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be4.herokuapp.com/topic/719/be4回忆录
    BE4回忆录

    我是BE4,一个活跃于西元2019-2021年的数字匿名者,自认为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作出过一点微小的贡献。我从来不是一个键盘政治家,但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数字活动家,也是某网络同人小说的大魔头原型。

    这篇回忆录记录了BE4及其一系列公开的相关ID背后的这个数字身份(以下简称「我」)的的主要活动和贡献,以此分享我的活动动机、理念、方法和经验,夹杂一些对中国民主化未来的看法,供有心人参考。

    与此同时,本文也是BE4这个数字身份的墓志铭。我已经超额完成了最初来到公共空间的使命,而留下了太多足迹,现在是时候彻底离开以便让这个数字身份背后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成为一桩永久悬案了。
    为什么叫BE4

    BE4是一个蓄意随机剽窃来的ID,剽窃对象是品葱用户AD2(这种行为其实不太礼貌)。大概的由来是我先在新品葱注册了叫AD3的一次性马甲向站长小二提尖锐的站务意见,可因为他太笨无法理解便又注册了BE4(签名:某人临时小号)这个二号马甲与之进一步沟通,结果这个ID就一直用到现在。在十六进制里,AD3+111=BE4,这就是BE4的由来,意思就是AD3的下一个马甲,后来有人用CF5、DG6等「冒充」我。自己原创ID是会泄漏个人偏好的,给网警侦查真实身份提供线索,而靠随机序列发生器生成的ID又太相似,所以剽窃别人的原创ID是最彻底的避免被ID泄露个人偏好的方法。

    我的一系列ID都是随机剽窃来的或者代表某个专门的功能,比如,PonnyMa(马化腾的英文名误拼Pony Ma),KP2020(柯文哲传说中的2020总统大选用line号),台湾研究,产品经理,等等。我曾自称玩弄女下属的共青团中央新媒体五毛头子闫光宇,并向疑似五毛承认过自己是中华民国国军政战官李少校。我还用过无数别的大小号,那些与本文无关,也无可奉告。其实互联网上我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个人。

    为什么用小号海?主要是为了反社工,因为网警可以根据一个ID的历史发言对其画像,进而判断其身份信息,而每个兴趣点用一个单独的ID发言则可以隐藏这些信息。比如你的网络ID留言显示你既懂计算机,又爱聊棒球,又熟悉高雄的情况,还夹杂一点上海方言,说话很像男性,在东亚时区活动,那这个画像就足够让警察怀疑到你头上。警察再针对你重点监控的话很容易收集到证据证明你用了这个网络身份。而如果你上午下午晚上三个时段分别用不同的ID,聊计算机的ID绝不聊足球和高雄,同时避免用上海方言,以此类推,算下来你需要大概几十个小号,就可以避免被社工画像。我建议你每个小号取名都去剽窃一个不同的网友,避免这些小号之间被关联到同一个肉身。

    有人称我为小号海大师,我认为使用小号海是匿名网的基本人权,上面这些手段应该是无师自通的,甚至还曾经构想过一个叫小号海的匿名论坛,实在是不懂为什么很多人不用小号海,也不用Tor。

    也有人认为我其实是一个团队,对此我只有一句无可奉告,外加一句“人人都是BE4”。
    为什么站出来?

    2018年,墙外中文互联网发生了一系列爆破事件,旧品葱、旧膜乎、墙外楼等等网站被共匪关闭,墙内言论空间都已经管死了还要到墙外赶净杀绝,我感到非常气愤。

    我熟悉《罗伯特议事规则》,并通过《天安门》纪录片、封丛德的《六四日记》等资料对89学运有了较细的了解,尤其是吸收了学生领袖们的失败经验。另外,我对媒体行业的运作方式以及议程设置理论有所了解,还从编程随想的博客学到了使用Tor和双虚拟机等匿名上网技术。
    贡献1: 网络社区建设

    2019年初的中文互联网万马齐暗中,我偶然发现有人建立了新品葱(现已臭),并且创建人小二看上去还像个同志,于是决定出手相助。我在新品葱干的事在这里有详细介绍。简单来说,我们几个人当时志同道合,试图用民主的方式,在中共网军的持续干扰下建立一个有秩序有质量且安全的交流平台。这期间,新品葱的运作架构经历了3个不同阶段,我触发了从第一个初始架构向第二个架构的转变,主导了第三个架构的设计和建设,并担任了3个月的前台唯一admin,主要致力于制定习惯法初版设定规则以及培养后续接班人,这期间因声援反送中的关系新品葱的流量得到大幅提升。2019年10月,因创始人小二因与后台站长理念不合而退出的影响,早就打算退葱的我立刻也宣布退出,彼时社区正在酝酿第四个运行架构——议会制,尽管最后并未成功。其实当时因后台站长推崇极端种族主义的姨学,高水平用户已所剩无几。

    我帮助新品葱社区建立的架构在后人修修补补下运行至今。不过据观察,留下的那些人没有关注过我留下了渔——一系列研究网军舆论操纵策略的研究论文。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每个人参与社区的动机不同。只有我和小二、小钙等真的有建立网络民主社区的兴趣,而其他骨干要么是为流量、为感情寄托、为体验权力、为了关注度和虚荣心。绝大多数人来到社区仅仅是为发泄情绪、排解孤独,这一点从他们那些与现实生活中绝无交叉的奇怪用语和话题兴趣点就可以看出,在大部分人眼里,互联网社区仅仅是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与现实平行的网络游戏。这是中国特色网络文化。当然作为网络平台本来就是服务芸芸众生的,我并不志在为人民服务。

    事实上,我后来也与民运前辈王丹和对话中国的年轻人有过交流,如后面所说真心做事的人,真的是一点就通,完全不需费劲的。我的一些想法(宪政六问和民主运动产业化建议)很快就体现在他们随后做的事中,比如海外华人自治领和拉清单项目。

    不过,建设新品葱的经历让我看到了民主自由在中国年轻人中的实际支持度其实很低,中国民主化的路还很长。即便是所谓的反贼群体,口嗨的、表演的、凑热闹的占绝大多数。即便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愿意付出努力去了解民主或者为之行动的人也很少,愿意考虑长远的不过万中一二。我推荐那些有兴趣推进民主的行动派去找王丹或「对话中国智库」的朋友交流,我也骂过民运,但实际上找对人真的是事半功倍,和论坛上的那些键盘政治家玩纯粹是花时间找挫败感。事实上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在键政,我一直都是在玩真的,有目标也有行动。
    贡献2: 提出加速主义

    源自新品葱的「加速主义」并非学术上的加速主义,重名纯粹巧合。新品葱的加速主义最早是我用admin身份在某楼的回复中提出的,我并没有用「加速主义」这个词,而是提出了「加速脱勾」的具体纲领:1. 将小粉红和网评员的狂言翻译为英文,供西方世界认识中共本质,加速西方与中共脱勾。2. 模仿小粉红口吻举报胡锡进、阎光宇等极左意识形态前锋和那些真正的小粉红。「加速主义」是killthereddragon(斩红龙)在第二天开贴正式提出的。而「总加速师」这个称号则是约半年后在品葱出现的。一个思想火花点燃了集体智慧。加速只是面对极权的自保和反迫害技巧,真正的加速者一直是「总加速师」和「副加速师」们自己。

    在《港版国安法》颁布之后,我也发了一篇如何做两面人的文章,阐述类似的加速主义理念。其实我认为「加速主义」是搞权力斗争的常识,许多小粉红们举报他人的心态本身就是出于仗着公权力撑腰而寻求功利和泄愤。中共官方放纵极左嚣张,也是出于明知道政策有问题,也知道有人会出来反对,但就是要把对方当人肉刹车皮消耗掉 ,同时减速。真的只要反贼不当刹车皮,反而去顺着他的方向用力推,官方也不傻,知道收敛的,毕竟江山是赵家人自己的,又不是广大「加速主义者们」的。台湾的国民党也早就学会了,民进党议员提出修宪,坚决不拦着,最后他们还是得自己撤销,否则民进党抛个假议题赢两次。

    陈纯提出对加速主义的反对意见我看了,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其实我认为实事求是最好,人心的黑暗,我们照实描述就好,不要分台面上和台面下,好像学者写文章就一定要上得了台面,这种坑老实人的文化糟粕可以休矣。学者如果不好意思说实话,大可不发表意见,不会被当成傻子。

    我的理念是民主社会是靠一帮有手段也懂手段的刁民在权利制衡机制下建立起来的,中国传统的那套虚伪潜规则实在是只能培养老实人然后欺负老实人。我一直是「编程随想」的信徒,秉承授人以渔的理念,用圣母的心广撒刁民技能,强民弱赵。

    中共官方环球网后来对「加速主义」的回应以及左派团体对加速主义的表态是加速主义运动生效的认证。
    贡献3: 向海外民运建言

    从三小时的《天安门》纪录片、封丛德的《六四日记》可以看出,当时的学生领袖无论是知识储备还是心态都很不成熟,就是一些普通的年轻人。六四之后几十年,他们大多数还在重复天安门广场上同样的思路喊口号搞运动,直到有些人淡出。反观法轮功这些年发展得很有章法,据说部分法轮功成员接受过台湾军情局的训练。。。我也没少骂过民运,但是毕竟人无完人,毕竟他们那个年代的教育水平、时代局限、以及后来坐了那么多年牢,能力方面要求不可太苛则,但是观其行,还是能看出谁在真心做事。

    我写了一篇文章「海外民主运动产业化之初步构想」,并且和王丹及其身边的年轻人有些沟通,没想到他们把我的一些核心思路听进去了并且融入到自己的行动中。找对人事半功倍,真的是这样。像网络论坛中的那些惰性气体并不是他们智力有问题,而是人有问题,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贡献4: 建立NodeBE4的开源信息聚合项目

    这里就不多展开了,参考 https://nodebe4.github.io/ 和个人github帐号。

    我觉得不搞真启蒙的都是骗子。
    总结

    不要把上网当作键政、发泄情绪,只要是学以至用认真做点事,肯定是有效果的,真的是会有效果的,一定有作用的,不要急着看到回报,这是我最核心的经验。我和很多人都是受「编程随想」的博客影响才站出来的。我相信将来也会有人受到我的影响站出来。即便是被关闭了的「共识网」,也在关闭之后影响了我,那些写东西的和随手存档的人的付出并没有白白流失。

    另外,中国民主的路还很漫长,或许还要几代人,中共又不是傻子,天天喊中共即将崩溃、支爆的跟阿Q的精神胜利法有什么区别?学点中共太祖毛泽东提出的「实事求是」的精神,不要去学白左那套自己的感觉为大的理念。

    撤了,再见。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