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1)


  • https://matters.news/@Corner_Of_Mine/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1-bafyreibz44v567t5whvrzjjifmhcmymrtzo6wuc3l2pgrbghiywa5rj4sy

    我從前就不在乎法輪功,因為離我太遠,對其的惡感也早就和共產黨關係不大了。但文昭偶爾為這個cult所做的“正名”,無法不讓我思考,它到底什麼樣?真的像共產黨說得那麼邪惡?還是像文昭說得那樣人畜無害?

    1999年,或者說民國88年共產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還很小,但有點記憶了。電視上報紙上鋪天蓋地得宣傳法輪功是邪教,宣傳那個爭議極大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李洪志這個名字,然後自然而然就把他們當成大壞蛋來看。周圍親屬長輩沒有與其有瓜葛的,(或者有但藏得很好?)和我一樣就當成個新聞看,過後也就繼續過日子去了。

    之後很多年,法輪功對我來說就是個梗一般的存在,拿來開共產黨玩笑的時候才會想起。直到上大學,為了翻牆開始用自由門。由此對法輪功產生的一丁點好感,在瀏覽了連帶跳出來的那個動態網後,馬上又掐沒了。

    那感覺就像是看共產黨和共產黨對罵。自由門其實並沒多好用,我後來很快就改用別的工具了。

    再後來,法輪功讓我不得不正視,是因為文昭這個海外華人自媒體頭牌。我開始訂閱文昭是因為讀了經濟學人一篇介紹油管中文時政節目的文章“Video blogs by critics of China’s Communist Party attract many fans"。雖然文昭並非訂閱數最高,但裡面大部分篇幅都給了他,大概書卷氣的人總是更對英國人胃口。

    alt text

    有一度我是他的忠實觀眾,此人文史功底深厚,分析時事的時候,難免有偏差,但絕對是有理有據。內地的新聞一般牆外媒體要麼不做要麼就是隔靴搔癢,牆內又是一堆垃圾,一下接觸到這個,那該有多震撼。

    後來聽說他屬於輪子系媒體,(輪子是法輪功簡稱,我接下來會交替着用),我着實有點難以接受。後來逐步訂閱他的會員平台,也加了他的電報粉絲群,才發現所言非虛。

    會員平台主要放他和他三個朋友的一些感想或者說隨筆。文昭是不是輪子從來沒見他自己說明過,和他一起的三個朋友中化名硅谷尹公的和章天亮(油管天亮時分的視頻主,據說是輪子)做“溫情與敬意,天意史觀”的推送時說過自己是基督徒,第二個朋友驚風堂不是輪子但對其同情,另一個叫道理的不了解。

    還有一個叫虞超的人,文昭有提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人一開始是通過讀者投稿,後來升格成類似副主講的角色,(對應的文昭和他幾個朋友算平台的正主講)再後來開了自己的油管頻道,從19年開始發時政算起到現在,積累1萬出頭訂閱量。我對此人印象不好也不壞,看上去像個性格很軸的的憤中,有點大男子主義。他明確說過自己是輪子,被關押十年,見其推特介紹:https://twitter.com/Charleshvgo

    此外,其他副主講蕭茗、文睿也是法輪功學員。

    至於文昭的電報群,很多時候被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都是輪子系媒體)刷屏。我一般不看,一直潛水狀態,所以花了我很久才發現,這個群是被法輪功學員把持着。不只管理員,幾個平時跟風活躍的也是。雖說群規里包括了一條“尊重信仰自由,切勿妄議詆毀他人信仰”,但是像我這種如此不活躍的人都能感覺到,這條主要為輪子教而設。隨你說天說地,但是話題如果涉及到法輪功,最好三思而後行。無神論者在這就像帶了原罪,服軟的貼個被共黨洗腦的標籤,起了脾氣爭到底的當成五毛踢群處理。

    不過只要文昭在節目裡有理有據,以上對我來講,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不快。鑑於文昭和輪子教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他搞會員平台(我善意得推測)可能是為了存一筆“Fuck You Money”,在節目把控上更有底氣?類似自留地?

    我從前就不在乎法輪功,因為離我太遠,對其的惡感也早就和共產黨關係不大了。但文昭偶爾為這個cult(注意,此詞並非對應中文的邪教)所做的“正名”,無法不讓我思考,它到底什麼樣?真的像共產黨說得那麼邪惡?還是像文昭說得那樣人畜無害?我直覺很可能介於兩者之間。

    臘肉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雖然他從不調查也從沒有發言權,但從沒礙到他瞎比劃。我自問不是眉間紫氣沖天的人物,給出自己的定性前,還是要老老實實上google考查去(也算不上考查,更像倒騰二手資料)。結果見下篇,(因為此文過長),另外,不排除此系列重啟考查。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