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种族主义—中共意识形态在文革破产后的救场药


  • 中共作为共产主义政党原来有鲜明的意识形态的;但是改开后,它放弃了原有的意识形态,改为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的爱国主义,用了40年。而近些年,民族主义转型成为了带有歧视和仇恨的种族主义。说民族主义是救场药,是因为它救不了命;而且通过鼓吹种族主义意识形态,中共又创造了新的政治问题和社会危机。

    1.先给意识形态排序:普世价值观>宗教>民族主义

    普世价值无需多言,这种价值观指导政治活动的目标,限制了政治活动的方法,比如倡导和平反对暴力,通过议会和法律手段,这种价值观和现代政治活动的原则是一致的。但显然,中共是没有的。

    但即使当代俄罗斯/土耳其的宗教主义,也比土共的民族主义有凝聚力,更安全。事实上,宗教对人身份的认同的主导,是中世纪就有,一直到今天没有消亡过;而民族主义则晚得多,副作用大也死得早,起源于拿破仑入侵普鲁士,前勃兴于一战,死于二战结束,在欧洲兴盛也不过30余年。

    以土耳其的“金羊毛”希腊裔族群为例。很多中国人嘲笑土耳其倡导宗教的意识形态,其实这种意识形态很稳健,宗教神权的诠释能力很强无法验证,即使遭遇危机,也无需面对现实答辩;即使其国民不属同一个族裔,当局倡导的意识形态也不会遇到挑战。一个德国人类学者曾经因为考古,发现欧洲上古时期金羊毛传说的希腊人后裔在土耳其。此学者被土当局扣押后驱逐出境,以后也无法入境土耳其。他的学说随后被学界证实,但并没有威胁土耳其的国内团结,因为土耳其以伊斯兰教作为主导的意识形态,而伊斯兰教的教义是不区分族裔的。甚至今天那些希腊人的后裔,也会首先认为自己是土耳其穆斯林,而不是希腊民族。

    俄罗斯经历了车臣战争和解体后的动荡和道德危机后,俄寡头別列佐夫斯基为普京开出了东正教的药方。这个药方选择淡化了俄罗斯人作为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的矛盾,回归传统道德,以此团结俄罗斯信仰东正教的各民族,是比俄罗斯民族主义高明的办法。甚至于说,即使不信仰东正教,哪怕只是对东正教文化和俄语有兴趣,对东正教教义所倡导的价值尊重,即使不是俄罗斯人,也可以被俄罗斯团结。这点是宗教主义对民族主义的优势。

    2.民族主义到种族主义

    中共选择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是被迫的,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危机转型:一方面只有放弃毛倡导的公平公正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才能发动改革,打破经济增长停滞的僵局;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共产主义反对宗教,导致中共不得不放弃所有的宗教主义。甚至由于毛泽东曾经发动倒孔运动,中共背上了除反宗教之外的第二重历史包袱:即使红二代内部有人提议,中共依旧不敢启用儒家思想。这点,对于中共的港台统战,是自掘坟墓+授人以柄,因为它做实了中共抛弃民族传统价值观和文化,使两岸三地的华人形成了两个文化,两个民族。而中国大陆作为民族国家,其两岸统一的政治目标也失去了法理依据。

    进一步,中共把自己绑上了民族主义的战车,不得不以此为依据反击各种人。但很可惜,民族主义不仅不好用,而且副作用很大。每当中共对国内使用民族主义,不得不降民族主义为种族主义,煽动不同族裔的仇恨,抹黑少数民族,扩大汉人和少数族裔的矛盾和分歧;对于外国人,中共把欠发达国家国民的人设塑造为人穷、智商低、种族低劣;发达国家国民的形象则被中共塑造为见识短、坏心肠、玩弄中国女人,这种做法甚至间接伤害了中国女性。由于中共频繁遇到问题,它就不得不把民族主义蜕化为种族主义,以仇恨教育洗脑民众,离间民众,转移民众对中共治理失策的愤怒和注意力。代价就是中共不断制造敌人,孤立自己。甚至在少数民族边疆区,中共已亲手破坏了自己的政治安全,不得不花大钱高压维稳,造成边疆区经济崩溃,边疆政府赤字。

    至于港人和台湾人,中共甚至找不出民族主义口实,只能以谋求独立欺骗大陆民众;而大陆民众一旦有了港台朋友,这种政治谎言分分钟被戳穿,中共政治信誉扫地。

    3.现代意义上的民族

    现代的民族不是政治概念,而是文化概念;而民族的文化则来自语言和语言承载的史诗歌剧经书。但无论倡导普世价值的发达国家,还是倡导宗教主义的国家,都不强调民族主义。当代德国和俄国,对此有切肤之痛。

    民族和人类亚种(现代人类全部来自同一个人类亚种)是不同概念;即使有关,也不是相貌肤色,更多的信息是人群过敏源和易患病这种基因特性。不同民族的生理特征主要是在适应当地环境中发展出来,不同民族的文化和语言也是在适应当地的生产和生活中发展出来的,这和优秀与否毫无关系。而一个族群对当代人类的物质精神贡献大小,反而和这个族群的政治制度是否民主,法制是否完善,有很大关系。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