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對奧運與跨性別的兩篇評論


  • 原文1:https://www.facebook.com/100050425992425/posts/389337722757091/

    由性別常識角度,世運台灣女子舉重金牌郭婞淳(她是山地原住民)與其他的性別可疑人形物體相比,是一個Well-defined 的女人。

    台灣向西方示範了東方文化的某種本色。很好。

    不過由西方左膠Gender Studies 的「學術」標準,她的gender presentation 顯然太過強調女性形象美之「物化」(Objectification),即所謂的政治不正確。

    但是,to call a spade a spade,若喜歡有機食物,就是因為天然。雞有雞味,魚有魚味。為何要注射激素、打荷爾蒙?

    免卻一切政治廢話,奧運會應照顧尊重Transgender ,另成一個Translympic 。

    運動就是運動,不要將太多的「花木蘭性別政治」(Mulan Politics )污染體育。況且即使花木蘭,姓「花」,還是很女性化。
    原文2:https://www.facebook.com/100050425992425/posts/389487222742141/

    既然Transgender在美國早已享有第三廁,為何奧運會不在男女兩性之外,另設第三性組別,光明正大,包容注射激素荷爾蒙或隆胸自閹的人士另行玩埋一堆?

    至少觀察入微的網絡好事者就不會蓄意挑選出某些女選手得獎時這種生理部位神秘凸起的曖昧鏡頭,予以訕笑,引致embarrassing ,加強了對此第三性別之歧視。

    證明歧視性小眾的國際奧委會的腦袋仍然停留在二十世紀。

    其實古希臘時代真正的奧林匹克,運動員全部天體參賽。若今日可恢復此一歷史初心,奧運會全球電視收視率和廣告贊助收入,將會數以十倍增長。在高清大屏幕全球觀眾的監察下,可以杜絕「性別欺詐」(Gender Fraud )行為,尤其對於舉重這項,任何偷死雞裝假狗的運動員,不但無所遁形,還帶來無限的喜劇感呢。

    天體奧運,會不會教壞細路?今日五歲的兒童已經睇晒日本全套AV。俾啲自信自己好唔好?

    一旦全球運動員天體出賽,非洲男運動員的尺寸自豪感,全世界獨佔鰲頭,全部返晒來,反而輪到中國(或連同其他亞洲玻璃心國家)無論幾多金牌,卻又充滿自卑,到時又是一片呼天搶地。咁又何必。諗諗吓,係喎,都係着返衫好啲。不過影相時個褲襠部位記得執返平正少少就得了。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