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翻后才感受到,经济崩盘前土共基本没有完蛋的可能


  • 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4339

    来到美国上方那片土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期间也算接触过不少人了,原本以为排开留学生,至少在海外长期生活的人多多少少想法会更开阔,但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总结了几点,对反抗土共深感无力。

    首先不要对大部分在海外的留学生抱有希望,无论学历如何,在国内长期缺乏Critical Thinking的教育模式下,大部分人都只会做题,而不是思考问题。并且这部分人也是最天真的一群人,因为还没有经历过国内社会工作环境的毒打,再加上留学生有不少家境都较为优越,只是为了镀个金回去子成家业的不在少数,所以这部分人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经历葱友们在社会上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很多类似情况的留学生虽然出了国每天都还沉浸在国内的体系里,用国内的app,混国人的圈子,所说的话都是喉舌媒体整天灌输给他的那些,甚至连睁眼看看周围的环境都不愿意,而一旦遇到和国内不同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从来不是思考为什么别人要这么做,就开始吐槽老外不行等等。

    然后对于已经移民并生活有一段时间的人来说,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既得利益者,由于钱太多单纯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的,这部分人基本都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说的东西他们都懂,但平常他们不会表露什么自己的看法,对于这部分人来说,祖孙三代可能都不愁吃不愁穿,也不会鸟你国内的什么破事,悠闲的过日子就好。

    另一类,属于纯粹受不了国内的工作环境的人。这类人虽然对自己在国内的工作环境不满,但对土共并没有太大的怨言,这些人的思维模式跟第一类留学生几乎类似。看到西方国家能保证自己的工作时长,但不会去想更深层次的原因,并且坚信土共会变得更好,西方迟早完蛋,自己总有一天还是会回到祖国的怀抱。

    只有极少数,愿意在这边结婚生子或是为了移民坚定不移过来的人才是反共的主力军。但现实是这类人占的比例非常小,至少我遇到的是。

    为什么我通过在海外遇到的这些华人断言经济崩盘前土共没有完蛋的可能性呢?因为这群离岸爱共者的思维逻辑和国内中产阶级的思维逻辑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即使是身处海外能接触到不一样的资讯和世界。首先在他们的认知了有一个观念是一个国家发不发达,主要是看高楼大厦够不够多,西方由于地广人稀,并不需要在居民区建立十分密集的高楼群。这些人普遍的观念就是,到处都是一些矮房子还不如我们二线城市的建设,更何况北上广深那种琳琅满目的写字楼和商场。第二,由于发达国家体量太大,GDP一年能涨个1%,2%就不错了,那相比于国内动辄6%的增长看起来就是没有发展,他们丝毫不会去关心这个GDP自己能分到多少,并且这一点也是各种国内媒体灌输的,即某某国经济不行百废待兴。第三,如果谈到国内房价的问题,就经常会拿温哥华等房价一样也很高的地方举例,殊不知人家最低的小时工资也有$15,而就拿魔都举例,同样的房价魔都月薪的中位数也就¥7k左右。在这群人眼中,自由、民主和法治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或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做题家还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也没有关系,他们只会幻想有朝一日,自己能从土共那里分到一杯羹。并且他们坚信,在土共面前因为是社会主义,所以只要努力就有上升的希望,但在资本垄断的西方世界,对于一个外来人,成为一个人上人毫无可能性。而且很多人在国内就是靠高考从小城市到一个大一点的省会城市,然后自己前几十年的经历发现确实通过努力能一定程度上改变自己的处境,更加加深了他们这方面的认知,殊不知国内既得利益者根本不玩这一套也不会带这群人玩国内上流阶级的那一套。一旦这群人在生活中遇到和自己认知、媒体宣传不服的事情,麻痹自己是惯用做法,这一点和国内粉红别无二致,想尽办法举个例来堵住你的嘴。通过和这群人交流,深感土共宣传的强大,想尽办法诋毁西方世界,宣传自己的经济成就,偶尔给你一点甜头再用房地产金融等方式收割,营造出你努力就能加入他们的希望,笼络占据中间力量的阶级成为自己的主要支持者,整套体系里应外合,等这群人回国了又会到处帮自己宣传,某某国也不过如此。每每看到这里的人不用努力的996也能过上墙国大部分人梦寐以求悠哉游哉的生活,子女不需要鸡娃也能获得比强国大多数人都要好的教育,但强国的这群人还要替土共辩护就感觉到十分无力。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