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管理员同情香港警察,一个小小的警察有什么罪恶呢?


  • 在極權政體下,其實一個小小的警察有什麼罪惡呢,他只不過奉命行事罷了。真正的罪犯並不一定是這頭鷹犬,而是他身後的邪惡軸心,和他們的既得利益集團。

    如果這些鷹犬表現的不夠暴烈,不夠「噁心」,它們的命運會比平民更為悲慘。那是一群只是在想方法保全自己卑微性命的人,不應該把獨裁專制的鍋甩在他們身上。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