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篇白話文《狂人日記》精選


    • 我不見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見了,精神分外爽快。纔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發昏;然而須十分小心。不然,那趙家的狗,何以看我兩眼呢?

    • 晚上總是睡不着。凡事須得研究,纔會明白。

    • 他們——也有給知縣打枷過的,也有給紳士掌過嘴的,也有衙役佔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債主逼死的;他們那時候的臉色,全沒有昨天這麼怕,也沒有這麼兇。

    • 凡事總須研究,纔會明白。古來時常喫人,我也還記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葉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纔從字縫裏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喫人」!

    • 喫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喫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喫了,可仍然是喫人的人的兄弟!

    •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趙家的狗又叫起來了。

    • 獅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 「從來如此,便對麼?」

    • 自己想喫人,又怕被別人喫了,都用着疑心極深的眼光,面面相覷。……

    • 有了四千年喫人履歷的我,當初雖然不知道,現在明白,難見真的人!

    • 救救孩子……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