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注定陷入人道災難 變另一個北韓


  • https://businessfocus.io/article/171984/阿富汗-人均糧食產量不及-三年零八個月-配給-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注定陷入人道災難

    塔利班在沒有遭遇抵抗的情況下進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宣布歷時20年的阿富汗戰爭正式結束;今日(16日)更宣布重新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將國家帶回伊斯蘭教法下的神權統治,意氣風發。與之相對,部署在喀布爾機場的美軍如同當年撤離南越首度西貢一樣倉皇,大批難民湧入機場爬上美軍的C-17運輸機逃命,至少3人從飛機上掉落死亡;在場駐守的美軍更不得不開火「維持秩序」⋯⋯

    塔利班養不活4000萬人

    和具備充沛資源的波斯灣地區,或是「流著奶和蜜」的迦南之地不同,如今的阿富汗自上世紀70年代蘇聯入侵開始,幾乎沒有一刻不在軍閥部落割據,戰事連綿的條件下度過 ,根本沒有成體系的工業和農業,國家經濟幾乎全靠歐美援助支撐。

    2019年,阿富汗全國有52.8%的居民生活在每天收入2美元的「赤貧線」以下,即使在政府慣例的喀布爾地區失業率都高達25%至30%;至於塔利班控制區,大片農地更被開闢種植罌粟鴉片,為塔利班提供軍費支持,可見其佔據國家GDP45%的工業和農業都處在崩潰邊緣。至於佔55%的所謂服務業,也基本圍繞西方國家和中國在當地僱員展開,在塔利班執政後,也將以肉眼可見速度暴跌。

    塔利班1996年第一次掌握全國政權後,實施了一系列原教旨主義政策,其中以不允許女性工作為甚,令該國醫療、教育、銀行等行業幾乎停滯;又由於塔利班當時包庇「阿爾蓋達」等恐怖組織,遭遇西方經濟封鎖,令國家陷入嚴重經濟危機,國民苦不堪言。但當時阿富汗人口尚只有1800萬。但過去數年在西方持續金援下,阿富汗縱使無法自己「造血」但也不至於遭遇餓死,人口也迅速增長,飆升至今年的4000萬之多。

    受旱災影響,今年阿富汗全國糧食產量預計只有350萬噸,平均每人只能分得不到100公斤糧食,平均每天只有273克,甚至不及香港「三年零八個月」期間日軍的「六兩四米」配給。加之阿富汗政府全年55億美元的財政收入中,有42億來自外國捐贈,塔利班政府也無足夠財力外購糧食。換而言之,塔利班幾乎不可能在沒有對外援助的情況下,避免飢荒發生。

    正因如此,塔利班今次即使深知阿富汗政權已是囊中物,昨日(15日)還要求同原政府演一出大龍鳳,通過在卡塔爾多哈「商議政權移交細節」,順利繼承阿富汗原政府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中的代表席位,令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沒有理由不承認新政權。而一個獲得認可的塔利班政府,只要可克制不用極端血腥手段清算前朝官員和支持者,或急於實行針對女性的教法;即使無法再得到西方國家的直接援助,也可從聯合國索錢索糧。

    另一方面,由於阿富汗出現難民潮,必將衝擊巴基斯坦、中國、俄羅斯,或烏茲別克、塔吉克、伊朗等周邊國家安全利益;原本就不富裕的區域國家無可避免要接過每年數百億美元的「援助包袱」。即使是善於利用海外投資,輻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的中國,面對阿富汗這樣一個經濟封閉、政治環境不穩定的國家,也很難奢求「回本」⋯⋯

    和「成功進京」的塔利班相比,美國如今確是窘態畢露。無論是拜登今年4月時宣布撤軍時說的「政府軍30萬士兵能打敗塔利班8萬人」,或是早前情報機構對放風稱「阿富汗政府還能堅守喀布爾最短3個月」,如今看來都成了笑話。共和黨議員更將「喀布爾撤退」比做50年前的「西貢淪陷」,批評拜登的軟弱令美國威信嚴重受損。

    但縱使坊間批評聲不斷,拜登卻都毫不猶豫將「撤出阿富汗」堅持到底。事實上,拜登自年初執政以來已帶領美國在全球多地「戰略收縮」。除了阿富汗,在中東,美國正準備恢復同伊朗間的核協議,並撤銷對伊朗經濟制裁;在歐洲,美國同德國就「北溪二號」管道達成協議,一方面拉攏德國,另一方面又同俄羅斯達成和解。至於特朗普時期美國頻繁介入的古巴和委內瑞拉事務,到拜登時期,也變得無聲無息。

    與之相對,美國幾乎將所有抽出的外交和軍事資源投放至中。除了和日本合作,越來越明確給予台灣安全承諾;美國也動員英、德、澳盟友將海軍力量重新部署到南中國海。美國也計劃以新加坡為基地,重新設立海軍「第一艦隊」,同已部署在亞太的「第七艦隊」一道扼守中國貿易的生命線。

    回顧上世紀70年代,美國在同蘇聯的冷戰競爭中落於下風,隨後由基辛格開啟了「現實主義外交」的新時代。當時的美國果斷抽出越南泥潭,將軍事資源調往和蘇聯對抗前線的東歐;和中國達成和解,拋棄了當時在台灣的國民黨盟友,共同對抗蘇聯。至於拉丁美洲那些暴虐的右派獨裁者,只要願意堅持反共立場,80年代上台的雷根政府也無任歡迎,所有外交舉措都圍繞「遏止蘇聯」展開。把蘇聯換成中國,如今拜登的外交戰略宛如歷史重演⋯⋯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