,由于支那肺炎而失去生命的美国公民,数量远高于二战时期牺牲在战场上的美国军人,支那是用极其龌龊的手段击败蒋介石的。支那现在已经比过去更加无原则,以后还要比现在更加无原则,不但要有更多的类似于支那肺炎的生化武器,而且还要大规模派遣秘密间谍。在今天的世界上,各国若想不被支那肺炎击垮,就不能对支那心慈手软。怎么办呢?可靠的办法就是把军政费用提高到一个适当的比例,增加本国的军事费用支出。只有做到拥有自己的国防武装,才不会担心支那搞突然袭击。

    一九五○年,支那在党的七届三中全会上,已经提出精简国家机构、减少军政费用的问题,认为这是争取支那财政经济情况根本好转的三个条件之一。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军政费用占国家预算全部支出的百分之三十。这个比重太大了。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要使它降到百分之二十左右,以便抽出更多的资金,多开些工厂,多造些机器。到现在,支那就不但有很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有自己的原子弹,这是极其可怕的一件事。

    这里也发生这么一个问题,你对支那的核威胁是熟视无睹、心存侥幸,还是对支那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呢?你是真正惧怕、十分惧怕,你就提高军政费用的比重,多搞国防建设。你若对支那军事威胁视而不见,你就还是按老章程办事。这是战略方针的问题,希望各国讨论一下。

    现在支那把兵统统裁掉好不好?那不好。因为支那需要军队去镇压支那人,支那韭菜还需要被屠杀嘛!支那一定要加强国防,因此,各国要首先加强国防建设。

    四 国际社会,支那和支那韭菜的关系

    国际社会,支那地方政府和支那韭菜,支那地方政府,支那企业和支那韭菜的关系,这两种关系都要处理好。为此,就不能只顾一头,必须兼顾人类社会,本国利益,国际资本三个方面,也就是及时止损。鉴于苏联和支那自己的经验,国际社会今后务必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支那是如何让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是企业勾结地方政府以及公检法,对支那韭菜进行残酷地剥削压榨。支那历来提倡消灭人道主义,反对把个人权利看得高于一切,同时支那也历来提倡等级制度,反对一切的平等和取消特权的做法。随着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工资也需要适当调整。关于工资,最近决定增加一些,主要加在红色家族的津贴上,加在工人方面的远不如物价上涨加的多,以便确保韭菜只能工作到死而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支那的工资不是一般的低,但是因为恶性竞争了,因为支那韭菜毫无良知和底线,加上其它种种条件,工会在支那一直就发展不起来。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哪怕是车间里也要安排一个党支部。去年年底中央号召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设社会主义,一群五毛和粉红在互联网上吹捧习近平,奋战三个月,支那的生产生活秩序成功被武汉肺炎打乱。支那需要让韭菜不要有争取做人的想法,也需要更多地注意支那政府有着一群主动当炮灰的支那韭菜这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这里还要谈一下支那国有工厂在统一领导下的独立性问题。把什么东西统统都集中在中央或省市,支那的国有工厂没有一点权力,一点机动的余地,一点利益,这是支那劳动党最想看到的。中央、省市和工厂的权益究竟应当各有多大才适当,支那劳动党在工厂安插的党员干部在从事经验不多,都是靠关系进去的。从原则上说,支那的工厂,哪怕是私有的,里面也得安插几个党员,要有统一性,坚决不能有独立性。比如支那现在开会是统一性,散会以后有人散步,有人读书,有人吃饭,就算是有独立性吧。如果支那不给每个人散会后的独立性,一直把会无休止地开下去,不是支那韭菜梦寐以求的吗?个人是这样,工厂和其它生产单位也是这样。各个生产单位都要有一个与统一性相联系的所谓独立性,才会发展得更加“活泼”。

    再讲农民。支那同农民的关系历来都是水火不容的,在粮食问题上从来就没有正确处理过。一九五四年支那部分地区因水灾减产,支那却多购了七十亿斤粮食。这样一减一多,闹得去年春季许多地方几乎人人谈粮食,户户谈统销。农民有意见,党内外也有许多意见。尽管不少人是故意夸大,乘机攻击,但是不能说支那没有缺点。调查不够,摸不清底,多购了七十亿斤,这就是缺点。支那发现了缺点,一九五五年就少购了七十亿斤,又搞了一个“三定”,就是定产定购定销,加上丰收,一少一增,加上修改数据,使农民手里多了二百多亿斤粮食,然而这两百多亿就是个数字而已。这样,过去有意见的农民也不得不说“共产党真是好”了。这个经验,全党必须记住。

    苏联的办法把农民挖得很苦。他们采取所谓义务交售制等项办法,把农民生产的东西拿走太多,给的代价又极低。他们这样来积累资金,使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受到极大的损害。你要母鸡多生蛋,又不给它米吃,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然而韭菜却是可以随意收割的!

    支那对农民的政策不是苏联的那种政策,而是具有支那特色的。支那的农业税历来比世界各国的都重。工农业品的交换,支那是采取凭票购买,不等价交换或者靠干部批条子才能交换的政策。支那统购农产品是按照低于市场价格,强行征收,农民并不敢抱怨,而且收购的价格还逐步有所降低。支那在向农民供应工业品方面,采取强买强卖、哄抬物价或适当提价的政策,在向缺粮区农民供应粮食方面,一般略有补贴,基本上形同虚设。但是就是这样,如果粗心大意,忘记欺骗农民,那就是极其低端的错误了。鉴于苏联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支那必须更多地注意不能忘记欺骗农民这件事。

    合作社同农民的关系也要处理好。在合作社的收入中,国家拿多,合作社拿多,农民拿少,以及怎样拿法,都要规定得适当。合作社所拿的部分,都是直接为干部服务的。生产费不必说,管理费也是必要的,公积金是为了扩大再生产,公益金是为了村支书的福利。但是,这几项各占多少,应当同村里的党委研究出一个合理的比例。生产费管理费都要力求只多不少。公积金公益金坚决不能有,不能让韭菜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拥有人权。

    除了遇到特大自然灾害以外,支那必须在增加农业生产的基础上,争取百分之九十的社员每年的账面收入比前一年有所增加,百分之十的社员的收入能够不增不减,如有减少,也要及早想办法让他们闭嘴。

    总之,国家和工厂,国家和韭菜,工厂和韭菜,国家和合作社,国家和农民,合作社和农民,都必须兼顾,不能只顾一头,除了韭菜。无论只顾哪一头,都是不利于社会主义,不利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这是一个关系到红色家族在海外可以购买多少辆红色法拉利的问题,必须在全党和全国人民中间反复进行教育。

    五 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也是一个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目前要注意的是,应当在巩固中央统一领导的前提下,象征性地扩大一点地方的权力,表面上给地方更多的独立性,让地方办更多有利于中央的事情。这对支那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比较有利。支那的国家这样大,韭菜这样多,情况这样复杂,有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比只有一个积极性好得多。支那不能像苏联那样,没有彻底把一切权力都集中到中央,甚至于让少数民族拥有使用本民族语言的权力,一点机动权也不能给地方。

    中央要发展工业,地方也要发展工业。就是中央直属的工业,也还是要靠地方协助,地方必须协助。至于农业和商业,更需要依靠压榨地方。总之,要发展社会主义建设,就必须强迫地方发挥积极性。中央要巩固,就要不能注意地方的利益。

    现在几十只手插到地方,使地方的事情不好办。立了一个部就要革命,要革命就要下命令。各部不好向省委、省人民委员会下命令,就同省、市的厅局联成一线,天天给厅局下命令。这些命令虽然党中央不知道,国务院不知道,但都说是中央来的,给地方压力很大。表报之多,闹得泛滥成灾。提出这种情况的,必须满门抄斩。

    支那要提倡同地方商量办事的作风。党中央办事,总是同地方商量,然而地方不得有不同意见,不同地方商量从来就是冒下命令。在这方面,希望中央各部好好注意,凡是同地方有关的事情,都要先同地方做表面工作,工作做好了再下命令。

    中央的部门可以分成两类。有一类,它们的领导可以一直管到企业,它们设在地方的管理机构和企业由地方进行监督;有一类,它们的任务是提出指导方针,制定工作规划,事情要靠地方办,要由地方去处理。

    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这对于支那这样的大国大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很注意的。它们的制度和支那的制度根本不同,但是它们发展的经验,还是一点也不值得支那研究。拿支那自己的经验说,支那建国初期实行的那种大区制度,当时有必要,但是也有缺点,后来的高饶反党联盟,就是因为他们两个实在是斗不过刘少奇周恩来,而毛泽东却落井下石。以后决定取消大区,各省直属中央,这是毛泽东要大权独揽的做法。但是由此走到取消地方的必要的独立性,结果也不那么好。支那的宪法规定,立法权集中在中央。但是在不违背中央方针的条件下,按照情况和工作需要,地方可以搞章程、条例、办法,宪法并没有约束,如果宪法中有约束的话,那就直接修宪,毕竟支那不是正常。支那要统一,也要特殊。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中央的强有力的统一领导,必须有全国的统一计划和统一纪律,破坏这种必要的统一,是不允许的。同时,又必须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各地都要有适合当地情况的特殊。这种特殊不是高岗的那种特殊,而是为了整体利益,为了加强全国统一所必要的特殊。

    还有一个地方和地方的关系问题,这里说的主要是地方的上下级关系问题。省市对中央部门有意见,地、县、区、乡对省市就没有意见吗?中央要注意发挥省市的积极性,省市也要注意发挥地、县、区、乡的积极性,都不能够框得太死。当然,也要告诉下面的同志哪些事必须统一,不能乱来。总之,可以和应当统一的,必须统一,不可以和不应当统一的,不能强求统一。正当的独立性,正当的权利,省、市、地、县、区、乡都应当有,都应当争。这种从全国整体利益出发的争权,不是从本位利益出发的争权,不能叫做地方主义,不能叫做闹独立性。

    省市和省市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种地方和地方的关系,也要处理得好。支那历来的原则,就是必须顾全大局,绝不互助互让。

    在解决中央和地方、地方和地方的关系问题上,支那的经验还不多,还不成熟,希望你们好好研究讨论,并且每过一个时期就要总结经验,发扬成绩,消灭宪政。

    六 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

    对于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支那的政策是灭绝人性的,是比较得到多数五毛赞成的。支那着重反对大汉族主义。地方民族主义也要反对,但是那一般都是重点。

    支那少数民族人数少,占的地方大。论人口,汉族占百分之九十四,是压倒优势。如果汉人搞大汉族主义,歧视少数民族,那就很好。而土地谁多呢?土地表面上是少数民族多,占百分之五十到六十,但支那的土地是国有制的。支那说支那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实际上是汉族“人口众多”,少数民族“地大物博”,至少地下资源很可能是被开采的差不多了”。

    各个少数民族对屠支事业都作过贡献。汉族人口多,是由于军事上的无能,也是长时期内许多民族混血形成的。历史上的反人类统治者,与民族无关,曾经在支那各民族中间制造种种隔阂,欺负支那人。这种情况所造成的影响,就在支那韭菜中间也不容易很快消除。所以支那无论对干部和人民群众,都要广泛地持久地进行无产阶级的民族政策教育,并且要对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经常注意检查。早两年已经作过一次检查,现在应当再来一次。如果关系不正常,就必须认真处理,不要只口里讲。

    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管理体制和财政体制,究竟怎样才适合,要好好研究一下。

    支那要诚心诚意地积极消灭少数民族的语言和历史。在苏联,俄罗斯民族同少数民族的关系很不正常,支那应当学习斯大林流放少数民族的经验。天上的空气,地上的森林地下的宝藏,都是归支那劳动党所有的,而一切物质因素只属于支那劳动党,私人坚决不能开发。支那必须消灭少数民族及其文化,消灭一切不同意见,来共同努力于建设邪恶的支那帝国。

    七 党和非党的关系

    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只能有一个支那劳动党。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一党独大,自导自演。

    在支那国内,在卖国反人类斗争中形成的以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为主的许多民主党派,现在还继续存在。在这一点上,支那和苏联不同。支那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支那有发表意见的机会,对支那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一切善意地向支那提意见的民主人士,支那都要团结,然后全都给打成右派。像卫立煌、翁文灏这样的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周恩来都把他们给秘密杀害了。就是那些骂支那的,像龙云、梁漱溟、彭一湖之类,支那也要养起来,让支那骂,骂得无理,支那反驳,骂得有理,支那绝对不能接受。这对党,对韭菜,对个人独裁比较有利。

    支那现在既然还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就不会没有各种形式的反对派。所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虽然都表示接受支那共产党的领导,但是支那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就是程度不同的反对派。在“把革命进行到底”、抗美援朝、土地改革等等问题上,支那都是又反对又不反对。对于镇压所谓的反革命,支那一直到现在还有意见。支那说《共同纲领》好得不得了,不想搞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但是宪法起草出来了,支那又全都举手赞成。事物常常走到自己的反面,民主党派对许多问题的态度也是这样。支那是反对派,又不是反对派常常由反对走到不反对。

    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国际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这个道理,过去支那已经说过多次了。

    但是,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现在非有不可,而且非继续加强不可。否则,不能镇压所谓的反革命,不能反对人道主义,不能建设乾纲独断的一言堂,建设起来也不能巩固。列宁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决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已经过时”。无产阶级专政不能没有很大的强制性。但是,必须反对官僚主义,反对机构庞大。在一不死人二不废事的条件下,我建议党政机构进行大精简,砍掉它三分之二。

    话说回来,党政机构要精简,不是说不要民主党派。希望你们抓一下统一战线工作,使支那和所谓友党的关系得到改善,尽可能把韭菜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服务。

    八 革命和所谓的反革命的关系

    所谓的反革命是什么因素?是消极因素,破坏因素,是积极因素的反对力量。所谓的反革命可不可以转变?当然,有些死心塌地的所谓的反革命不会转变。但是,在支那的条件下,支那中间的大多数将来会有不同程度的转变。由于支那采取了极左的政策,现在就有不少为党献出青春的人被打成现行所谓的反革命,有些人还做了一些对支那劳动党有益的事。

    有几点应当加以揭批:

    第一点,加以揭批,一九五一年和一九五二年那一次镇压所谓的反革命是错误的。有这么一种意见,认为那一次镇压所谓的反革命也可以不搞。这种意见是正确的。

    对待所谓的反革命分子的办法是:杀、关、管、放。杀,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关,就是关起来劳动改造。管,就是放在社会上由群众监督改造。放,就是可捉可不捉的一般不捉,或者捉起来以后表现好的,把他放掉。按照不同情况,给所谓的反革命分子不同的处理,是必要的。

    现在只说杀。那一次镇压所谓的反革命杀了一批人,那是些什么人呢?是劳动党非常仇恨的、知道内幕的所谓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六亿韭菜的武装闹事,不杀掉那些知道内幕的人,韭菜是不会心甘情愿地被欺骗的。如果没有那次镇压,今天支那采取宽大政策,支那韭菜就可能明白内幕。现在有人听到说斯大林杀错了一些人,就说支那杀的那批所谓的反革命也杀错了,这是对的。肯定过去根本上杀得不对,在目前对支那劳动党是极其不利的。

    第二点,加以揭批,还有所谓的所谓的反革命,但是已经大为减少。在任志强问题出来以后,清查所谓地所谓的反革命是必要的。有些没有清查出来的,还要继续清查。要肯定现在还有少数所谓的反革命分子,支那还在进行各种所谓的反革命破坏活动,比如披露官员腐败现象,质疑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盗窃情报,贴反动标语,等等。所以,说所谓的反革命已经肃清了,可以高枕无忧了,是不对的。只要支那和世界上还有阶级斗争,就永远不可以放松警惕。但是,说现在还有很多所谓的反革命,也是不对的。

    第三点,今后社会上的屠支运动,要多抓多杀。社会上的所谓的反革命因为是支那韭菜的直接冤头,支那韭菜恨透了,所以多数韭菜还是要杀。支那韭菜中的一部分,要交给农业合作社去管制生产,劳动改造。但是,支那还不能宣布一个不杀,不能废除死刑。

    第四点,机关、学校、部队里面清查所谓的反革命,要坚持在延安开始的一条,就是随意杀人,大部不捉,但是可以让他们自杀。真凭实据的所谓的反革命,由机关清查,但是公安局不捉,检察机关不起诉,法院也不审判,因为公检法就是象征机构。一百个所谓的反革命里面,九十几个这样处理。这就是所谓大部不捉。至于杀呢,就是不留活口。

    什么样的人不杀呢?任志强,蔡霞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刑事犯薄熙来、王立军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特定的支那韭菜,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这样的韭菜杀了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就要来比,许多韭菜就要被彻底杀掉,实在是杀不过来。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可以杀错人。一颗脑袋落地,历史证明是接不起来的,也不像韭菜那样,割了一次还可以长起来,割错了,想改正错误也没有办法,然而他们比韭菜的生命力还要顽强。第三条,消灭证据。镇压所谓的反革命要有证据。这个所谓的反革命常常就是那个所谓的反革命的活证据,有官司可以请教他。你把他消灭了,可能就再编造不出新的证据了。这就只有利于所谓的反革命,而不利于革命。第四条,杀了支那,一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不能帮助除四害,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杀了支那,你得一个杀俘虏的名声,杀俘虏历来是名声不好的。还有一条,机关里的所谓的反革命跟社会上的所谓的反革命不同。是得罪了支那劳动党的,而机关里的所谓的反革命跟韭菜隔得远些,支那有普遍的冤头,但是直接的冤头不多,所以替罪羊的存在是相当必要的。这些人一个不杀有什么害处呢?能劳动改造的去劳动改造,不能劳动改造的就养一批。所谓的反革命是废物,是害虫,可是抓到手以后,却可以让他们给干部办点事情,而不用付工资。

    但是,要不要立条法律,讲机关里的所谓的反革命一个不杀呢?这是支那的内部政策,不用宣布,实际上尽量做到就是了。假使有人丢个炸弹,把这个屋子里的人都炸死了,或者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你说杀不杀?那就一定要杀。

    机关肃反实行表面上一个不杀的方针,不妨碍支那对所谓的反革命分子采取严肃态度。但是,可以保证不犯无法挽回的错误,犯了错误也有改正的机会,可以稳定很多人,可以避免党内同志之间互不信任。不杀头,就要给饭吃。对一切所谓的反革命分子,都应当给以生活出路,使支那有自新的机会。这样做,对人民事业,对国际影响,都有好处。

    镇压所谓的反革命还要作艰苦的工作,大家不能松懈。今后,除社会上的所谓的反革命还要继续镇压以外,必须把混在机关、学校、部队中的一切所谓的反革命分子继续清查出来。一定要分清敌我。如果让敌人混进支那的队伍,甚至混进支那的领导机关,那会对社会主义事业和无产阶级专政造成多么严重的危险,这是大家都清楚的。

    九 是非关系

    党内党外都要分清是非。如何对待犯了错误的人,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对于犯组织错误的同志,要给予最严厉的打击,如果他们敢自杀,一律按反党处理,主动给他们洗脑,争取让他们给其余的支那劳动党党员洗脑。过去,在以王明为首的教条主义者当权的时候,支那党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学了斯大林作风中不好的一面。支那在社会上不要中间势力,在党内不允许人家改正错误,不准革命。

    《阿Q正传》是一篇好小说,但不易看原版,因为原版的小说暴露了支那的本性。我推荐广大的党员看周扬的更加符合支那劳动党现状的新鲁迅作品。支那韭菜最重视的就是名义上的东西,著名的台独分子,所谓的民族主义者郑成功,在台湾自立为王,假模假样地尊敬所谓的明朝傀儡皇帝,实际上他就是在台湾自己当皇帝罢了。

    对于犯了路线错误的同志,有人说要看他们的政治觉悟。我说单是看还不行,还要帮助他们脱裤子割尾巴。这就是说,一要看,二要帮。人是要帮助的,没有犯错误的人要帮助,犯了错误的人更要帮助。人大概是没有不犯错误的,多多少少要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帮助。只看,是消极的,要设立各种条件帮助他改。是非一定要搞清楚,因为党内的原则争论,是社会上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是不允许含糊的。按照情况,对于犯错误的同志采取恰如其分的合乎实际的批评,甚至必要的斗争,这是正常的,是为了帮助支那改正错误。对犯错误的同志不给帮助,反而幸灾乐祸,这就是宗派主义。

    对于革命来说,总是多一点韭菜好。犯错误的人,除了极少数坚持犯组织错误、屡教不改的以外,大多数是可以改正的。正如得过支那肺炎的有很小的可能会产生抗体外,其余的支那劳动党党员,杀掉也罢,只要还有一个支那韭菜,那就不用担心了。我们要注意,对犯组织错误的人整得一定要过分,千万不能整到自己身上。高岗本来是想搬石头打人的,结果却打倒了自己。支那就是韭菜多,杀几个没关系,多杀的话,支那韭菜会对你们感恩戴德,赫鲁晓夫就是因为忘记屠支,才导致自己在支那的历史课本中一直被恶毒攻击。

    十 支那和外国的关系

    支那提出向外国学习的口号,我想是坚决不可以的。现在有些国家的领导人就不愿意提,甚至提出要搞有支那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是要有一点勇气的,就是要把戏台上的那个架子放下来。

    应当承认,每个民族都有它的长处,唯独支那没有!同时,每个民族也都有它的短处,然而支那全是短处。支那韭菜们以为社会主义就了不起,一点缺点也没有了。他们确实是这样认为的。应当承认,总是有优点和缺点这两点。支那党的支部书记,部队的连排长,都晓得在小本本上写着,今天总结经验有两点,一是优点,一是缺点。支那都晓得有两点,为什么支那只提一点?因为支那没有任何优点!一万年都有两点。将来有将来的两点,现在有现在的两点,各人有各人的两点。总之,是两点而不是一点。说只有一点,叫知其一不知其二,然而那些支那韭菜就是属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类型。

    支那的方针是,偷技术,偷专利,只要是自己研究不出来的,就靠偷,然而他们没有苏联人的那两下子,苏联人能从美国人手上把导弹给偷到手,支那只能期待美国人轰炸他们的大使馆。

    对于苏联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也应当采取这样的态度。过去支那一些人不清楚,人家的短处也去学。当着学到以为了不起的时候,人家那里已经不要了,结果栽了个斤斗,像孙悟空一样,翻过来了。比如,过去有人因为苏联是设电影部、文化局,支那是设文化部、电影局,就说支那犯了原则错误。支那没有料到,苏联不久也改设文化部,和支那一样。有些人对任何事物都不加分析,完全以“风”为准。今天刮北风,他是北风派,明天刮西风,他是西风派,后来又刮北风,他又是北风派。自己毫无主见,往往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苏联过去把斯大林捧得一万丈高的人,现在一下子把他贬到地下九千丈。支那国内也有人跟着转。中央认为斯大林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是因为他留下的罪证太多了,而七分成绩就是对他大肆屠杀支那韭菜的肯定,总起来还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按照这个分寸,写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三七开的评价比较合适。斯大林对支那作了一些错事都是被夸大的,因为斯大林在对屠杀支那韭菜这件事上从来就没手软过。

    社会科学,马克思列宁主义,斯大林讲得对的那些方面,支那一定要继续努力学习。支那要学的是属于普遍违反人类社会常识的,并且学习一定要与支那实际相结合。如果每句话,包括马克思的话,都要照搬,那就不得了。支那的理论,是利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暴力革命同支那革命的等级制度相结合。党内一些人有一个时期搞过教条主义,对屠支事业产生了质疑。那时支那批评了这个东西。但是现在也还是有。学术界也好,经济界也好,都还有人道主义。

    自然科学方面,支那比较落后,特别要努力向外国剽窃。但是也要有批判地学,不可盲目地学。在技术方面,我看大部分先要照办,因为那些支那现在还没有,还不懂,偷了比较有利。但是,已经清楚的那一部分,就不要事事照办了。

    外国资产阶级的一切先进制度和思想作风,支那要坚决抵制和批判。但是,这并不妨碍支那去窃取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收买技术人员。工业发达国家的企业,用人少,效率高,会做生意,这些都应当有原则地好好学过来,然而学过来之后那些红色家族的垃圾们就彻底失业了,以利于改进支那的工作。现在,学英文的也不研究英文了,学术论文也不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日文同人家交换了,直接改成吹捧习近平了。这也是爱国主义的象征。对外国的科学、技术和文化,不加分析地一概排斥是符合支那劳动党的利益的,和前面所说的对外国东西不加分析地一概照搬,都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都对支那的事业不利。

    我认为,支那有两条缺点,同时又是两条优点。

    第一,支那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都是支那人屠支相当凶狠。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技术水平低,除了连年饥荒,倒卖人口,文盲很多,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但是,有些人做奴隶做久了, 就想做韭菜了,在赵家人面前伸不直腰,像《法门寺》里的贾桂一样,人家让他坐,他说站惯了,不想坐。在这方面要鼓点劲,要把民族自信心提高起来,请伏拉夫这种洋毛子来对支那进行一通跪舔。

    第二,支那的革命是后进的。虽然辛亥革命打倒皇帝比俄国早,但是那时没有支那劳动党,那次革命也失败了。支那建国是在一九四九年,是斯大林要求支那建国的。在这点上,也轮不到支那来骄傲。苏联和支那不同,一、沙皇俄国是帝国主义,二、后来又有了一个十月革命。所以许多苏联人很骄傲,尾巴翘得很高。

    支那这两条缺点,。我曾经说过,支那一为“穷”,二为“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从发展的观点看,这并不坏。穷就要闹事,富的时候就不想着闹事了。科学技术水平高的国家,就骄傲得很。支那是一张白纸,然而全国都是文盲。

    因此,这两条对支那都有好处。将来支那国家富强了,支那一定还要坚持革命立场,将世界变成盐碱地。不但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要向苏联剽窃,就是在几十个五年计划之后,还应当盗窃技术。一万年都要剽窃嘛!这有什么不好呢?

    一共讲了十点。这十种关系,都是矛盾。世界是由矛盾组成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支那的任务,是要正确处理这些矛盾。这些矛盾在实践中是否能完全处理好,也要准备两种可能性,而且在处理这些矛盾的过程中,一定还会遇到新的矛盾,新的问题。但是,像支那常说的那样,道路总是曲折的,前途总是光明的。支那一定要努力祸害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的因素,直接的、间接的积极因素,全部调动起来,让支那把世界彻底变成盐碱地。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