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6)反共生意經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6-反共生意經-bafyreif7fitib3mvecdb4rwhd26gg7j4o5hssfvznblvyt2r347gs3haxy

    李大師決定紮根美國後做了三件事:辦媒體,造龍泉宮,養文工團。都說愛國是一門生意,殊不知,反共也是一門生意。

    還在大陸時,媒體給李大師的體驗非常糟心。雖然不乏正面報道,也有《中國經濟時報》這種背靠國務院的直屬黨媒給法輪功貼過金,但大都拿錢做事,一聽到黨的召喚立刻翻臉不認人。

    經歷了世紀之交兩場大挫敗,李大師痛定思痛要擁有自己的喉舌,由此產生了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兩個名氣最大的輪媒。這倆家和其他許多法輪功小媒體一樣,對自己輪媒的身份,一直在否認,一直沒人信。

    像我這種肉身出去的都不用說了,只要翻牆的朋友肯定都會無意中撞進他們家網頁。輪子網站都挺好認的:顏色飽和度辣眼睛,長短腳並列式布局,對不齊字塊,嗜好宋體,不用前端庫,所以下了大功夫排版後一眼望去,像欣賞一片雜草塑料袋從生的原野。更難能可貴的是,輪子網站的內在和它的外表一樣美膩。

    要是以為輪子的能耐就這點,遲早被啪啪啪打臉。如果你要問我是怎麼知道的;猶記得我在系列一開頭說起那個讓Economist都側目的文昭。門戶網站屬於上個世紀玩法,如今是社媒平台和UGC的天下,就前幾年,像商量好了一樣,冒出一堆視頻自媒體,最早出現的和迄今訂閱量最大的那幾個似乎都是輪子系。我哪天一定要整理一下都有誰。

    這只粗略概括了中文世界的情況,輪子同時也持續不斷向英文世界輸出影響力。接下來推薦一個油管視頻:

    https://youtu.be/1JaPzJKycxc

    英文好得推薦一定要看,然後跳到下下個分割線,如果實在想節約時間就看我劃重點吧...

    視頻主名叫J.J. McCullough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目測大概率是偏左自由派,沒專門查過,歡迎打臉。視頻是在2020年5月份發的,那會兒正是美國大選預熱階段,應該是輪子鋪天蓋地的挺川廣告,激得他不吐不快。話說在前,不管你大選支持哪一方,就事論事,切勿立場先行。

    劃重點開始:

    視頻主一開始慣常介紹下法輪功,比如敵視科學和現代醫學,反對同性戀,反對混血兒(?!)等等。接着重要的來了,除了英文版大紀元和新唐人這兩個渾身散發輪子味兒的,還有一些不那麼明顯的自媒體油管頻道,也就是洋文昭,同樣在為輪子暗地裡助攻。

    比如:

    China Unsensored : 我記得N早看品蔥論壇上有人推薦過,還說什麼學英語好,現在想來定是個假扮路人的輪子。內容基本是輪子復讀機。一百六十多萬的訂閱量,但是視頻打開率低得出奇,還沒中文頻道那些幾十來萬的高。此頻道由下圖這位發跡線感人的男士出品。

    alt text

    Edge of wonder:主持的是倆大老爺們兒,主打深層內幕,都市傳奇,神鬼怪談。當個樂子聽倒也罷,但這倆人好像是當真了,或者是刻意讓他們的觀眾當真。曾有節目講法輪功活摘。因為散播QAnon陰謀論,此頻道被youtube封禁。

    Beauty Within : 倆妹子合辦的美妝頻道,2百多萬訂閱,視頻打開率比上面那個China Unsensored還慘澹,平均觀看量不超過10萬。 J.J. McCullough 火眼金睛,發現某個護膚推送里,夾帶宣傳冥想,練習指引和背景音樂鏈接全是來自輪子網站 “falundafa.org”—— How Does Our Skincare Routine, Self-Care & Mindfulness Affect Clear Skin? 且有一妹子童年照片為證,大法弟子無疑。

    alt text

    我們都知道,輪子和川普去年打得火熱,因此,凡是有指責法輪功的聲音,許多人都歸結到是為了攻擊川普。其實也的確有人這麼做,我引用過的ABC的那篇報道,主策劃人就是個恨川普恨到骨子里的老白左,整個系列報道瀰漫着這樣一種奇葩邏輯鏈:輪子是個cult,把信徒搞得迷瞪迷瞪的,美國大選居然站川普,川普的邪惡又多了幾分有沒有。

    頂多就是個交友不慎 ,川普缺點千千萬,拿這個說事...不過報道的事例真實性絕對經得起推敲。西媒難免有偏見,但這點操守還有。

    相比較,這個視頻主說話就要中肯許多了,川普阻止中共繼續做大值得肯定,雖說許多手段值得商榷,但終結了美國政府幾十年來的親中勢頭,其深遠的歷史意義不言自明。接着下一個重點來了,你以為保守派和神棍哥倆好,只是川普獨創嗎?歷史上早已有之,有請李大師的又一位前輩,臭名昭著的韓國統一教:

    alt text

    教主文鮮明早年因為傳教進過朝鮮金家的勞改營(受迫害成就達成),逃到韓國後繼續宣揚統一教,曾和女信徒雙修產下私生子。後來修改教義,不搞雙修,封自己和小他23歲的妻子為世間一切凡人的真父母,並通過操辦集體婚禮造勢,每次湊夠幾萬個從沒見過面的男男女女,由文鮮明統一拉郎配。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如日中天的時候,世界各地常有年輕人被五花八門的藉口誘騙到統一教基地,強行洗腦,就此和父母親人斷絕關係,成為統一教免費勞動力,甚至有人被洗腦成性奴。嗯...頗有點大陸北派傳銷那味兒,輪子則是南派傳銷。洗腦這事兒太難定罪,所以文鮮明唯一一次入獄是因為稅務問題。

    就是這麼個玩意兒,美蘇冷戰那會兒因為極端反共,美國總統里根、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等等多個廣受愛戴的西方政要都曾對其高度評價。

    視頻主最後的總結很深刻,就不放了,各位看視頻吧,相信能上matters的用戶英文差不到哪裡去。

    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蘇聯倒了之後,統一教歡快得去和“撒旦巢穴”金家合作賺錢了,而中共還在,大紀元卻因為習近平與江派內斗,已經在迫不及待得跪舔習:《习近平推动宗教自由,顺天意得民心》、《试图挽救民族危机-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2017巨變中的希望和曙光》(指習近平變黨內核心)。

    alt text

    明明習要比江澤民更趨守舊和不開明。要是13年習近平剛上來這麼說還情有可原,都兩三年過去了,期間發生巴拿馬文件泄露,709維權律師大抓捕,李大師要麼是瞎了要麼就是不在乎——我這裡的主語特意用李大師而不是法輪功。

    這兩篇文章都被大紀元刪了。沒事,刪了你們台灣分站還留着。台灣分站刪了也沒事,新唐人還轉載了。新唐人刪了也沒事,Wayback Machine記錄整個萬維網的時候也把你們這旯旮給一道記錄了。就算Wayback Machine都沒了,我這還留着一張截圖。

    輪子除了刪文章,還有高明得多的處理手段,比如小罵大幫忙——很難說這顆棋子知不知道自己是棋子:法輪功媒體捧習的觀察與思考-虞超。此視頻主是輪子學員,口徑為:大紀元舔習是底下人太過渴望大陸平反法輪功,從而對現實認識不清;責備此舉動會讓外界誤以為法輪功是政治投機。

    經典公關套路,受眾一般對批評聲,尤其是相關利益者的批評聲更容易接受,卻忽視了此人本質還是在為法輪功洗刷政治投機失敗的可笑形象,且絕口不提李大師,努力營造一種‘皇帝沒錯,錯的都是臣子’的印象。

    另外,注意此視頻發出時間,19年4月,那時候李大師應該已經與川普政府有了初步接觸(川普要準備明年競選撒錢了)。短短三個月後,川普就接見了輪子學員張玉華(不是單獨,是幾十個宗教難民一起),而虞超4月份還在視頻里抱怨川普政府要員無視法輪功。

    通過大紀元暗送秋波好幾年,習近平毫無反應(似乎18年開始,大紀元就不再舔習了)。而李大師眼下有機會能抱到美國總統這根舉世無雙大粗腿,哪裡還看得上習包包。所以文章該刪的刪,從前不准有的異議也能隨意說了。虞超要是早批評幾年,再根據他‘剛正不阿’人設跟 組織 師父倔頭倔腦幾下,按我黨規矩,這叫不跟總路線保持一致,妥妥批成狗特務,再深挖背後反革命集團,然後踏上一萬隻腳永世不得翻身。

    然而虞超嘛事兒沒有,可能李大師比較寬容,也可能是虞超沒犯倔,而是覺得聯合習包包“政策本意是好的,就是底下人執行壞了”。

    該說一說成立於2006年的神韻藝術團了。除報紙外,法輪功為自己打造形象的又一利器。

    輪系自媒體頭牌文昭對其評價甚高:

    ......神韵演出就是因为在专业性和艺术创造力上有极高的造诣获得了极大成功,不夸张地说能让西方主流社会对华人产生尊敬感的作品中,神韵是其中之一,而且神韵是当今世界艺术团体里,不靠政府补贴、不靠机构捐助、仅仅靠演出市场上售票就能进入良性运作的为数不多的团体之一

    據說看完演出能在世界末日得救,讓我後背一涼。好在網上找不到完整版表演,於是觀摩了下今年的宣傳片和官網上一個非正式展演,發現就是在不停後空翻,不停凌空跳,不停後壓腿以及不停轉圈圈,這是拿正經演出當練功房了?倒不是說這些基本功毫無專業性,畢竟李教主還是從大陸拐跑過幾個音樂學院老師的。

    至於西方主流看法如何,衛報的《The traditional Chinese dance troupe...》提到神韻最常用的一個詞是“kitsch”,查查就知道不是啥好詞。ABC還曾報道,藝術團宣傳的英國國家芭蕾舞團退休演員Kenn Wells稱賛“神韻表演世界第一”系神韻方面捏造。除此之外,紐約客評論《Stepping Into the Uncanny, Unsettling World of Shen Yun》中提到,神韻除了舞蹈,還有演唱環節,曲子基本就是“唱支山歌給李大師聽,俺把李大師來比母親,李大師的光輝照俺心”那回事兒。此文作者看完演出簡直是滿腦黑線。

    以上就是時間最近的幾個“西方主流社會”意見。唉,就不說騙人了(真善忍提示),藝術觀賞性這種主觀度極高的問題,見仁見智吧。有些人就喜歡看半裸李大師和中年油膩polo衫同時亂入一群古代飛天神女。

    紐約客那篇評論寫於19年,在神韻開演前幾個禮拜,作者所在的城市,地鐵、超市、公交車,神韻占據幾乎每張廣告位,抬眼就是那個凌空跳紫衣妹子。

    alt text

    至少色澤飽和度的問題沒了,但依舊是五彩繽紛的幼兒園填色水平。該知足了,18年海報比這還難看,凌空跳的妹子衣服是淡紅配淡綠,倒還過得去,然而頭頂詭異大荷花,以及背景色是小便黃。

    作者在19年見識到的廣告轟炸和去年總統大選一樣,幾乎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神韻這種比上不足,比下勉強有余的藝術團體,不知如何負擔起這般天價廣告費。靠李大師倒貼?

    早年賺的幾十萬人民幣放到今天根本不經花,稍稍細問李大師00年之後的財富從何而來,大法弟子都是日常復讀機,“我們不捐錢,我們一億弟子每人給一塊錢,師父就是億萬富豪,但是師父好心,從不用我們錢”, 然後接着就說自己隔三岔五去買天梯商店的周邊,給神韻集資訂廣告租場地買票送人,還義務買輪子報分發。

    其實捐錢大戶還要算Blue Team這樣的美國政客團體,它通過非營利組織Friends of falun gong撥款支持輪子的所有宣傳活動。世紀初頭幾年數額就達到幾百萬美金之巨,全是美國納稅人的錢。

    alt text

    尬得簡直...共產黨都不這麼玩了

    信徒和政客捐贈解釋了部分原因。此外,RFI有關神韻藝術團的報道披露:2016-2017年表演收入有55%花在宣傳推廣,10-16%花在租用場地。沒有任何員工薪酬的報稅信息,有15-20%左右的部分花在"演出費用"或“藝術家費用”(performance fee or artist fee)上。

    再詳細檢閱下2017年的所得稅減免申報表,神韻總收入為$29,984,541,其中$8,761 ,686來自捐贈(不知是否有Blue Team)。總支出$10,120,540,其中有$5,902,638花在薪水津貼上,共有192名領薪雇員和211名志願者。17年神韻已有6個舞蹈樂團,每個大約60多人,數字基本能對上。

    也就是說台上那些神韻演員,有過半在免費勞動。上述衛報文章寫道,前志願演員披露,每年四個月巡迴演出十分累人,每天長時間工作幾乎不停歇,早上排練晚上演出,然後立刻打包行李去下一個城市,沒有薪水,只包食宿路費。

    李大師應該發個功,往高層次帶一下志願者,把吃喝拉撒也免了。

    剩下的領薪雇員平均工資為30742.9美元,2017年,美国人均年收入(GNI)为61020美元。我知道會有人拿四個月賺3萬跟我抬槓,說得好像所有人都是兼職,神韻除了那四個月就一點事沒有一樣。

    以上就是為什麼某人有底氣說能自負盈虧——演員薪資少得可憐。如此操作,李大師你敢換到柏林愛樂樂團身上試試不?

    神韻藝術團註冊地位於紐約郊外的Cuddebackville,Deerpark 小鎮,也是李大師的龍泉宮所在地。

    2001年,李大師在此購置土地,此後十幾年,數幢仿唐風格的寺廟塔樓拔地而起。這些財產都屬於“龍泉寺”機構名下,連同神韻藝術團,飛天大學(用來向神韻輸送演員人力),這三者都是“非營利性組織”,尤其神韻藝術團,年入千萬美刀,所以,20年來,他們不用向Deerpark鎮政府繳納任何稅款。

    alt text

    某些部分乍一看還挺漂亮(ABC)

    龍泉宮同deerpark當地居民的關係並不好,不交稅也罷,當地居民若是接近龍泉宮則動輒報警,有次保安直接上AK47。十幾年來無視當地環境,不停擴建——污水處理廠,音樂廳,住宅樓,小學校,要啥有啥,那態度就是“我先造着,生米煮成熟飯,你慢慢提告"。

    在龍泉宮內部,李大師當然是無可比擬的唯一的神。系列2引用的ABC報道里,第一個故事受訪人Anna,曾因為母親是信徒,數次進出過龍泉宮,據她描述,每當李大師出現,周圍的人都會立刻站起來,畢恭畢敬;且所有人都相信李大師能時刻掌握他們的想法。

    油管上也有神韻交響樂團前員工出來爆料,每當李神棍發言時,他熟識的一個樂團經理'the way she looked at him as if he was god'(原話)——腦補一下,應該是含情脈脈得望着李大師,小拳頭捂胸,就差冒星星眼了——大概正是如此,所以事隔多年後,他說起來依舊忍不住發笑。

    alt text

    能對這種貨色眼冒星星,也算是個人才

    一般來說,一個組織的領導層人物代表了這個組織雙商的上限水平。連個賣保健品的神棍都可以有恃無恐得當上帝,這也從側面提示了李大師這個圈子里的人有多無能——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龍泉宮儼然是奔着建造自給自足的千人小城鎮而去,各種生活設施一應俱全。而且其擴張野心早已延伸到了龍泉宮外,附近住宅大都被輪子學員悉數買下。我看總有一天,deerpark要改名叫輪子鎮。

    由此引起我更大的擔憂:原居民被悉數擠走後,deerpark將會是一個法輪功信徒聚居區,這些輪子學員也會有後代,而他們會生活在怎樣一種環境?

    不負責任得開個腦洞:這個地方沒有任何現代醫學科技以致死亡率偏高;女學員被教義要求三從四德,在家拿《轉法輪》給孩子做啟蒙;輪子辦的小學校拿李大師自編的語錄當課本;孩子從小扭曲得看待這個世界,把李大師當神,覺得能進飛天大學或者去跳舞是最圓滿的出路。

    希望事情不至於到如此境地...

    以Anna最後一次去龍泉宮的故事結束本篇吧。13歲的時候,Anna患上厭食症,母親不讓她接受正規治療,因為這麼做就是不相信李大師,不合格的修煉者才這樣。(“It means you are a bad practitioner. It means you do not fully trust Master Li. If you take any kind of medication or go to a hospital, even.”)很耳熟了。

    相反,母親把Anna帶去龍泉宮,讓李大師給Anna去“業力”,後來Anna反而病情加重了。

    Anna描述,當時李大師伸出兩隻手在她頭上舞動來舞動去,嘴裡念念有詞(跳大神無疑了)。儘管從小被灌輸李大師法力無邊,洞察信徒一切想法,這時候,年紀還很小的Anna雙眼直視着他,心中說道:

    alt text

    “你只不過是個平庸,可悲,又可憐的一般人。”

    姑娘好樣的!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