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的发育远没有福尔摩沙成熟


  • 首先我认为绝大多数台湾人和香港人都是能够互相体谅双方的不易,是识大局识大体的,不要被几个零星的匪谍和社会鲁蛇带风向挑拨港台关系,连台湾有韩粉这种底层鲁蛇,香港肯定也有,还有,凡是中文媒体,包括海外的,什么VOA BBC中文,早就被渗透了,德国之声也不例外,他们的文章不是不可以看,但也要留心

    第二必须承认香港民族的发育远没有福尔摩沙成熟,很多所谓抗争的人都是大脑没升级的费拉泛民,记住只有具备民族主义和坚定反华意识的香港本土派才是台湾真正的朋友,以我们的经验观察,所有残存有中华认同的人最后都会被统战,即使他们不自知,也很容易受到外围白区党引诱下无意间变成支那人的帮凶,我看到19年有香港人在大学里升满地红旗的时候,就知道这种敌我意识模糊的果粉和民小必须要被台湾人警惕,还有某香港流亡者碰瓷台湾和香港都是华人,所以台湾人要帮助他,他妈的谁和你是华人?恶不恶心?台湾人帮香港人是基于人类与人类之间同物种的恻隐之心,跟什么民族、华人有什么关系?你觉得如果放任这种人入了籍他会成为福尔摩沙共同体的一员吗?他对构建福尔摩沙全球反华堡垒的事业能有什么贡献吗?我敢说,只要国民党还留下一个声称“反共”的党员,这种人就会产生“同胞之情”的虚假希望,他给国民党投票的可能性就始终大于台派政党,更别说还有民众党这种游离蓝绿之间却又声称“两岸一家亲”的岁静(绥靖)货色

    总之吧,台湾本来不欠香港的,非要说欠那也是英国人一时糊涂把香港卖出去了(当然我认为英国政府已经在当时条件下做的足够多了)台湾人没有绝对义务去帮香港人,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给你留学完成学业获得技能和进入社会的工具已经足够友善了,民小还想什么?不感激就算了,还反咬一口去攻击帮助你的人,可以说升米恩斗米仇的洼地特色,支性十足了

    民小想避难请去英国,英国更容易帮他们脱支,留在一个“同文同种”目前还残存有大量国民党殖民文化建筑和出版物的地方对这些本质爱支的蠢货精神脱支洗心革面大脑升级提高阶级地位非常不利,英国离支那也远,更没有对支那的国防压力,去英国,对这种人,对台湾人都好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