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独立”思想的由来


  • 现在流行的“姨学”似乎是最鼓吹各省独立的,要建立这个国那个国的。其实早在姨学之前,我也有过类似的想法,但我不是专门针对中国,我是觉得任何地方,都应该有权利脱离更上一级的国家而进行独立。这个包括苏格兰的独立运动(当然我记得英国是可以承认苏格兰独立的,如果公投通过的话),加泰罗尼亚的独立(似乎西班牙政府完全不能接受加独立),甚至包括德州、加州(虽然这两个州似乎并没有独立的氛围)
    我曾经也是大一统思想的拥趸。没来由的就是觉得大一统便是好。这个思想应该是来自共产党的宣传,但共产党这个思想恐怕不是来自共产党内部:因为共产主义其实是要打破国家的概念的。(所以说中共是伪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修正主义。)确实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似乎很喜欢讲统一,虽然中间有分裂过好几次。但我发现一个现象(恐怕绝大多数人也意识到了),中国的社会思想文化最璀璨的时候,恰恰是分裂的时候。比如战果时期,那出现多少伟大的思想家啊。(可能春秋时期也不少?)比如三国时期(我有点怀疑自己,拿三国举例是否合适,三国好像出现最多的牛人是军事家)大一统时期,很可能会“万马齐喑”(但我不知道宋朝会怎样,宋朝毕竟对文人比较宽松)所以我觉得分裂有什么不好吗?
    分裂最大的不好是战乱。可是为什么有战乱呢,还不是因为各家都想一统。如果一统的思想没了,一统的行动也没了,那么还会有战乱吗?所以这二者其实是谁为因谁为果的关系。你不能简单的说分裂是战乱的因。相反,一统思想倒很有可能是战乱的果。
    独立是可以独立的,但应该同时保持某种程度的开放。我笃信开放社会,笃信开放社会能够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福利。只有开放,资源才能最大程度的流动,才能得到最好的配置。
    所以关于台湾的问题,我也就慢慢的想开了。话说我小时候(至少在上大学前)和绝大多数粉红一样,也是希望台湾能统一进来的。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我觉得台湾即便不进入中国的版图,它的民众也是我的同胞,不管台湾人是不是视我为同胞,这一点都不重要。)小时候,我以为领土不可残缺,可是当我接触了更多的知识,更多的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发现,为什么一个国家的领土要“不可残缺”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领土越大越好啊?你去判断一个国家的好坏的时候,你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标准呢?是领土大小吗?俄罗斯是领土最大的国家了,它好吗?它如果那么好,为什么没有看到人趋之若鹜呢?移民俄罗斯的人真的很少。(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但我的身边真没听说有谁移民俄罗斯的)不是领土。我们临行应该关心的是个人福祗。个人在一个社会所能发挥价值的空间与机会,个人所能享受的基本的福利待遇。当然我认为前者更重要。我认为只有我为社会创造了价值,社会才有理由给我福利。
    我没有去过台湾,我从文学作品,从影视作品中去感受台湾。我会觉得有某种“故乡”感。我想我应该会热爱台湾的罢。我希望台湾人能有更好的社会福祗。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