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一下Rebecca的迫真发言。


  •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33280

    品葱上存在的所有可以称为知识的东西,都是我早就知道且绝对不需要再看一遍的。

    2049有很多暴民说我在品葱混等于我也是吔屎爱好者,让我哭笑不得。研究屎壳郎的习性当然不等于吃屎。

    我是web全栈,这些话可以略过。

    从我翻开那本书的一刻开始,我就知道继续混品葱完全是浪费生命了,不过即便是我当时主动离开并且积极培养接班人以及找人接手一些未完成的事,过后还是被那群废物传成突厥人和败走。

    这就是为什么紧密围绕在站长身边的人,没有一个真正会写代码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欢迎举反例)

    会写两行代码就觉得自己无所不知了,全栈?
    https://i.imgur.com/j8g6xVV.jpg
    在互联网上有超过十万甚至九万个壬吹自己是全栈。
    有几年代码经验就敢说自己是全栈?
    全栈有你这么闲啊,天天玩网,不觉得fw吗?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