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逃美國未能帶上兩稚女 阿富汗媽媽痛不欲生


  • 無數阿富汗人在激進武裝組織「神學士」重新掌權後倉皇逃難,然而有幸及時逃出國的人卻面臨著生離痛苦,一名30歲阿富汗婦人周一(23日)抵達美國之後,只能看著手機裡兩名幼女的照片,想到女兒被留在國內,哭到哽咽說:「我痛不欲生。」

    法新社24日報導,30歲的席瑪(Shima)搭機抵達美國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Dul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後,向記者說:「我的女兒還在阿富汗,而我人在美國。」

    席瑪跟著丈夫一起逃離,但一時間卻未能帶上兩名分別為6歲和10歲的女兒,看著手機裡的照片,想到她們在視女權為無物的神學士政權下,可能遭受到苦難,席瑪哭著說:「我心已死,死了。」

    23日搭機抵達美國的還有另一名27歲男子海德札達(Romal Haiderzada),他向法新社說:「我們來自喀布爾。自從神學士來了之後,那裡的情況這些日子以來都不太好。」

    海德札達是持特殊移民簽證入境,「許多來自阿富汗的人,都是曾在巴格拉姆(Bagram)為美軍工作。」巴格拉姆是位於喀布爾以北的美軍基地。他坦言,「這就是我們覺得不安全的因,我們就只好來到這裡。」

    有報導指,20年前遭美軍推翻的神學士,重新掌權之後,將報復曾為美軍工作的阿富汗人。

    海德札達覺得能到美國「很棒」,並對於「他們的問題能獲得解決」表達感激。他透露離開阿富汗之後,曾在卡達和德國的美軍基地待了一些時間,周一終於飛抵美國。

    擁有阿富汗和美國雙重國籍的21歲男子詹恩(Jan),當時正在阿富汗探視家人,他憶述喀布爾卡爾國際機場撤離班機的情況,指出「有點危險」。他說:「現場非常擁擠,每一個人都企圖離開國家,因為他們想要求得安全之地。」

    白宮一名官員23日表示,自8月14日增加空中載運以來,已自喀布爾撤離約4.8萬人。美國總統拜登已設定8月31日為美軍全數撤離阿富汗的最後期限,美國正致力在這天之前完成疏運,撤離者包括美國公民,以及數以千計曾為美軍工作的阿富汗人,還有與非政府組織、媒體等合作而面臨神學士報復風險的人員。(張翠蘭/綜合外電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20210824/RZKQHCNKAZFW3PPFTRMQIUDRWY/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