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2)輪子到底吃不吃藥?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2-輪子到底吃不吃藥-bafyreiad4zvrpakahgno5ojw2r2ino3tspdpzmr6kfhpywgmoxw3x427su

    吃藥還是練功,這是一個問題。共黨把輪子定義為邪教,最常用的一個說法就是“法輪功不准看病吃藥”。那麼法輪功的醫學觀到底什麼樣?以及李洪志其人初探。

    先從文昭在節目里對法輪功的描述開始。

    文昭共有兩期推送主要談論法輪功,分別是“19年前风骤起,19年后叩人心”(20180720第407期),“法轮功近年在国际主流快速崛起,三条背景和一封求救信”(20190719第598期)。要不是為了寫這個系列,我也不會發現他還上傳了這兩期節目,發布時間都先於我開始訂閱他那會兒。

    alt text

    19年那期沒什麼,就是一個選美小姐修煉法輪功、輪子教逐步有望進入主流社會視野等等。然而18年這期需要好好說說。一開頭還是挺有道理的,文昭說針對法輪功的這場鎮壓同時也是對體制內尚有底線的一些官員的逆淘汰。後來他針對中共指控法輪功不准看病吃藥做了些辯解,文昭引用胡平這個著名異見人士的話說,“法轮功并没有把医疗作为一种途径加以排斥,而在对病痛优先用修炼(实践信仰)的方式对待。是个优先关系,不是个非此即彼的关系。那从这一点上说,和其他一些信仰团体并无不同”。(取自會員平台音頻轉錄)

    文昭考慮很周詳,知道會有人會就“優先”提出延誤治療的質疑,於是自己主動拋出了這個問題。可是給出的回答我不太滿意,他用個人有權選擇何種治療來搪塞過去,卻閉口不提個人選擇權也有邊界,誤導下的個人選擇又該作何解。接着他又給出另一個辯解:“癌症...这类重病患者...他炼气功去了,虽然最后走了,但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过得平静,信仰在他人生的最后日子给了意义和充实”,(取自會員平台音頻轉錄),說得像臨終關懷一樣,不知道文昭先生對癌痛怎麼看呢?對於可治療疾病,他又用有些人不想給家庭造成巨大負擔所以選擇氣功來開脫。

    直到他說“一个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身心状况,怎么对待,是个高度个人化的问题,不能成为镇压的理由”(取自會員平台音頻轉錄),才讓我覺得他日常水準總算回來了。

    經我Google一番後,ABC(Australian Broadcast Company)報道《Inside falun gong master li hongzhi the mountain dragon springs》中的第二個案例(第一個案例是曾經見過李洪志的一個女孩的親身經歷),完美避開了文昭上述列舉的所有情況。(好吧,我知道這話說得好像我是成心找不痛快一樣,可是並沒有)

    第二個案例中受訪者的母親Colleen May(著名爵士音樂家Ricky May的遺孀,雖然我聽都沒聽過,至少在澳新很有名吧),看得出是個平和親切、還有點嘻皮的老太太。她生活無慮,患有高血壓,一種每天監測按時服藥就能控制的病。可能是為了排解失去丈夫的哀傷,她開始練習法輪功,並聽從周圍學員的勸說,逐漸停止服藥,嘗試通過冥想和自我淨化來控制,結局當然是病情惡化,最終害死了她(根據報道17年左右去世)。

    alt text
    圖片來自ABC報道《Inside falun gong master li hongzhi the mountain dragon springs》

    當Colleen May老太太的情況急劇惡化,不得不住院的時候,還在拼力抵抗治療,“She pulled her IVs out…She would spit the tablets at the doctors. ” 拔輸液管,朝大夫身上吐藥片,也是沒誰了。接下來讓我有點驚到的是這句,“And she just, even in that sickness kept thinking, ‘If I take this, I’m going to be a bad practitioner’”,都快沒命了,還在惶恐辜負了李大師的教誨。試想一下,若是你的母親淪落成這樣你不心痛?

    法輪功澳洲協會方面的解釋和文昭一樣,個人選擇,“Whether she actually continued to take medication or not is her personal choice,”。然而“when people have taken up the practice and understood the universal principles behind it, diseases can disappear.” 只要你參悟透了大法,百病全消!

    真是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啊,‘我也沒逼着你不吃藥,你死了只能怪你修煉升級太慢趕不上你病情變化’。那些當初和Colleen May一起修煉的法輪功同好們,在老太太住院後都去哪了呢?是不是該來提醒一下,這個練功和治療的優先次序要換一換了?

    不過我一向不會過分苛責底層人。是時候祭出李大師的精妙話術了,說實話,我都覺得把文昭和胡平的說法擺上來有點多此一舉,他們可能什麼情況也不了解就憑感覺在說,李大師才是擁有最終解釋權的。我於是選取了李大師96年在悉尼講法時的一段發言,儘量接近Colleen老太太接受到的大法精髓:

    “随着你的修炼,你的身体还会感到不舒服...(是)因为你生生世世都有业力...这个业力我们逐渐的往出排...你过一段会觉的身体很难受,认为是不是得病了?!我告诉大家,那不是病。”

    連我都覺得語病非常多,但還能理解大致意思 ,可以想象Colleen老太太認為高血壓停藥後帶來的眩暈、頭痛、耳鳴是在往身體外排“业力”。

    此外說明一下出處,選言全出自「https://gb.falundafa.org/chigb/xini.htm」里倒數最後兩段,gb.falundafa.org域名是輪子學員虞超在文昭會員平台上親口認定的權威網站:

    alt text

    “往往有些新学员他觉的他身体一不舒服了,他就觉的这是病,吃药吧,他以为一边炼功一边吃药更好...医院是不能消业的,大夫不是修炼的人,...他只能给你去掉这个表面的痛苦,...吃药是往身体里面压...表面上不痛苦了,可是积存到身体的深层去了。动手术也一样...业力病它就还会复发。”

    “一个人业力总要还的...我们这里做的是要从你生命的本源上,把你肮脏的东西全部都推出去...只有修炼能做”

    “如果我们规定不让你吃药,你(又)不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对待自己,(那麼)你还是个常人,(如果)到时候得病了,你说李洪志不让我吃药(怎麼辦),所以我不说吃不吃药,你自己把握。本来就是对你的考验...”

    看見沒,李大師很無辜的,讀到這裡我真是要為李大師拍手叫好,擺出一臉委屈相,似乎真有弟子要暗算他。只要你意在誠心修煉,那練功和吃藥就一定是個非此即彼的關係,若是非要吃藥也不強求,只是就要“前功盡棄”咯。李大師都說了,路你自己選——完美把自己摘乾淨。

    反共地盤上數量堪比五毛的法輪功水軍整天洗地“你好,法輪功沒有不准吃藥的教義,只是鼓勵不吃藥哦”,大概就是把選段最後一句顛三倒四得發揮了一下。他們也知道一上來就說不許吃藥會把人嚇跑,於是先用一種尚可讓人接受的方式讓你放鬆警惕,然後再一點點把那些妄言餵給你。

    Colleen老太太就是買了他的賬,認定自己只要一吃藥,法輪大法就會立刻把她從修煉者打回常人形態去,也就無從根除生生世世跟隨的“业力病”,病情越重就越看作是考驗,把自己害死後,可能還要在圈內被當作經受不住考驗的典型被批判——誰讓她被拉到醫院去了呢。

    “把人群按年龄和健康状况进行科学分组,修炼法轮功的,和不炼功接受常规治疗的分组,以较长时期跟踪,看对比人群的健康状况”,文昭後來在節目里提出的這個建議很有必要,不過我做個大膽假設,最後出來的數據肯定不利於法輪功。

    因為中國醫療條件落後,即使到現在,很多農村人口還是寧願身體不舒服時先忍一忍,有沒有大法都一樣沒錢治,所以當年法輪功對於他們是雪中送炭渣。可是在澳洲這種全民健保完善又喜歡較真的地方,李大師就沒這得天獨厚的條件了,一不小心就釀成延誤治療甚至誤導的慘劇。

    據以上,我可以認定,共黨把李大師譽為邪教頭子實在抬舉了,太野蠻的事對他恐怕難度大了點,那些向老年人兜售保健品的騙子倒和李大師是一類人。然而在美國,這類人除了賣保健品,還可以創一個Cult自封天神。

    alt text

    原諒我笑噴了 (出自《我們等待著和師尊重逢的日子》| 真相傳媒youtube頻道)

    我本來計劃兩篇寫完的,誰知這個題目涵蓋的內容遠超我預期,我覺得有必要在下一篇再扒一扒法輪功的壯大歷程。李大師可能自己也沒想到,當初只是隨大流小坑小騙一把,誰知竟然一直坑到了美國,還成了一方霸主。留待下篇~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