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牆國近半年於國際間水深火熱,一眾蔥油都開始討論牆共牆國政權更迭結局和探討可行模式。
    香港模式、台灣模式及西德模式為最多蔥油提及。
    香港模式其實就是主權託管,過去大部分香港人的公民意識薄弱,貪污成風,普遍低下階層衛生環境亦差,即使工業生產及商業轉口已上軌道,仍有很多隱藏的營商及生活成本例如賄賂不同的政府部門以更快得到服務。
    香港成功主要靠英國移植了完善嚴謹而獨立的法律系統,敢言傳媒監督揭露,再配合不屬於任何派系的反貪機構廉政公署,三者配合之下,公務員及傳統華人走後門的風氣得以慢慢改善,亦隨著新一代香港出生華人接受普及教育,慢慢進入香港政府官僚體系,法治水平大為提升,形成香港公民社會基礎。
    當時很多中小學生已在學校參與班會班長選舉,年紀小小已體會民主民意投票的重要。隨著英治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落實立法會直選,理論上除港督為英國政府委任外,香港幾乎成為整個世界上華人最先享有真正民主選舉的地方,而1997年主權移交前夕,香港亦成為亞洲及世界金融商業重要城市,經濟成就達歷史顛峰。
    如今回應牆共倒下,香港人或牆內華人是否願意暫時放棄自身管治水平一塌糊塗的黨政吹牛系統,將香港主權委託予法治經驗豐富完善,政治決策及管治水平高的英國人?待香港法治、社會、教育及人權自由重回正軌後,再舉行公投歸屬?
    另一個可探討的模式為西德模式(佔領區或維和區),爭議更多,容後再敘。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