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行動是甚麼組織


  • https://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1-11-2015/20500

    雨傘革命後,香港群眾(尤其是年輕人)擺脫中共控制的意識愈來愈強烈,香港自治甚至是獨立的情緒升溫。這很可能會主導未來民主運動的方向,就如台灣太陽花運動後,青年和學生的反政府組織冒起,台獨立場愈見鮮明。

    經歷過泛民多次背叛香港的民主運動後,傳統政黨盡失新一代的信任,年輕人急切尋求新的政治選擇。「社會主義行動」作為傳統左翼社運組織的支流附庸,掛上改名換姓、換湯不換藥的「新生代」招牌,吸引了部分年輕人的青睞。他們一次又一次在大小本土、國際議題上開街站、賣雜誌,為的只是靠抽水籌款、存續組織。

    立場一貫 面目可憎

    社會主義行動等左膠社混組織的主張,扮作國際上的左翼社會主義團體,主張「打倒大財團」,支持無節制的外來移民,憎恨本土優先及資本主義,他們的政策不會對抗中共新殖民主義的全面打擊。

    社會主義行動的支持者為數稀少,在實地上則只是身為小資產階級的左膠「體驗抗爭生活」、泛民第三、四梯隊的政治培訓基地,並不如世界上的左派(例如歐洲反資本主義左派聯盟 EACL、革命共產主義者聯盟 LCR)般有實際主張或政治參予。該組織眾所周知只熱衷於一種行動,就是在所有社會議題上籌款然後「不作為」、務求包攬最多的收入。

    所謂社會主義行動,幾乎在任何場合,用盡任何立場謀求市民的捐款。2012年反國教運動期間,他們就曾經在集會場地外擺檔吸錢。後來有人向當時主辦運動的學民思潮查問有否進行募捐,對方立即劃清界線,並表明兩者並無任何合作關係。一年後,他們又在撐香港電視發牌的大型集會上擺攤,以爭取「開放天空」為由向市民募捐。2014年初,他們又以「支持以巴和平」為名,在街頭進行募捐。 - 社會主義行動又抽水行乞 學民劃清界線

    「出賣香港」- 延申泛民的投降失敗主義者路線

    近幾年冒起的香港左膠,一直提出「和平理性包容」的口號,包容新移民、包容自由行、包容殖民主派、包容水貨客、包容殘體字、包容中港劣質文化融合、甚至包容自己炒賣 iPhone 6,背後的想法是「It's All About Determination」、「我愛中國,唔好激嬲共產黨」、「多元城市點解唔可以包容XXXX?」、「香港人太有優越感!」,但求在中共港共殖民的環境中,助桀為虐、消滅香港人。

    泛民悼念六四只是行禮如儀,卻從未想過連繫中國的民主鬥爭,不少年輕人對推翻中共感到無力。現在,社會主義行動論斷「割裂中港兩地的民主鬥爭,香港一城豈可推翻一國的獨裁者?」,在港人尚且無法獨善其身的現實情況,妄圖兼善天下,繼續泛民三十年來「建設民主中國」毫無寸進的失敗主義舊路。

    熱血公民以「念力抗共」為綱,在短短兩年來創建多個媒體平台,為本地思潮、文化建國略盡綿力,卻被社會主義行動評擊為「重走泛民的犬儒路線,幻想香港獨善其身」。普羅市民對此自有公論。

    一場波瀾壯闊的雨傘革命,為所有組織和政團帶來前所未有的考驗。泛民政客曝露了妥協畏縮的真面目,因此被徹底邊緣化。社會主義行義貫徹始終,不斷籌款,同時自己卻未見得有甚麼參與。遠的「支持以巴和平」不說,「全港大罷課」這個用了好幾年的口號,也從未落實行動過,只享受做「籌款派」去拿取市民的真金白銀。

    對於所有衝擊行動,熱血公民向來貫徹「敢做何須認」的立場,這種「成功不必在我」的取態,不知道可以收割甚麼利益?

    籌款組織 死而不僵

    在近年全球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下,傳統政黨失去群眾信任,造成巨大的政治真空。在欠缺真正激進政黨的狀態下,這真空被不同類型的左膠組織暫時性填補,但這些組織都很快令支持者失望,在政治舞台上曇花一現。社會主義行動就是香港的一例。智力正常者,必須向其代表的泛籌款、不抗爭、偽左翼、真投降主張反擊,為建立香港本土優先的正常社會生態而奮鬥,避免民主運動再走迂迴的道路。

    社會主義行動費盡心思攻擊熱血公民,卻從不解釋何謂法西斯、誰是左膠,只靠社運圈以至佔領現場的瘋狂耳語工程,大肆抹黑。相反,社義行動雖然表面上只是小團體,背後卻有各大黨的資源和影響力,堅定站在支持殖民主派的立場上,公開阻止民主運動的替代綱領,倡議以「不作為」去扮鬥爭,從而不設想如何可以動員群眾,打破佔領已經失敗的困局。

    社會主義行動又一次指出,「只有將鬥爭蔓延至中國,清晰以推翻中共為目標,才可贏得真正的民主變革」。未來的民主運動,務必要切割這種失敗主義者的負累,不僅要提出真普選的訴求,更要不惜犠牲組織的存續,連繫香港文化建國、自治自立,香港才會有未來。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