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5)為去美國鋪路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5-為去美國鋪路-bafyreiabwqtmib5a6xlgrmzyagfdk5yrfxom5qi3hpcv56hsfowezdkesu

    李大師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碰瓷中,踏着弟子身體堆成的人梯,穩坐美利堅。

    眾所周知,氣功圈里最眼羨的職業不是大師,而是氣研會領導。李大師不像嚴新,與名流談笑間入帳百萬經費,也不像張宏堡,有數家公司幫其躺賺;李大師羽翼豐滿前只能抱緊氣研會這根大粗腿,累死累活去各地開班講學,賺來的錢一大半上繳領導。

    機會到底來了,上次說到李大師拉來某著名作家為其帶貨,《轉法輪》96年連續數月登上暢銷書排行榜。之前李大師主要靠身體力行帶來大部收入,名聲一打響,修煉人數井噴上升,由此帶動一系列周邊產品銷量,較之從前,這才是真正開動了印鈔機。

    但是李大師的好日子剛開了個頭恐怕就要結束,《轉法輪》連同其他數本輪子教著作,在96年7月24日被列為違禁書籍;年底,根據以往惡劣表現和揭發材料,法輪功被氣功科研會開除,責令停止活動。

    提交揭發材料的人叫宋炳臣,父母在李大師勝利公園傳教時,就認李作師傅(後退出)。他知道李的底細所以不以為然,卻老被父母使喚去給‘李老師’幫忙,苦命... 其實他的揭發材料早在94年11月就發出了,兩年後,氣研會才作處理。

    alt text
    左一為宋炳臣

    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法輪功在這時慘遭政府小小收拾了一頓?

    一個直接導火索是,《轉法輪》大賣引起《光明日報》的注意,6月17日針對此書刊登評論《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

    這個系列寫到現在還沒好好普及過李大師的高論,借這篇文章選段展示一下:

    请看作者呓语式的自我吹嘘:释迦牟尼和老子充其量只能研究到银河系的问题,而他的“法轮功”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法轮功”在这一次人类文明时期从来没有公开传出来,但是在史前一个时期广泛度过人;作者“有一次仔细地查了一查”,发现人类共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只有少数人活了下来,遗留下一点原来的史前文明,过着原始生活,进入了下一个时期,繁衍得多了,最后又出现了文明。因此,作者在末劫的最后时期再一次把“法轮功”弘扬出来,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法轮功”在理论上“至高无上”...

    文章末尾道“将骗人的伪科学图书拒之门外...使其越来越没有市场”。

    李大師受驚,一邊內部發指示稱其污衊,一邊指揮對報社信件轟炸,還派出多名弟子上報社示威。光明日報背景雄厚,鬧不出什麼來,李大師不過藉此整頓人心,再收穫一波關注度。此為李大師首次碰瓷,氣功史稱“圍攻光明頂”。

    alt text

    經典圖值得一用再用

    其後果我們也看到了。

    反正輪子對於任何來自中共的打壓都會說(傲嬌狀),“我們法輪功講‘真’、‘善’、‘忍’”,“修煉人數比黨員還多”,"共產黨是害怕我們",“真善忍和共黨邪靈不能相融”,“我們動搖了共產黨的根基”,...BLABLABLA

    你可以相信輪子,也可以先看看同時期其他大師的處境再說。

    這時候,張寶勝已經因為在北京電視台大出洋相,被迫銷聲匿跡。嚴新在名流顯要中一度頗有人脈,被《工人日報》這種中不溜報紙大版面駁斥後,深知好日子到頭了,就此出走美國養老(高人覺悟)。曾經一個月內狂賺40萬的張香玉,這會兒正吃第4年牢飯。香功大師田瑞生沒能治好自己的病,死於肝癌。張宏堡被北京警方通緝,在國內換了身份,買通四川地方政府,盡力維持自己的麒麟文化公司。沈昌、胡萬林被司馬老師盯上了,正相互纏斗,難捨難分。

    大師們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中國人不全是傻子,也有宋炳臣這樣的明眼人;大師們顯神功收徒弟,這邊司馬南就上電視出書揭露神功騙術;更別說司馬老師還有許多前輩,何祚庥,于光遠,郭正誼——80年代他們的聲音被老幹部壓制着。現在老幹部死得差不多了,一些後輩人就知道風向要變,再順勢收割一把:如前北京市長陳希同,曾給特異功能研究當場拍下20萬經費,幾年後,也是他,突然翻臉,查封張宏堡的公司,下令追捕。

    到底還是,李大師沒趕上好時候,成名太晚。

    插個話,“圍攻光明頂”今天看來很野,很需要處理,但放在90年代那段野蠻生猛的歲月里一比較,已算文明行為。何況,當年不下幾十家報紙批評各種大小氣功,李大師也不是唯一一個怒懟報館的人,手段也不新鮮,就在同一年,沈昌大師對決《工人日報》吸睛無數,陣仗把小李甩出了十個法輪功。

    有關法輪功和氣功研究會分道揚鑣的經過,官方說是開除,輪子說是李大師要專研佛法,經領導多方挽留不成,93年3月主動退會;我說是李大師賣書賣牛氣了,拿退會作挾重新談分成,領導們隱忍若干月後趁勢整人。我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但肯定不是維基百科說的‘李大師寧死不設黨支部’。

    維基百科百科這個說法算哪兒來的?聽輪子後來改口向自由世界哭訴的?後來有數次示威,法輪功都把‘政府准許註冊社會團體資格’掛在嘴上。東北人嘛,可以理解,李大師很在意有沒有官家身份。同為東北人,張宏堡當年上下孝敬,自己辦了一個北京(海淀)氣功科學研究所,你不能說這個所和中國氣研會有關係,也不能說沒關係,認真你就輸了。

    也不能說李大師的首次碰瓷得不償失,從其後法輪功的活動軌跡來看,禁書禁活動兩個處分並沒有嚴格執行。我作為一個21世紀新新人類,對九幾年信息流通之低效深感震驚,也感嘆那會兒真是經濟建設為王啊,錢真的能解決一切:

    各地輔導站照常運行,負責人家裡,常有成捆成捆的《轉法輪》等待售賣給下屬學員——不見得都是私印,也有新華書店打包處理的;

    北方多家報紙,特別是97年起,集中刊登許多法輪功好人好事的新聞;

    輪子教後來又找了共和國邊陲的兩家小出版社(青海人民和內蒙古文化)出版《法輪大法》和《洪吟》;

    大陸又出一位李大師的消息已經傳到海外,但是此大師後來被官方封禁還沒來得及傳過去(別說國外,國內都不太清楚),李大師從96年下半年起又開始海外頻繁辦班撈金。

    alt text
    97年11月李大師在台北三興國小傳銷

    同時,可能沈昌大師炒得太熱,刺激到李大師,也可能李洪志把開除歸結到光明日報評論上,接下來幾年,只要一有反對聲,輪子學員立刻替師出征,到處碰瓷找不痛快(真當禁令假的麼...囧)。這些事件,我沒查到有逮捕記錄,政府有時退讓,或者慣常勸離,輪子僅動口不動手,各自倒也相安無事。我無法找到完整事件列表,以下僅列舉我查到的幾個:

    1)97年末示威浙江日報社;2)98年4月示威山东齐鲁晚报社;3)98年5月示威健康文摘报社;4)98年4月示威云南东路时报社;5)98年5月示威北京中国青年报社;6)98年5月示威北京电视台;7)98年6月示威山东大众日报社;8)98年9月示威河北沧州日报社;9)98年9月示威河北政法报社;10)98年10月示威福建厦门日报社;11)98年11月示威重庆日报社;12)98年12月示威哈尔滨日报社;13)98年12月示威浙江钱江晚报社;14)98年12月示威辽宁省委省政府;15)99年1月示威辽宁沈阳电视台;16)99年3月示威江苏武进日报社;

    當然,最重要的425碰瓷中南海沒列出來,稍後提到。

    有必要說一下輪子教的組織架構,正是因為大陸的組織已經搭建完善了,李大師才能放心得去海外弘法。新華社寫道:

    它在全国的最高机构是总部设在北京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在全国设立了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1900个辅导站和28000个练功点,各辅导总站、辅导站和练功点统一由“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指挥,李洪志的指令通过“法轮大法研究会”逐级传达到各辅导总站、辅导站、 练功点和“法轮功”练习者。

    對於類似新華社的說法,李大師一向都是矢口否認法輪功有組織,然而98年7月26日衣錦還鄉後,在長春傳法會上,李大師教導弟子們:

    无论做什么事情,得配合辅导站去做,不能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辅导站做的事情,也都是我不在的情况下,是请示了北京研究会同意下做的。

    他還在會上訓斥一個沒有去參加“示威”的學員:

    你没有参与,你自己“坚定实修”了...为自己失去圆满机会而找理由根据,心都用到我这来了(此處應有感嘆號)...每一次...出现这个大的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最好的考验学员走出那圆满的那最好的一步...实际上是为你自己找借口,为你另外一颗心找借口...

    就是這樣一個沒有組織的組織,替李大師拉人,替李大師抱不平。如今海外見到的那些急赤白臉的大法弟子,想必和二十多年前區別並不大。

    李大師一家移民美國的具體時間有說98年,也有說96年,反正比許多趙家人都早。他在國內沒了牽絆,手腳也就放開了,由此輪子出征的門檻越來越低,人數也越來越多。道理是講不出什麼道理來的,但輪子不管,上來就電話信件轟炸,一言不合就靜坐,以及堅決不動手。

    425上訪中南海的導火索就是這麼來的。天津教育学院主辦的《青少年科学博览》刊登了何祚庥院士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

    有一篇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就说有某工程师 炼“法轮功”,元神出窍了,可以钻到炼钢炉里,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各种化学变化...孙悟空曾在太上老君的炼丹楼里...炼成了一副火眼金睛;但那位工程师的元神可以自由出入炼钢炉,而炼钢炉里的温度比太上老君里的炭炉里的温度要高出几百倍?钻进去可能吗?

    alt text

    一本發行量一般,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輪子會買的雜誌,一下點着了廣大學員(李大師)的怒火。

    本着為祖國未來主人公着想,法輪功“从4月19日至23日,连续五天围攻天津教育学院,人数最多的23日达6300多人。23日,多数人被劝离后,仍有二三千人去围攻天津市政府。” 這次有學員遭防暴警察毆打,且45人被抓。

    接着,後天一大早,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圍了一萬多輪子學員,要求釋放天津被捕學員,提供寬鬆練功環境(還要怎麼寬鬆-_-ll),允許法輪功書籍流通。示威地點靠近中南海,讓人聯想到六四,一時轟動海內外。

    其實雷聲大雨點小,輪子比六四學生們好打發多了——朱镕基總理出面,答應部分條件,當天輪子學員散去。

    沈昌不如李大師的地方在於沒能着眼世界。李洪志未必了解人權,民主,自由這類概念,但江湖混子擅長發現哪裡容易鑽空子,在海外這麼幾年跑下來,肯定會拿國外遇見的種種和國內“黨管一切”兩相對照一番。

    北美時間4月26日,也就是新華社就425事件發布通稿之前,《時代》周刊接到李大師親信張爾平的電話,其聲稱北京有大事發生,一萬人靜坐示威。而早在425事件幾個禮拜前,李洪志接受同一家媒體採訪時叨叨叨:我們人多,中國政府很擔心,我們人多,中國政府打壓我們,你們美國民主,不懂我們人多,中國政府就壓力山大。

    即使對高大上的概念一知半解,利用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用多說了。安靜了一個多月後,610辦公室成立,不少參加過上訪的學員被審訊,又過了一個月余,7月20日,毫無徵兆,幾乎所有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在同一天被拘捕。再後來是全國大面積對普通學員拘禁勞教,和國內鋪天蓋地的宣傳戰,李洪志和他的輪子這下真正出大名了。終極碰瓷成功?

    需要再次說明,法輪功不過是江派政府打壓氣功熱的其中一環。法輪功剿除後,規模大於法輪功十倍的中功就成了下一個目標。和李的風格不同,張宏堡是悶聲發大財,極擅打通政商關係,警察來查封青城山某中功基地前一天,竟然能走漏消息,整個基地馬上收拾細軟逃走。但是中功很少見報,中國政府對這兩位大師處理的方式也是“高調對高調”,“低調對低調”。

    alt text
    2001年4月21日张宏堡在关岛被假释(BBC)

    言歸正傳,有西方學者認為何祚庥院士與政法委高官羅干合謀,發此文是為了引誘法輪功學員上鈎,並唆使他們去北京上訪,引高層鎮壓。然而98年何院士已經在北京電視台惹怒過輪子一回了,為何要辦大事的時候,反倒選個小雜誌,還選在天津?

    就算是陷阱吧,全知全能的李大師是否預料到這一切?鑑於後來輪系媒體一提江蛤蛤即現炸毛狀態,應該是沒有。李大師不見得願意犧牲大陸所有人馬,就為了獲得西方社會同情,哪怕是後來傳聞中的CIA資助。他當然清楚,和政府如此挑釁下去早晚要出事。他設想的應該是逮捕一部分學員,然後弄殘弄死幾個,他再上西媒演播室(通過翻譯)控訴一番,借國際壓力逼中共屈服。

    雖然很討厭某襠,但狗咬狗的事,我一向樂見其成,720這一下包括後來的天安門自焚(我傾向於認為有部分演員假扮)真是氣得李大師把陳年老血都吐出來了。

    無論如何,現在看來最大受益者還是李大師。歐美再怎麼討厭輪子神叨叨的,對於中共如此粗暴干涉不可能毫無表示。這個表示可不只言語上,而是實實在在的好處,就說一樣:遭迫害輪子學員,申請澳美加移民有特殊綠色通道,甚至由此催生專門炮製迫害經歷的非法中介產業。

    東方不亮西方亮,我將在下篇聚焦李大師在美國造龍泉宮、養文工團的幸福生活,此外,李大師在美國並不孤單,和中國一樣,也是既有同行又有前輩。

    之前寫這個系列,我都儘量避免接觸任何大陸方面的資料,但我早該知道,這不會給我的文章增加可信度,甚至許多事情唯獨就缺大陸方面的關鍵一環。何況,鐵了心追隨李大師到死的那些人,都是不分青紅皂白得只看立場。系列5大部分材料來自方舟子先生的“批判法轮功专辑”。這個資料集,就算放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依舊價值不減。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