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的Provident是真台灣人嗎?


  •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https://2047.name/p/148353

    可以理解。但是盡量別那麽極端。

    因爲現在中國的輿論環境越來越糟糕,粉紅越來越多且占據主流。屠美滅日核平台灣抵制日貨的越來越多,很多社交平臺,無論是微博,微信,知乎,嗶哩嗶哩都愈來愈極端了,特別是微博,以前自由派公知忒多的平臺,後來都被戰狼粉紅占據,連中間派溫和派都會被逼成反則,而反則在這種情況下,只有變成支黑了。

    有兩個重要的事件:一個是香港反送中抗議;一個是武漢肺炎。香港反送中有那麽多粉紅在網上出口不遜,滿嘴噴糞,罵香港人港獨,廢青,暴徒,港警無差別打壓港人,手段極其殘忍;親中人士開膛破肚,刺傷港人沒人管。還不如説之後的國安法。香港人當然有部分人願意獨立了,要不然爲何“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成爲顯學。

    武漢肺炎就不説了,之前不會人傳人,李文亮,陳秋實,方斌,徐章潤,張展等人都被抓,還有很多人的求助信都被審查,刪掉,很多人的賬號都被封,然後本來很多人認爲這些人成爲緩則,但是一旦疫情好轉后就喪事喜辦,復工復產不戴口罩,之前口罩短缺醫護人員都感染了,之後爲何好轉那麽快呢?還有就是試劑檢測成功率也很低,很多人都是無症狀感染者,測了幾次才測試出來。

    結果黨國真的能吧喪事變成喜事,方方也被批鬥,聲援方方的人也被當成方孝子對待。很多公職自由派完全汙名化了。美國、台灣、歐洲也經常被嘲笑,批判和辱駡。直至現在新疆棉花事件過後,民族主義一發不可收拾,連回形針、大象公會和科學松鼠會都被封號禁言,連軍訓都有舉報的現象,而且現在微博戾氣越來越大,政治狂熱愈發不可收拾,只要一出問題就怪美國和日本,游戲,戲劇,電壓和書籍,歌曲都辱華,啥都辱華,反智的謠言陰謀論假消息越來越多,看了現在是的輿論誰不會生氣?對吧。其實我覺得看了那些言論生氣成支黑的人,有的時候是恨鐵不成鋼,對國人過於痛心疾首,對國人的現狀過於關切,以至於現在輿論環境一落千丈后,憤怒如火山爆發,就成了支黑。其實也是對國人的一個關注吧,就和魯迅一樣,如果真的不相信國人死活的話,那也不會變成支黑,那就是嵗靜。

    就好像品蔥上的一個人,名叫blueballof。她以前在品蔥上是什麽身份?是典型白左,女權,在品蔥人看來是白左聖母,翻開她以前的言論,都是批評品蔥的人幸災樂禍的,都是罵支黑、姨粉和港臺本土派對普通中國人喪失同理心和同情心,并説他們和粉紅差不多。她以前很反感中國人活該,支那人沒一個無辜的,索多瑪沒一個義人這些支黑逆向民族主義論調,批判這些最狠的就是這個用戶。

    但是現在,你看,她也成了一個比較極端的支黑。在巴基斯坦公交車爆炸過後,她就説了一句話:“看了微博上的反应,让我立刻对这丧生的中国公民失去了同情心,一切发生在中国人身上的不幸都是活该”。

    沒錯,這真的是她發的。她以前還反對講微博等社交論壇上的粉紅和受害的普通中國人相提并論,反對中國人都是活該這個言論。現在就成了支持者,也許是社交論壇上的人太反智太蠢了,當然也有可有可能是因爲受品蔥的同化。

    其實很多人生氣是正常的,沒人會一直理性下去。但是,微博上的言論是很極端的粉紅,但是你跟你的現實生活聯係起來,現實生活的極端的、這也抵制那也抵制,這也辱華那也辱華,什麽都是敏感點的粉紅真的有那麽多嗎?雖然我明白中國人反智的人,愚蠢的人的卻很多,的卻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但是很多人都是007,一直都在加班和忙碌啊,一直都在思考房價和物價,生育問題,有幾個人天天關注香港、臺海局勢的?

    關注這些局勢的很多是年輕人。年輕人當然很多是粉紅。但是現在對年輕人的洗腦越來越厲害,從六歲開始就洗了,到22嵗大學畢業了洗腦就更變本加厲,考研政治,青年大學習,學習强國,還有高中政治,習近平概論,習思想論述,習近平論治國理政。哪怕是剛脫離這些教育的人,下一關就有那年那兔,嗶哩嗶哩上的洋五毛,野生國師,the grayzone,Navina Heyden(還碰瓷西方的言論自由,起訴媒體,果然川普和她是一路貨色,川普也經常起訴媒體,社交網站,碰瓷西方言論自由,還親中國過,只是最後才反共起來,還有那麽多品蔥人舔),造謠和煽動能力極强的自媒體,一些極具迷惑性的外國人和理中客粉紅,到處都是無孔不入的宣傳,而且獨立記者和調查媒體都消失了,公知自由派改良派還有反思文革的人都集體噤聲,自媒體很多還是官媒控制的,不敢針砭時弊,只敢罵美國了,而且黨國將二次元這些外國元素和自己的私貨相結合,哪怕是緩則都有可能會被迷惑,更不用説不諳世事的年輕人了。

    還不用說網上到處都是網軍。一些是水軍,一些是志願軍的。詹姆斯敦基金會專門有關於這些的報道。所以網上極端粉紅的聲音絕對被放大了,而且是畸形的大。雖然我承認,緩則在中國的確實少數,反智主義和愚民的卻不少,但實際極端的粉紅聲音的卻放大,擴大,實際上很多人有時粉紅有時反則,也有不少人瞭解這個體制怎麽糟糕反人類的。

    而且呢很多時候不控評整改還有刪帖禁言就沒那麽多粉紅,豆瓣、網易反賊也不少的,但是就是控評+刪帖+封號禁言+網路審查+墻就有那麽多粉紅極端派的言論。十幾年前你去看看有幾個粉紅?以前很多都是公知自由派,粉紅(那時還沒有這個稱呼)只出現在天涯,軍事論壇的。

    至於中國爲何加速,不完全是中華文化的因素,雖然中華文化的卻很專制獨裁保守有等級制度 批判有必要,但是也有其他因素,多看一下外網,看一下西方學者和智庫網站對中國威權主義和極權主義產生原因和特徵的分析,就能瞭解很多。

    至於因爲微博上的粉紅而對公交車的爆炸慘案的受害者失去同理心,幸災樂禍,更不必要。況且那位用戶也嘲笑這種行爲,墮入這種行爲的深淵真是讓人遺憾。


  • 以此人对大陆的熟悉程度来说,优先猜测大陆人冒充的。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