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4)輪子中國壯大正史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4-輪子中國壯大正史-bafyreie43aiboy7kdordgywy5j7xfqa3krnbd3jfjbmiew5it5crz2muni

    李大師出道晚,會用的招許多前輩大師都用剩了,試問李大師該如何突圍?

    現在說起法輪功,許多人第一印象就是輪子一出世就空前絕後,在大陸民眾里號召力超絕,引起共產黨嫉恨,遂打壓之。不僅輪子系媒體這麼說,鼎鼎大名的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RW) 也在法輪功問題報告里寫道,“法轮功可能是气功科研会所有分会中最成功的一个”(was probably the most successful of the affiliates)。

    我一開始也這麼認為,後來發現我和HRW一樣都着了輪子的道。要說法輪功妥妥做穩頭牌交椅,如果加幾個限定條件,“僅限cult里專注氣功且從中國發源那一類”,“僅限99年鎮壓後”,“僅限中國大陸以外世界其他地區”,那還是成立的。

    話不多說,擺證據。

    維基百科顯示,李洪志第一次展露頭角是在1993年底的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其實92年他也參加了,但好像沒有很空前絕後。有關93年博覽會所獲獎項,新唐人報道稱“李洪志大师荣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大会‘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然後配了這麼一張圖:

    alt text

    我在網上搜了搜這個“東方健康博覽會”,排除掉輪子相關關鍵詞,幾乎搜不到什麼像樣的資料。絕望之中,試了下百度,結果讓我發現這個玩意兒:

    alt text

    嗯...到底誰拿了金獎...

    而且摘要寫了跟照片不同的主辦單位,“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東方健康研究發展中心盛情邀請...”。

    這為我打開了新思路。這篇專訪94年4月發表在《中國氣功》雜誌上,且這期重點介紹謝展榮和他的中國陰陽功,封面就是這位謝先生。百度學術不能直接看全文,道客巴巴可以,此為鏈接,基本和輪子媒體上跪舔師父的文章一回事,但語氣用詞要克制許多。

    再回來細究新唐人放出來的那張圖,我在Flickr上找到了對應的高清版本。左邊兩個獎狀寫的是表彰啥突出貢獻,參加的大師們應該是人手一份。不過左下角那個獎狀有點奇怪,93年還是粗毛筆手寫,92年反倒可以打印那麼圓潤的楷體了?恕我妄言,那個牌子上寫着‘金獎’兩個字的獎盃,左邊線條十分異常,PS感呼之欲出。

    我之後又一番搜索,找出了原圖。

    alt text

    金獎去哪兒了?拍攝條件很差,看不出獎盃寫了什麼,但肯定不是某某金獎,否則圖片下的文字肯定說了。此外,大紀元在2004年發的這個文章中最後一段也是同樣的說法。跟共產黨下面林林總總的黨媒似的,一多起來就不好管理,看他們打架是人生一大樂事,沒想到同種歡樂在輪子這兒也找到了。

    以上,我推測,92年李大師第一次參加博覽會,輕輕得來,輕輕得走,連那個“突出貢獻安慰獎”也不帶走。93年的“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謝展榮也有,大概是個等級稍微高一點的安慰獎,所以,比較彆扭得開頭不加“最”字。博覽會最高獎項的名頭並不是什麼“邊緣科學進步”,大概率就是金獎,否則李大師也不會若干年後還想着要據為己有。一般常識麼,獎項名稱看上去越有料份量就越低,越是簡介有力的份量越重。

    健康博覽會金獎和邊緣科學進步獎,大概有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和泰迪熊獎那麼大的差距。

    所以《中國氣功》做了謝展榮的專題,而不去鳥李大師。在94年,李洪志雖然積攢了一點名望,但當時的咖位肯定不及這個我聽都沒聽過的謝展榮。

    不過仍然不妨礙李大師自帶一幅“長者偉人”風範。按照法輪功學員虞超的描述,他第一次見到李大師,就是在93年底的東方博覽會:

    ......我說,'老師您剛才給我講的不要執着,不要競爭......我覺得您講的是對的,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對......您能不能再點播點播我?’ 然後老師仔細得看了看我,用右手整了整我的衣服,我那個衣服是灰色燈芯絨的——是我二姐給我買的,我保留了那件衣服保留了好長好長時間——老師給我整了整左邊的領子,用右手(整),說,“你去聽聽我的課吧。”......我深深得點了點頭,我說,‘好。’

    如果想聽繪聲繪色的完整描述,以下視頻拉到4'40''開始觀賞。

    https://youtu.be/ihu5htW-5ZE

    嗯,這個視頻里(2’07’’左右)又變成“組織金獎”,“最受歡迎氣功師”稱號,不變的依舊是“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看來這個初顯崢嶸的時刻對李大師很重要。

    要說明的是《中國氣功》主辦單位是河北省医疗气功医院,本身也不算咖位很大的雜誌。後來我又發現,93年6月他們就已經做過李洪志的專題了。

    於是我決定參考另一本氣功雜誌界的泰山北斗以對李洪志的地位有更多了解,那就是94年1月創刊的《中國氣功科學》。注意,多了科學倆字。

    雖說創刊晚,但一經問世就自帶光環:主辦單位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李大師曾經求爺爺告奶奶也要入伙的那個),名譽社長張震寰,創刊號卷首語《團結一致,迎接新的科學革命》來自錢學森,這兩位在氣功界有多重量級不言自明。以及,創刊號重點介紹的氣功大師是嚴新,輪不到李大師,內封面還有嚴新和張震寰親切交談的照片。

    要說不如謝展榮還略微存疑,那麼李大師咖位不如嚴新則是鐵板釘釘的了。有關這個嚴大師,當年也是一枚風流人物啊,後續還會提到。

    那之後李大師有沒有上過《中國氣功科學》?的確有,我從2000年開始倒查,發現好幾期花了一半雜誌篇幅狂罵法輪功。其餘期數沒翻,因為眼睛都被翻花了,但只要是好話就絕對沒。為何?有明慧網相關記錄為證。以我對輪子尿性的了解,有誰夸他們一句,輪子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

    順便說一下,《中國氣功》雜誌2000年後改名叫《現代養生》,《中國氣功科學》直接停刊。

    看到這裡,各位可能以為我覺得李大師很菜,其實並沒有。創業,總有一個發展過程。現在該說說李大師的上位手段了。

    有一說李大師八幾年上過好幾個氣功班,也曾經嘗試傳教,但不成功,二妹嫁到泰國,他去拜訪,從那裡的佛教小冊子里抄了不少概念,才有的法輪功,見於《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權且一聽吧,這本書據說是李的妹夫所寫,網絡上卻怎麼也搜不到買賣信息,好像從來沒出版過一樣。

    我收回上次的說法,除了80年代不成功經歷,李大師可能從來沒有在民間野生傳教過,他學聰明了,一開始就尋門路背靠官方。

    從明慧網找的一篇“報道”,裡面寫道:

    李洪志...传功,一开始就到了北京...向中国气功科研会说明了什么是法轮功...中国气功科研会各级领导听后给予充分肯定...他们立刻要为师父安排在北京办班,那时是92年4月

    92年9月,法轮功被确定为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直属功派

    1993年7月,中国气功科研会正式批准法轮功为其直属功派,并成立法轮功研究分会(有时简称法轮功研究会),还授予李洪志老师为直属气功师。

    細節不可考,但時間線和HRW的調查報告沒有矛盾。

    所以,“被確定”的意思是候補隊員,“正式批准”才是鯉魚翻身了對麼...

    相比謝大師,一進京就在博覽會上大放異彩,短短十天內就被被認定為直屬功派(暫且認為謝大師也是候補隊員,其中內幕不深究,也沒資料深究),李大師的這條路就走得漫長多了——5個月。法輪功倒了之後,中共沒少攻擊法輪功當初托關係、走後門,才入的氣功研究會。我倒覺得這是大實話,肯定不止法輪功一個這麼做,氣功研究會領導哪里是你想見就能見的?輪子特意強調李大師是92年5月13號(佛誕日)開始“出山傳教”,這是直接把李大師前期在北京打點、通門路、拜山頭的光輝歷程抹殺了?

    開頭5個月的考察期可不像明慧網說的,氣功研究會領導上趕着挖掘李大師,而是要李大師自己忽悠來足夠多的人,證明法輪功足夠“錢途光明”才行的。

    維基百科收錄的“李大師92年5月在長春公園擺攤位”,大概是為正式的學習班做民間造勢。

    慈眉善目一點,解說耐心一點,有起始資金僱傭隨時配合的暗樁,中國最有空、最容易受忽悠的老年婦女群體自然就朝你來了。還有別忘了中國還有幾億文盲人口,不分男女老幼,氣功熱一直到覆滅也沒完全挖盡這片廣大市場。此外,若是能籠絡到一兩個被氣功熱沖昏頭的政府幹部學府高知,就能以一抵萬。

    李大師的手段很原始很粗糙,氣功熱起來十幾年,其他大師都早用過了,但市場還在,有臉皮踏出這一步,依然能打敗全中國90%的氣功師。92年在健康博覽會很糟心,那就回去加倍努力傳銷,做出讓領導滿意的KPI,93年轉正後不就專門有邀請書送上門來了麼。

    alt text

    注意看字幕上方的主辦單位,“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要不是字幕擋住了,我敢猜下一行就是東方健康研究中心。再對比PS照左下角那張假證書,上面一連串李大師以為能嚇死人的單位。

    根據明慧網這篇資料的传法面授班一览表部分,92年9月之前,李大師一共在北京、長春兩地辦了5個學習班,參加人數從180到600不等,一共1820人次。

    每個班的收費情況,粗略按93年某次學習班標準:“十堂课九天40元,老学员...减半,...后来...调到50元,老学员仍减半”(明慧網《随师万里行》)。那假設每次都有三分之一是老學員,且算低價,再除去和氣功研究會的四六分成,(121340+60720)*0.4=24264。

    1992年中國城鎮居民每人年均生活費收入1826元。這時候李大師連氣研會的臨時工都不是,短短半年躋身雙萬元戶。李大師在95年去國外忽悠前,總計在大陸辦班50余次,不計報告會,共58720人次參加,不計算各種書籍、錄像帶,像章,練功墊等等周邊產品收入,粗略估計2年多又賺得至少78余萬((3917440+1957320)*0.4)。

    至於輪子學員到處宣傳的“師傅收費低啊”,“只有其他氣功師的三分之一啊”,可能是師傅真的視金錢如糞土,也可能師傅的咖位只能收這點錢。別以為師傅95年去法國傳教了就好膩害。謝展榮不也去渡洋了麼,96年入選美國世界名人;嚴新更是一早就去了美國,還和總統克林頓親切合影;另一個終極氣功大師張宏堡已經因為錢賺得太多,兼占女學員便宜,跑到國外去避風頭都避完跑回來了。

    如果李大師只是執着於辦班收錢,慈眉善目,耐心講解,那他也只能打敗90%的氣功師,按現在的話來講——沒法火出圈。其實越不過剩下的10%也挺好(也就是不出圈),就此金盆洗手不干,賺的錢也已足夠帶着妻女移民,過上富足的生活,只是他就要泯然眾人了。

    1995年,有人寫信給司馬南:李洪志在給人做帶功報告時說,'北京有個記者叫司馬南,他揭露了很多大事,他就不敢說我...那個記者司馬南他今年就得雙目失明,明年汽車剪斷他的雙腿...有一次我做報告他來搗亂,我給他加個意念,他立刻像狗一樣趴在地上。'

    此司馬南就是彼司馬南

    alt text

    現在被人諷刺“反美是工作,崇美是生活”的司馬南,竟然曾經是個專門打假氣功的反偽科學鬥士!要不是因為寫這個系列,我都不知道!只能說我生得太晚,實在沒想到。

    氣功火的時候,他跟着學習了一段時間,也用氣功給人看過病,所以很有發言權。他覺得這個圈子水深得很,於是決定打假。不管是不是想另闢蹊徑,靠反氣功熱發家致富,至少憑良心站着掙錢就值得人尊敬。早年他接連出了《神功辨偽》,《神功內幕》,《太乙宮黑幕》幾本書,93年還在《我愛我家》裡面客串一口沙東話的“司馬大師”。

    alt text

    沒想到..沒想到...只能說我太年輕了...

    現在頭髮也漂染了,也僱人做造型了,衣服也穿出挑了,可還是當年理着土氣小平頭的司馬老師看着可愛順眼。

    對比當下,那會兒真是個有趣的年代。

    回到那封信上。司馬南當時看過了事,他之前都沒聽說過法輪功,而且他忙得很,特功大師沈昌,神醫胡萬林,童子长寿九步功嚴新-,中功張宏堡,香功田瑞生...一個個等着他徒手撕過來。我都可以腦補出他當時的內心戲,“又是個想出名的來碰瓷我”。

    這會兒李大師在海外傳教,年頭1月份出了本《轉法輪》,和頭一本書《中國法輪功》一樣,比起其他大師的著作銷量慘澹,國內媒體毫無反應。在國外整一年辦了兩個學習班,幾個報告會,似乎也是不咸不淡的樣子。所以才來碰瓷司馬老師?

    大概見司馬老師不高興撕他,李大師決定老老實實經營自己的一畝三分地。95年12月,不知道是塞了錢,還是自己練魔怔了,當時的著名作家寒北星,出了本書《神通大法─李洪志和中国法轮功》。這本書和李大師妹夫回憶錄一樣,也徹底搜不到了,但絕對確有其書,政法網站清除法輪功違禁品的告示里就有它。

    接着,不到一個月,也就是《轉法輪》在出版一年後,此書突然位列北京市多家報紙的暢銷書名單。這時候的李大師,才真正擔得起氣功新星的稱號。

    也是在95年,葉劍英,王震,王任重,張震寰,這幾個支持人體科學研究會的老幹部都已早早蹬腿了。江派新勢力也在鄧碾平的關懷下逐漸站穩腳跟,而這撥人對氣功大師們很是不感冒。

    發展史到此為止了。我知道其後幾年法輪功還在不斷擴大規模,就此打住是因為接下來沒什麼值得拿出來說的了。該做的事已做,有個名人助推,不出大差錯,在大陸發展壯大是水到渠成的事。只是李大師的野心才沒那麼小,碰瓷司馬南不成功,不代表碰瓷別人不成功。那幾年李大師心中一個計劃正慢慢成形,而這個計劃和共黨息息相關。

    待下篇。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