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3)輪子中國壯大前史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3-輪子中國壯大前史-bafyreihkeqfwxy7hnw73cki5nonumtm3kiuyhq6p46tv7zt4xabtpg2lsm

    法輪功就是共產黨身上長出的一顆畸形怪胎,相生相克,相克相生。

    alt text

    首圖請出星爺來鎮!懂的人自然懂...

    別看共黨嘴上說輪子教是封建迷信,其實法輪功剛出現那會兒是打着科學旗號的,一直到99年鎮壓前夕都是這樣。法輪功這個組織在中國曾經的合法地位是:中国气功科研会下屬的法輪大法研究分會。

    中國氣功科研會,1986年成立,是從钱学森籌建的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派生出來的組織。成立時,錢學森來做過發言。有關這個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很值得說一說。

    自文革結束後,共產黨逐步放鬆對社會控制,經濟、文化、藝術、政治,方方面面都有大幅度解禁,自然一些怪力亂神的玩意兒也就跑出來了。

    起頭的是《四川日報》,1979年刊發一篇“耳朵認字”的報道。“一時間,什麼‘耳朵認字’,‘腋下認字’等類的超自然現象在多種媒體上紛紛亮相”(炎黃春秋--《对“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的高层争论》--陳祖甲)。

    最出名的當屬聲明傳遍中港的張寶勝,算李大師的前輩,當初他紅的時候,李大師還不知道在哪兒。他被譽為“神人” 、“中国圣人”、“国宝级气功师”,“宣称自己有“非眼视觉”功能,可以“药片穿瓶”、“透视信封内文字”、“空手弯钢勺”、“耳朵识字”等名目众多的特異功能”。中共元老級老幹部葉劍英、王震,看過他的表演後深信不疑,後來,经中国国防科工委批准,张宝胜被正式调入“507所”,享受专车、专宅、专职服务员的中共中央领导级待遇。

    alt text

    中間穿灰西裝的就是這貨

    此外,這股風氣能興盛起來,離不開錢學森的大力鼓吹。據說錢學森早年得傷寒,是一個氣功師幫他調理好的,因此,他對玄乎的事情就一直很感興趣。他和葉、王兩位老幹部的想法一樣,期望能對這些“神人”開展研究,或許有一天能對太平洋那頭的美帝出奇制勝。錢學森於是提出一個“人體科學”概念:

    人體科學包括三項組成:人體特異功能、氣功和中醫,而氣功又是中醫的核心。

    錢學森吧,畝產萬斤有他,鼓吹跳大神也有他,錢老本職不是搞火箭的嗎?

    對於人體特異功能存不存在,需不需要研究,反對的聲浪也很堅決。根據上述炎黃春秋的文章,牽頭反對者于光远,當時擔任職務為國家科委副主任,和錢學森擔任的國防科委科技委副主任(頭銜很相似,一不小心就搞混了)旗鼓相當。然而,文章里沒說于光远有否獲得自己頂頭上司國家科委主任的支持,但錢學森肯定獲得了自己頂頭上司國防科委科技委主任張震寰的支持——一個對 “特異功能”表演同樣深信不疑的老幹部。

    alt text
    這貨不出意外得長這樣

    錢學森正經博士生畢業,也算科研成果豐碩,要聽一個大學沒讀完的老猴精指揮——共產黨慣常操作之一。

    于光远其實很勢單力薄,而錢學森這邊除了這個站在明面的張震寰老幹部,以及葉、王兩位中共元老級老幹部,還有王任重(中央書記處書記),鄧力群(中宣部部長)兩位宣傳口老幹部也相信特異功能。當時對於特異功能反對態度堅定的胡耀邦,已經下達了對特異功能的‘不宣傳、不介紹’政策,於是被鄧力群等人解釋成‘不要介绍和宣传,也不要发表批评’。

    這下,于光遠的批評文章不能發了,可錢卻能經他的領導張震寰給宣傳部遞抗議信,最終由宣傳部轉交到胡耀邦手上。只要高層有人支持你,上達天聽就是這麼方便。

    這封信中就有流傳甚廣的那句「我...以党性担保: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兩彈一星元勋都寫信了,胡耀邦也只好鬆口,“...在科學上還沒有充分證實之前,報刊上‘不宣傳、不介紹、也不批評’,這兩者我看是穩妥的,公正的...但可以允許極少數人繼續研究這個問題”。對特異功能的三不政策“不宣傳、不介紹、不批評”終於經胡耀邦之口定下來,其中哪一項被選擇性執行我們都看到了。

    插個話,後來四川醫學院對‘耳朵認字’的案例進行測試,證明是作弊。張寶勝在1988年就被于光远、何祚庥等人證實為騙子,但礙於錢學森和老幹部們的臉面,何祚庥95年才公開結果。

    這些老幹部也是很逗,堅稱自己唯物主義者,打倒封建迷信的口號喊了大半生了,幾個江湖術士稍微改頭換面,照樣耍得他們團團轉。

    我知道剛才囉哩八嗦了很多,但這些資料表明法輪功不是一夕之間起來的,在它產生之前,這種一度被共產黨消滅的怪力亂神之談,披了層科學的皮,經官方加持造勢長達十幾年,又重回中國社會。

    然而在八十年代,這只是中國社會解禁的一方面,其時大部分中國人關心的還是思想人格上的解放,民主自由。有時候讓人不禁猜測,如果六四沒有被鎮壓,這種自由的思潮一直延續下去,誰還會關心法輪功呢?只要見過六四時全社會動員起來支持學生的陣仗,就會明白,民主才不是精英的玩物,它本來就該是個連賣菜老太太都能說幾嘴的東西。

    有沒有可能,共黨默許法輪功和其他氣功門派發展,部分是為了消除六四餘波,最好人們都去練功,不問國事?

    也有說法稱,90年代初開始國企改革,產生大批下崗工人,國家正需要一種體制外手段穩定人心。氣功號稱可以消百病、強身健體,雖然效果可疑,但至少能穩住工人們不在醫療保障問題上鬧事。99年初,就在鎮壓輪子前不到半年,還有體育局官員接受美國老牌媒體《美國新闻与世界报道》時稱,“法轮功和其他气功,每人每年可节省医药开支1000元;如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和其他气功,每年则可节省1000亿元”。結合上篇里Colleen女士死活不肯吃藥的情況...可以,這很共產黨。

    撇除動機不談,法輪功除了頭半年,李大師公園傳教的野生成長期,初期發展壯大的的確確和共產黨的支持分不開。但它也要夠資質夠配合才能入共產黨的眼,這就是下一篇正史的主題。我保證,下一篇一定將法輪功的整個發展史收尾。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