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浪文学】驻马店之鬼


  • https://www.reddit.com/r/CLTV/comments/pb2hgq/

    劳翔提着简陋的金属探测器,在洪水后的废墟中摸索。这个探测器是去年买的,本来是为了防备疫情导致的末世,现在想来当初真是杞人忧天。不过今年洪水过后,自家田地都被冲垮,赈灾金也被贪得没剩几个子。劳翔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只能来废墟找外快了。

    今天一直没什么收获。劳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自己建的微信群:“驻马店鼠人互助会”。洪水过后少了很多群友,希望他们只是被晶哥请去喝茶了。劳翔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连VPN,准备去红迪看看。走到某处,金属探测器突然响了起来。他赶忙收起手机,开始搬弄周围垃圾。不知这次会捡到什么废铜烂铁,总之能拿去卖废品就行——他刨走一大堆垃圾,在一个黑色塑料袋下面,忽然发现了一样不寻常的东西。

    这东西是个金属按钮,又像是由水晶做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劳翔拾起按钮,没有直接放进废品袋——鼠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让他决定按一下这个按钮。劳翔刚按下去,忽然大脑嗡的一下,一个空灵的不真实的声音,在他的脑海深处响了起来:

    “欢迎使用北欧转生器,确定持有人:劳翔。

    持有人可以指定转生人,让转生人一瞬转生北欧。

    但每让一人转生北欧,持有人就会在驻马店轮回一世。

    持有人不能使用该转生器转生北欧。”

    靠嫩娘!劳翔瞪大了眼睛:“北欧转生器?什么几把玩意?!而且只能让别人转生北欧,我不能转生,还会让我轮回驻马店!?”

    劳翔几乎是吼出来的,幸亏废墟周围没有人,不然就麻烦了。

    “是的。并且转生人数没有限制,还请持有人合理使用。”声音回答说。

    劳翔啪的一下坐到了地上。

    “既然如此,那这玩意还有个几把毛用——不对,我劳翔生性仗义,当初建立驻马店鼠人互助会,就是想让鼠人团结起来,一起对抗蝙蝠人和赵家人,现在有了这个按钮,可不是帮助大家的好机会?我曾在冲浪TV口出狂言,说我愿永世轮回驻马店换取所有鼠人转生北欧,这下不是得偿所愿了?”

    “这大概就是我的命运吧,Manifest destiny。”劳翔笑了笑,打开微信群,把捡到转生器的事发了出去。

    劳翔的微信群炸了一天,很多洪水后消失的鼠鼠都被炸出来了,让他感到很欣慰。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信,都在说“劳翔别闹了”,“晶哥收网了是吧”,“特么谁敢去找你?”之类的。最后第一个决定来找劳翔转生的,是他的朋友白完。

    白完和女朋友来贺兰打工。在那次众所周知的灾难中,白完的女朋友消失在了京广隧道里。白完几乎是哭着求劳翔让他转生的:“翔哥,我女朋友死了。现在上面硬说她没死在隧道里,不给我一个说法,她怕是也死不瞑目了……我这几天在微信上给她发了几百条消息,我盼着她没死,盼着她回我一条……可是……翔哥,她以前也在咱们的互助会里,你说她是不是也去北欧了?不管怎么样,她死了,我没了依靠,钱也都花完了,我也不想活了……”

    看着声泪俱下的白完,劳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走吧,去北欧吧。就算她不在那里,在北欧你也不用为了资源去卷,你会有无数的资源,能帮你找到她……”

    他按动按钮,又在脑海中听到了声音:

    “北欧转生器已激活。持有人:劳翔。本次转生人:白完。转生后原身份将彻底消失,并且重要的记忆会保留。是否转生?”

    白完也听到了声音:“重要的记忆会保留?我对女朋友的记忆也会保留吗?”

    “是的,重要的记忆,一般指强烈的信念和无法放弃的决心。顺便一提,在本次洪水中,很多人死得太惨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拥有这些记忆的死者。转生后也会保留它们。”

    “太好了!那我大概真的有机会和女朋友重逢——”

    劳翔点点头,再次按动转生按钮。一阵白光之后,白完就消失了。

    白完真的消失了,他的微信号、红迪号、还有其他网络账号也都404了。劳翔还托自己的户籍晶哥朋友查了一下,果然白完的户籍也从芝麻消失了。

    白完转生后,越来越多的鼠鼠从微信群来找劳翔,还有从红迪来的,从推特来的。鼠鼠们的经历真是悲惨世界,有高中卷坏身体依然只考上带专的,有被铁拳砸了一夜返贫的,有家人大病卖身卖房的,有被潜规则玩坏的,有被迫生三胎积劳成疾的……每次,劳翔都毫不犹豫地按动按钮,让可怜的鼠鼠转生北欧,尽管这样会让他在驻马店再轮回一世。

    “我可真是好人啊。”劳翔心想。

    劳翔帮鼠鼠转生从不多收钱,最多收个一两百辛苦费,但这足以让他衣食无忧了。不过他依旧无法安心。他每天每夜都会做轮回驻马店的噩梦,梦见无数晶哥用井盖砸扁自己。他想起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有个人买到一个金瓶子,如果他死前没把瓶子以更低的价格卖出去,死后就会下地狱。但转生器是卖不掉的,劳翔特此问过,持有人一旦确定就无法改变了。

    噩梦最终爆发了。这天,劳翔被晶哥请去喝茶了。

    到了晶局,劳翔诧异的发现,请他喝茶的不是想冲业绩的晶哥,而是他的户籍晶朋友,在白完消失后帮他查过户口。

    “劳翔,我也是鼠人,我也理解你。”户籍晶朋友咳嗽了两声,“但是不得不跟你说了,转生器的事,其实上面早就知道了。”

    “啊?!为啥?!”

    “傻逼啊你,微信都是被监控的,你在群里发什么上边会看不见?上边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因为害怕惹怒超自然力量引发不可预知的事件,但我要提醒你,已经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匪谍,伪装成鼠鼠找你转生北欧了!”

    “?!”劳翔的脑袋嗡的一声。

    “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匪谍,有极强的报效祖国的执念,他们转生后,会在北欧做什么,会把北欧渗透到什么地步,我已经不敢想了!劳翔,你好自为之吧。”

    从晶局出来后,劳翔的整个脑袋都是空的。

    “北欧,我的北欧……”

    那天晚上,他再也无法入眠,捂着脑袋痛苦地哭了起来。

    北欧,是我好心办错了事吗?

    北欧,我明明没有想送飞碟过去,明明根本没有想毁掉你。

    北欧,我只是解救痛苦的鼠鼠而已,甚至没把自己当做救世主。

    北欧,对不起……

    他捡起转生器,让眼泪滴落在上面,辉光的按钮看起来更明亮了。

    “我有办法赎罪吗?”劳翔问。

    “你不需要我的力量了吗?”转生器问。

    “不了,我只想让你消失。虽然是我的错,但我不想毁掉北欧,也不想让你落入恶人的手里。”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名为——洪水的归宿。”转生器回答,

    “我因洪水而生,也只有因洪水而死。持有人带着我跳进水库,在持有人被淹死后,我也将会消失。顺便一提,你已经使640人转生北欧,你死后也会在驻马店轮回640世。现在死亡的话会立即开始轮回,请慎重考虑。”

    “不用考虑,我明天就带你去跳水库。”劳翔坚定地回答道。

    劳翔说到做到,第二天,便带着转生器去了驻马店板桥水库,这个35年前淹死几十万捞翔的地方。他特意选了一个偏下游的位置。哭了一夜之后,劳翔已经麻了。就算清楚这个世界上有再多的芝麻猪罪不可赦,他也不想再毁灭谁了,他只想死后少污染一点水。

    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劳翔再次取回最初的记忆,是在课堂上睡着,被同学喊醒的时候。

    "Tid for gruppesamtaler!(小组讨论时间到了!)"劳翔的同学对他喊道。

    嗯?这是什么语?好像是北欧语?!而且我的同学怎么是金发碧眼的?!

    惊醒瞬间取回前前前世记忆的劳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怎么在北欧?我不是永世轮回驻马店吗?不对,窗外的树木还是驻马店的品种啊……而且为什么我桌子上有笔记本电脑,还是充满科幻感的新版本?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

    同学又戳了一下他,指了指电脑屏幕。这节课是历史课,屏幕上是地方当代史的课件。劳翔翻了一下,讲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及之后驻马店的历史。

    在接下来的课堂上,劳翔了解到了自己跳水库重开之后的事。

    202x年,中共高层伙同俄罗斯渗透北欧,并欲图向西南欧扩张势力。

    202x年,中俄扩张势力受到英美阻挠,俄罗斯对美宣战,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

    ……,俄罗斯倒戈,中共被多国联军夹击。

    ……,中共党魁以对中国中小城市核打击为要挟,意图威逼联军接受和平协议。

    (由于中共的和平协议过于不合理),被联军拒绝。中共向驻马店、瓦房店等多个城市发射核武器。

    ……中国内战爆发。

    ……中国内战中,更多的城市被核武器摧毁。

    ……

    ……截至中国内战结束,全境损失99%人口,只剩约1400万。

    ……

    ……中国代表接受停战,中国领土被多国分区共管。

    驻马店现在是挪威辖区,核战后几乎被夷为平地,现在只有几万人口。放学后,那个上课戳他的同学找到劳翔,带他到了一片小树林里。劳翔问他什么事,同学问道:“你还记不记得白完?”

    “白完?!”劳翔一惊,“那个转生北欧的白完?你怎么会知道……”

    “白完是我的父亲,也是现在的挪威驻驻马店辖区的总管。因为他是第一个转生北欧的,所以转生器托我给你带个话。”同学说道。

    “啊,转生器的事……我终于想起来了。”劳翔拍拍脑袋,“我还以为转生后会继续在驻马店受苦呢,怎么直接快进到三战之后了。”

    “现在是2050年,你是轮回驻马店的第640世,下一世就能离开驻马店了。”

    “哎?640世?!靠恁娘,咋这么快?!现在这样的驻马店我还巴不得多轮回几世呢!”

    “你的前600多世都是劳翔顶着核辐射和内战生的,基本活不了几天就死了,很多世在婴儿时期就被易子而食,根本活不到取回记忆的年纪。到你这一世,局势才终于稳定下来,你出生那年驻马店被挪威接管,很多残酷的事情才就此消失,以后日子应该会好起来了。”

    听了同学的话,劳翔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夕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映入眼帘,微风吹拂着树叶传来沙沙声,麻雀和不知名的鸟欢快地鸣叫,远处是矮小却崭新的楼房,还有飘扬的北欧的旗帜……前前前世压抑的气氛早已消散,现在的驻马店真是美丽极了。

    劳翔踩着树叶,踏上了回家的脚步。叶子与阳光的气息钻进他的鼻子,他的眼睛骤然湿润了。劳翔看向树林外的村落,看向仿佛北欧却不是北欧的天空,最后让他的眼泪掉出来的,是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慨——

    靠嫩娘,俺们捞翔咋就这么能生咧!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