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的工作在中国代表着【安全和幸福】,但我已经出生在体制内了,我追求的是【真正】的【安全和幸福】


  • 因为人民币,我决定脱离体制

    今天我决定讲一下我自己的故事。

    (备注:第一稿写的很烂,修改得很辛苦。刚刚终于改完了,现在你看到的是第三稿。

    我的父母并不是什么专家教授,但好在都有本科学历,在中国大概是前1%水平。

    虽然我家确实很少发生普通中国家庭常见的各种悲剧(比如家庭暴力),但思想上并不算太自由,尤其他们都是党员,每当祖国加速倒车的时候,他们也难免会情不自禁地跟着小跑一下。

    比如CCTV歌颂大国崛起的时候,他们通常不会像广大人民群众那样盯着电视血脉喷张,但每当凤凰卫视的历史节目介绍国军的抗日将领和事迹,他们还是忍不住会感叹,【中国媒体其实挺自由的】,【现在电视连国民党的事情都可以讲,当年谁敢提国民党那都是要被批斗的。】

    又比如他们不会说【美国很坏】,只会说【你去到美国不一定就比留在这里好】。

    相比广大的普通中国家庭,我感觉我最大的优势是教育起点比较高。
    普通家庭的书架,常见的书都是《知音》、《故事会》、《你为什么不成功》和《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这样的地摊文学,而我们家的书架,物种多样性要高得多,包括但不限于【XX辞典】【XX编程指南】【XX简史】【XX学】。
    取书时如果操作不慎,随时可能会受到【知识的砖瓦】带来的【坠落伤害】。

    书架上的书里面,有很多是我父母大学时代的书,譬如80年代末期出版的【共和国简史】,翻开里面还能看到胡耀邦和赵紫阳,跟我上学时的《人教高中历史》对比,让人不得不感叹中国历史的【日新月异】。

    除此之外,我们的小学和幼儿园相对当时社会平均水平也更高一些。比如我们的幼儿园会教二十六个字母,汉语拼音和加减法;而我们在小学从一年级开始就要学英语。后来我才知道有很多地方的学生是直到初中才会说How are you的.

    校内百分之九十五的学生都是体制内的职工子弟,没有谁是真正的底层劳动人民。在校大家都穿一样的衣服和鞋子,吃一样的课间餐,所以我从小就感觉社会和学校都是挺平等的,机会是留给所有人的,最大的不满是老师的权利比学生大,可以逼学生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长大以后我才知道中国社会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每个班里总会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普通话讲得不好,成绩又差又贪玩,完全不符合【温和派中国知识分子】的形象,后来我才知道,这些是来自【爱国资产阶级】家庭的孩子,父母花大价钱把孩子送过来咱们学校,就是为了让他们接受【温和派中国知识分子】的熏陶。从学校的角度,只要令尊能帮我们解决一下经费问题,一两个学位还是可以挤出来的。

    和人民币的故事

    学过美术的同学知道,最难画的主题是人。花花草草画歪一点无伤大雅,但若是把脸头身手画歪了,就会非常扎眼,这是因为人类对表情和肢体语言的细微差别是非常敏感的。

    【蒙娜丽莎的微笑】是世界名画,因为她很美,也因为这种美很稀有。
    通俗地说,她的表情和姿势让人看得很舒服、没有任何一丝愤怒和紧张。你可以盯着她的眼睛看上一整天,也不会感到尴尬。如果我在生活中见到一位笑容像蒙娜丽莎一样的异性,我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要画出这样的一张脸,需要无数个小时的艺术训练。

    中国是一个人均贫穷的集权国家,人都如【姨学】所说被原子化了,没有培育创造力所需的土壤和养分,所以没有太多美的东西。曾经很美的一些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东西,也在文革中被革命家们残忍销毁了。
    对于90年代的人来说,最生动的例子是90年代的中国建筑,不管是高楼大厦还是平房小楼,一概奇形怪状,从瓷砖、栏杆、屋檐到窗户都奇丑无比。

    记忆中家里的客厅总有至少一面白墙,墙上除了挂钟之外空空如也,回到爷爷奶奶家,墙上也只有家人的照片、老黄历和【江总书记】的大头照。那个时候觉得在墙上挂美术作品是一件非常奢侈,而且可能会被人在背后议论的事情。

    不过,90年代的中国有一样东西是非常美的,那就是【第四套人民币】。

    https://i.imgur.com/4fatgwE.jpg

    第四套人民币很美,因为:

    • 上面的每一个人物你都可以盯着看很久,而不会感到尴尬。
    • 如果你心情不好,就拿一张人民币出来,上面的人会让你想起你的故乡和亲人,不管他们在何方。
    • 它让我相信民族是可以团结的,让我相信维族人民和我所属的某族人民是血浓于水的同胞。
    • 它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人民】和【共和】是有实际意义的。
    • 它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的【平等】不是一句空话。

    (第四套人民币5元。更多第四套人民币图片,见评论区。
    https://i.imgur.com/LmQm3Y9.jpg

    后来突然有一天,家人给我的钱从第四套变成了第五套人民币。最开始是用红色的100元换掉了浅紫色的100元。

    (图:第四套人民币的各个面值)
    https://i.imgur.com/Vnf8pW6.jpg

    (图:第五套人民币各个面值
    https://i.imgur.com/dn8gxBs.jpg

    我说,原来(第四套的)这个图案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要换。
    旧的100元有四位领导人在上面,那时候单位的大人经常拿这个来考小朋友,100元上面的四个人分别是谁呀?现在换了以后只剩一个了,答案也直接写在上面。

    关键是整个设计比原来的丑多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换掉了旧的50元。然后是20元。10元。最后所有面值的人民币,都换成了杀人狂魔的头像,维族姑娘退出流通,满族小伙勉强坚持。

    我对此一直强烈反感,但又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明明一个很美的东西,而且用起来也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非要把它换成丑的。

    就有点像把达芬奇的每一幅作品从卢浮宫拿下来,然后全换成一模一样的希特勒照片。

    从那时开始,我就不相信体制了。

    政府把广场上的【人民】清除,体制外的人说它是【毫无人性】,体制内的人说它是【必要之恶】,谁也说服不了谁。

    但是政府把纸币上的【人民】清除,全换成毛泽东,体制内外的所有人都觉得受到了伤害。

    因为第四套人民币上的【人民】,代表的是所有民族、所有阶级、所有职业的人。

    我当时不懂太多政治,只是觉得作为一个正常人,我自己能分得清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把美的东西换成丑的,顺便伤害所有民族、所有阶级的感情,这样的体制不可能长久。

    后面的剧情大家都知道了,中国在民族、阶级、职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上不断滑坡,政权对宪法的尊重已经到了连内裤都不穿的程度。

    【维族姑娘】当年是一个富含积极正面情感的词语(我小时候去过新疆,那时候的新疆代表的是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舞蹈,好听的歌曲),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式种族主义笑话的梗。
    ====

    毕业后我也没有进体制工作,这是后话了,将来有机会再写。
    体制内的工作在中国代表着【安全和幸福】,但我已经出生在体制内了,我追求的是【真正】的【安全和幸福】。

    【真正】在品葱的涵义很丰富,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
    暂且祝每个葱油都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安全和幸福】。

    ====
    补充编辑:
    ↓ 评论区有更多内容 ↓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