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反對出櫃 追劇卻祝福「田牧戀」 男同志:好費解


  • 近日ViuTV熱播的同性愛情喜劇《大叔的愛》,改編自日本同名電視劇,是鮮有以同性戀為題的劇集。劇集由人氣男子組合Mirror成員呂爵安(Edan)和盧瀚霆(Anson Lo)主演,開播至今好評如潮,今日(16日)劇集大結局,成為全城熱話。
    劇中飾演田一雄的呂爵安,與飾演凌少牧的盧瀚霆,發生一段同性辦公室戀情,當公開出櫃時,獲得同事及好友一致支持,二人的浪漫互動更令觀眾看得非常投入,但現實中同志又是否如此容易公開自己的性取向?
    《香港01》訪問了兩名各自擁有伴侶的同志,分享了他們對於職場上出櫃的意見。有人坦言壓力來自父母,但發覺父母追看《大叔的愛》時卻祝福「田牧戀」,大感費解;亦有人因伴侶的工作環境風氣保守,因擔心招惹欺凌而決定發展地下情。有關注性小眾權益的組織認為,即使劇集熱播,短期內對同志平權的正面影響不大,但認為劇集是一個契機,讓觀眾反思現實中性小眾的待遇是否平等。

    人氣偶像效應下,令劇集《大叔的愛》順利「入屋」,更成了男女老少近日熱論的話題。劇中不少同性伴侶談戀愛的場景,拍得自然甜蜜,即使多名角色接連「出櫃」,觀眾也十分受落,但現實生活中,同性戀者又是否能像劇中的角色般,輕易公開自己性取向,甚至與同性伴侶的關係?

    藝術從業員Dan(化名)是一名同性戀者,他慶幸自己的工作環境相對地開放,同性戀者、跨性別人士都不會介意透露自己的性取向,上司亦十分開明,不會對他們的私生活有任何干預或評論。他透露在自己的工作環境中亦有同性伴侶,但他們都會公私分明,工作期間不會有太多親密行為。近日《大叔的愛》熱播,Dan認為是一套不真實的劇集,他形容劇中的辦公室戀情過於高調,現實中不論是同性或是異性,高調公開辦公室戀情都容易招惹是非,因此認為劇中的辦公室戀情並不常見。

    嘆劇集只帶來娛樂效果 平權價值觀「未入屋」
    Dan坦言,自己和同性伴侶的最大壓力來源並非來自職場,而是來自家庭。他形容父母是「恐同」一族,每當提及他的性取向時,態度保守,明言反對他與同性交往。可是,他發現父母也有追看《大叔的愛》,看得高興之餘更沒有一絲批評,甚至祝賀「阿田」和「阿牧」的戀情,「但佢哋又會反對我嘅選擇,令人好費解」,故他相信劇集只是為觀眾帶來娛樂效果,並未有把平權的價值觀「帶入屋」。

    Dan表示,不會對一套商業劇集放上太多期望,畢竟娛樂效果與真實狀況難以完全取得平衡。但Dan認為,電視與串流媒體不同,前者是一個可以讓更多觀眾單向接收資訊的平台,影響力更大,對於《大叔的愛》能夠在香港創造一股熱潮,令大眾由抗拒同性戀,轉為開始接受並熱烈討論,他認為也是值得慶賀的事。

    另一名同性戀者Terry從事保險行業,他形容自己的工作地方是典型辦公室環境,公開戀情的壓力頗大,故他同樣表示,不論同性或異性伴侶,都不傾向於辦公室高調談戀愛,即使同事知道他們的感情關係,也希望能夠做到「公私分明」,以免出現利益衝突。

    男友任職教育界 風氣保守 憂出櫃招欺凌
    被問到對於劇中同性戀情的看法,Terry以自己男友作為例子,說明劇情是如何荒謬和「離地」。Terry的男友為中學助教,工作環境對同性戀相對保守,他指,若然一名教育工作者公開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很大機會會影響升遷機會,甚至被家長投訴,更有可能被迫離職。因此他的男友與很多同性戀者一樣,選擇完全抑壓自己的性取向,即使被學生問起,都要「扮正常」指自己是異性戀者,以免受到批評。Terry強調,男友的工作環境令他很不愉快,害怕有一天自己的「秘密」會被公開而招惹欺凌,因此男友對於《大叔的愛》浪漫開放的劇情,只會抱以一笑置之的態度。

    一直致力推動平權的女角平權協作組主席Joe 認為,即使劇集熱播,短期內對同志平權的正面影響不大,一些對LGBT(不同性傾向及跨性別人士)友善的福利及政策,甚至反歧視法例,絕不會因為一套劇集受歡迎而突然出現。她認為大眾的價值觀難以於一時三刻改變,故LGBT群體的生活也不會因為劇集而起了變化,她形容香港的實際環境不算開明,不利同志或性小眾「出櫃」,他們公開表達自己情感時,內心往往仍有着很多顧慮。

    性小眾平權組織:盼劇集能令觀眾反思同志現實待遇
    但Joe認為,《大叔的愛》能令觀眾對LGBT的認識起正面作用,「至少令大家開始接受,呢啲係十分自然嘅戀愛行為」。Joe認為,雖然觀眾很大部分只是以娛樂角度和「追星」心態觀看該劇集,而且大部分劇情都是被浪漫化的戲劇效果,但當中也有與現實相似之處,例如劇中「阿牧」一開始經常隱藏對同性感興趣的情感,與現實中同性戀者的想法相近,「因為害怕人哋對自己嘅看法,唔願意透露自己嘅性取向,即使遇上心儀對象,追求時都會掙扎,唔想喺職場或其他公開場合表露自己嘅情感」。

    促機構管理層帶頭推行LGBT友善措施
    Joe認為《大叔的愛》能夠「入屋」,是一個良好的契機,讓觀眾「醒一醒」,反思香港的實際環境為何未能令性小眾如劇中表現得開放自然,LGBT人士的日常待遇又是否平等問題,她期望有一天大眾想法可以改變,尊重每個人的性傾向,令LGBT人士的身份能被認同。Joe亦建議,若然一些機構管理層願意表態包容性小眾,或推行一些對LGBT友善的措施,例如表明一些員工福利保障涵蓋同性伴侶等,均能減少他們在工作環境的壓力。

    本港社會普遍對性小眾權益的認識仍處於起步階段,因此職場上很多性小眾,未能享有與異性戀人士一樣的權利。近年開始有外資企業願意表明支持LGBT群體,包括宣佈一系列適用於性小眾及同性家庭的員工福利,更有些公開支持性小眾平權運動,包括滙豐銀行。2016年,滙豐銀行曾於總行廣場擺放了一對彩虹獅子,表達對不同性向及跨性別人士的支持,當時曾遭受「反同人士」聯署,要求收起彩虹獅子,形容它破壞傳統家庭價值,但滙豐並未有理會。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