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時代革命》獲特別放映,以及為該片上映不為人知的特別安排


  • 為何《時代革命》獲特別放映,以及為該片上映不為人知的特別安排

    一大早醒來看到這個消息瞬間清醒,《十年》、《幻愛》香港導演周冠威的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 入選本屆坎城影展特別放映單元,主辦方高度保密至最後一刻才宣布,此舉為必要保護措施,除了為該片的世界首映之外,也安排於三部中國影片公開放映完畢後對外公開,幾乎可以說是坎城近年來最大膽的舉動,且後續影響難以預估。
    ⠀⠀⠀⠀⠀
    「Well, once there was only dark. If you ask me, the light's winning.」
    ⠀⠀⠀⠀⠀
    坎城今年放映片單所關注的議題是遍地開花,包括南非面臨的危機、氣候變遷、多元與平等,卻都不如香港現狀般敏感。外媒的砲火攻勢猛烈,The Hollywood Reporter 形容他們投下了一顆震撼彈,Variety 則認為是一場外交豪賭。據說周三時,大會 email 告知國際媒體將臨時加入一部記錄片驚喜場(surprise documentary),稍早也有一小群約莫十位的電影記者受邀參與一場秘密放映,但並未事先行透露其他資訊,也是直到此刻,多數人才知道有這部《時代革命》紀錄片的存在。
    ⠀⠀⠀⠀⠀
    立場新聞整理,《時代革命》這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紀錄片以 1986 年中英就香港問題達成共識為開端,及後詳述 2019 年的反修例運動。電影捕捉七組人物反抗中國政權的故事,這七組人既有前線亦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簡稱,香港民主派的常用術語,後來成為泛民主派的核心價值)。抗爭過程自 2019 年六月中開始,提及諸多重要事件,如佔領立法會、7・21、一所大學的警民衝突,在這所大學,周冠威睡了三天兩夜,最後以去年的香港國安法實施作結。據說這七組人包括一名 73 歲的「守護孩子行動」務農成員、一名以直播著名的女性網路記者,一組提供抗爭一手情報及協調「家長車」的網民,一名高中義務急救員,一組大學生,一名年輕「勇武派」抗爭者,以及一名帶領二十人小隊的前線抗爭者,後者最後逃到台灣。
    ⠀⠀⠀⠀⠀⠀⠀⠀⠀⠀
    「過去五十年來,香港人持續為自由民主奮鬥,尚未成功,在 2019 年,中國的引渡條例開啟了潘朵拉的盒子,將香港變為對抗中國極權統治的戰場。」
    ⠀⠀⠀⠀⠀
    導演強調,《時代革命》是為了講出這場抗爭行動的真實故事而生,從宏觀的歷史背景以及前線的個體經驗切入。香港 01 寫道,周冠威兩年來一直秘密製作紀錄片,理大事件的三天兩夜期間受水炮車的藍色水劑擊中,至少被一枚橡膠子彈擊中頭盔;之後剪輯期間曾數次痛哭至無法工作,數度夢見被警方追捕。今年春天向坎城寄出紀錄片初版,得知有特別放映的機會,六月底才將最終修訂版寄至坎城,期間將未剪輯的片段,送到其他地區存放。為保護出現在片中的人們與相關人士,絕大多數都採用化名,製片是「Dear Bros」,片尾的製作名單則為「By Hongkongers」,周冠威更進一步表達自己的感謝:
    ⠀⠀⠀⠀⠀
    「我想要對坎城至上最深的感激之情,能夠在這裡,在坎城,迎來《時代革命》的世界首映 —— 一部關於香港人奮鬥歷程的電影,並受到不小的關注,是我們莫大的榮耀。香港這一走路來失去的一切超乎任何人想像,這個好消息會是所有活在恐懼之中的香港人的安慰。同時也顯示,世界各處所有為正義與自由奮鬥的人都與香港同在,而且香港人會繼續堅持下去。」
    ⠀⠀⠀⠀⠀
    The Hollywood Reporter 指出,其實坎城影展這一路來面對不少各國的政治糾紛,伊朗導演 Jafar Panahi、俄國導演 Kirill Serebrennikov,都在其電影放映時身陷囹圄,無法到場參與。然而,香港卻在過去兩年來贏得不少盟友,因為北京政府運用自身影響力,壓迫所有支持香港民主抗爭的企業或名人,導致許多人不滿。2019 年,NBA 在中國禁播,只因火箭隊的總經理 Daryl Morey 發了一則、七個字的 Twitter 支持香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再者,同年八月,迪士尼真人電影《花木蘭》的女主角劉亦菲引發全球性抵制,因為她公開聲援香港警察鎮壓抗議人士的暴力行為。但是,重點在迪士尼的態度,他們在美國支持所有社會運動,包括 Black Lives Matter 等等,卻對香港的民主議題保持緘默,許多分析解釋,這個娛樂帝國不會任由自己的上海迪士尼樂園這隻金雞母遭受任何危機。諸如此類的大事件,外媒順時一一點明,鉅細靡遺列出了金馬獎風波,發生沒多久的香港蘋果日報,以及香港電影審查條例。
    ⠀⠀⠀⠀⠀
    當然,坎城影展主辦單位還未發布相關解釋,但 Variety 猜測,會做出這麼大膽的行為,極有可能肇因於高層 Thierry Fremaux 與 Christian Jeune 曾在抗爭期間前往香港,親自走過了遍地磚瓦的街道,他們也是這場關乎電影的戰爭的痛苦見證者。

    https://www.facebook.com/letmesingyouawaltz/photos/a.987155341336563/4403231493062247/?type=3&source=48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