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存在感连膜乎都不如


  • 鱼儿们为什么誓死保护变态妖妖?(๑◔‿◔๑)

    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提瑶瑶💔地狱去过吗💔血尝过吗💔被好朋友背叛过吗💔被亲人打骂暴力过吗💔彼岸花,恐怕你们都不知道吧💔 地狱我去过💔血是甜的💔背叛过一度要自鲨💔被暴力过想要跳楼💔彼岸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在本恶魔的手中呢💔


  • 我们许多人都读过鲁迅的《狂人日记》,里面对中国的几千年封建道德以“吃人”两字概括。这种“吃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吃人。但确实也有把人杀了吃的。吃人在中国可谓历史悠久,在春秋时期,齐国的易牙就把自己的孩子做成了菜给齐桓公吃,唐时的张巡守睢阳,粮草用尽时吃过人,黄巢造反时也吃过人。一些城池被围,人饿得受不了,就易子而食。但这些事情都是极个别的,或源于少数统治者的疯狂,或者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但在中国的“五胡乱华”这一中国与人类历史最黑暗的时期,却有许多人被大规模地宰杀烹食。
    在入侵中原的胡人中,几乎所有的胡人都没有自己的文字。十分野蛮,许多胡人还保留着食人的兽性。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所谓胡人,基本上是一些没有什么文化的野蛮部落。历史总是和人在开玩笑,文明谦和的民族总是被野蛮落后的部落武力征服,然后大肆蹂躏。从埃及,巴比伦,罗马,希腊,印度,中国来看,往往都是这样。

    可是可笑的是,最终历史过去之后,这些野蛮的民族在历史上消失个干净。他们最终依然被文明所消灭殆尽,这不是光用屠杀的方法可以做到的。
    公元304年,当时还是“八王之乱”。幽州刺史王浚引进慕容鲜卑来对付成都王颖。慕容鲜卑乘机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王浚发现后,要慕容鲜卑留下这八千名少女。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易水为之断流。
    羯族简直就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载他们行军作战没有粮草,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汉族女子为“双脚羊”。夜间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羯族对汉族的血债实在太多,在他们所建立的后赵政权中,汉族几乎到了灭族的边缘。太子石邃比他爹石虎还要令人发指。如果说石虎是残暴荒淫的话,这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只能以变态来解释。在自己府上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带着刀乱窜,碰到自己的侍女就把她的头砍下来,擦干净血放到盘子里面做成工艺品和部下观赏。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恶魔竟然笃信佛教,他命令他所掳掠的汉族女子做尼姑,碰到漂亮的就先和她交配,然后就把这个倒霉的尼姑身上的肉割下来和牛羊肉混着煮,还把这种食品赏赐给部将吃,让他们猜测是什么原料做的。


  • 由本人在mtf圈里思想格格不入 mtf药娘也得罪了一堆 所以窝不做mtf了
    我宣布 现在我是真正的女孩子了!
    mtf本就不属于mtf 被狭隘极端的圈子所限制思想 最后也只不过是个mtf罢了 永远走不出的牢笼 甚至认为这就是终点 其实根本没走出来过
    ——鲁迅


  • 最近美国警察因过度执法导致一名前科累累的黑人嫌犯George Floyd的死亡,由此引发全美和加拿大一系列游行抗议,一些人以此为借口演变成打砸抢和针对平民及警察的暴力袭击。其中Shen一家的金店遭洗劫,40多年辛苦苦的奋斗毁于一旦,老板娘被打成重伤,看到文中受伤的图片很震惊,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愤怒。但是对于事情发生不惊讶, 哀叹又一个政治正确下的牺牲品。这次以黑人为主的抢劫团伙,敢公然追杀和开车去闯试图逃命店主一家人,如此嚣张,谁给他们的胆子?因为他们知道警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害怕被控种族歧视,丢掉饭碗,结果是犯罪率上升,没有武器保护自己的平民遭殃。期待北美警察能维护自己权益的人,先检查自己的肤色黑不黑,当公权力无法保护个人人身和财产安全,结果就是最近几个月美国第一次拥gun的人数激增200万。
    最后,尽绵薄之力给Shen一家捐了几杯奶茶💰,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从这次灾难中走出来,欲火重生。


  • 使用频率已经降至极低,每次会上来看看还都是因为朋友发信说这上面又出啥事了。然后看过之后、尤其是看过那些龇牙咧嘴的得意洋洋之后,就会更加确信微博变得更加微博、此地变得更加如此,就更加没有愿望恢复过往在这里的冲浪生活心态了。

    想起前不久参加的一次小直播,我没在这里提起过。那场节目我后来基本是采用了攻击性极强烈的方式完成的,其实非常不像我,但当时觉得必要如此。

    节目是关于一个公共议题,场上的伙伴选择了be nice,而对面却咄咄逼人强词夺理。伙伴认为对方已经跌出了值得对话的范围,再争没意义;但我觉得不能这样,恰是因为这并非私人闲聊而是公共空间。我等若是不争,正在看的观众会怎样想?会每个人都能想到“他们只是高姿态”,还是会多少有人以为“所以对方的理直气壮是确有在理的”?我最后相当于是在直播上大吵了一架,但just feel it the right thing to do,是一种强烈的道德义务感驱使我完成了一次远在我习惯与舒适之外的表达。

    我想,也许很多在社交媒体上、尤其是在言论空间都已经成这样了的如今,还在坚持表达的人,正常的人、有常识的人、有良知的人,可能多少也是带有类似心情的。那些让环境变得如此令人难受的东西,关掉卸载掉app,一时半会也不至于马上蔓延侵入你的线下生活——虽然这也是后面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不退的一大重要理由依然是:你还是不想把世界让给对面那些乌泱乌泱。每多一个说人话的你在,还留在这里的活人就能多一分空气,我们对彼此都有这样的意义。

    然而这果然还是太难了,因为就这不是一片公正的场子啊。前阵子和朋友聊起炸号到底可以意味着什么。我想了一下,给出的答案是:这相当于你公民权利很可见的一部分被取消了。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