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民运 v 诸夏的一些见解


  • @thphd #153881

    毛泽东杀5%,你杀95%——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民运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越来越不如诸夏。
    

    @消极 #153900

    5%和95%之分并非民运和诸夏的根本差别。民运的问题是把64这个ip彻底吃烂了,又不开发新ip,老人家还各种手段阻止新ip的发展壮大。
    
    诸夏的话,诸夏教会和刘仲敬割席也算是够呛了。说明这个领域内资源太少,稍微有点起色就得分家。这方面还是李大师最强。其次郭骗也有一手。
    

    解释一下我开头的话。

    民运的核心逻辑是中国人不能杀中国人,毛泽东杀5%,所以是屠夫+暴君;64是匪党安排中国人杀中国人,所以中国人必须推翻匪党。

    而诸夏的核心逻辑是诸夏人可以杀中国人,如果确实有需要,就算杀95%也是正义的。

    这就很好理解为什么民运对年轻人越来越缺乏吸引力:谁赢他们帮谁,而民运最近就没有赢过。

    民运不能杀人,而匪党可以杀,你怎么赢?别跟我说什么公民运动、什么启蒙,64输了就算了,香港纪念64纪念了30年,结果现在香港也输。
    香港可是没有墙的,如果连没有墙都赢不了,请问有墙要怎么赢?
    民运是中国人,匪党也是中国人,身份随时可以互换,掏钱就可以收买,吃完这家吃那家,信用从何而来?
    反共口号喊的声音最大,钱也最多,拍MV,组织游行,结果是金融骗子。请问民运和郭文贵的本质区别是什么?我怎么觉得郭文贵是一个大号的民运呢。
    

    换言之,至少从表面上看,民运把自己卡在一条名叫中国主义的死路上,只要共产党不放水,民运就激不起任何波浪。

    但是诸夏就不一样,首先诸夏的理论框架是开放的,就算共产党不放水也没关系,只要有钱有人就能打。过程中如果不小心打死了中国人,道德上也没有任何压力,战争本来就是要死人的嘛,我们只是消灭敌方战斗人员。

    其次由于诸夏是反中国主义的,所以它不能蹭中国主义秩序。什么意思呢,比如一个美国华人,他可以一边支持民主,一边StopAsianHate,一边欺负香港留学生,一边鄙视BLM。归根结底,中国人/华人这个标签的用户实在太多,所以一个中国人/华人左右逢源,并不会影响他的中国人/华人身份。而诸夏就不能这样,如果诸夏人也左右逢源,马上就失去了存在的正当性。所以诸夏人信用必然高于民运。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人数就少。但这不是缺点,毕竟打仗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人多就能赢的。

    诸夏教会和刘仲敬割席:它们最开始合作,是诸夏教会蹭刘仲敬的秩序,而刘教主显然是不会让任何费拉长期免费蹭他的,诸夏教会又实在是特别费拉,最后当然就闹掰了。诸夏教会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品葱站长,别的不说,在组织建设方面可谓一事无成,派出的传教士最后全部亲自又封掉,说明诸夏教会他自己都不信,信仰崩溃之后又去抱普世价值大锅饭,捡民运吃剩的。

    所以割席这个事情正好说明诸夏的秩序是健康的,它能不断地把各种搭便车的人筛掉。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