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约炮熟女


  • https://www.mohu.rocks/article/5366

    最近很空虚,于是去约炮。看了看,怎么都是95后的?真糟糕,就算她们不嘲笑我,也散发着难以掩盖的支性。

    我翻了很久,一直到很晚,于是很困了。正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个熟女,大概四十路。我一看就觉得,她的头像充满了母性,一定是个谦虚的人。

    看到后,我突然不困了,立马和她约在酒店见面了。

    “叫我thphd吧。”她慈祥地微笑着,“如果觉得很难发音,也可以叫我rebecca。”

    啊!这第一句话,我就被她融化了。真的好美,好温柔。

    脱光衣服的她全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体香。我们一起泡在浴缸里洗澡,她趴在我的怀里,在我耳边轻轻诉说着自己有多么空虚寂寞。我才了解,女人竟然会对性如此的渴望,不由地开始怜悯她:“对不起,这是我的第一次,我不知道应该怎么…”

    她害羞地笑着:“没事的,孩子。”听到这么称呼,我彻底丧失了理智,只剩下一点记忆,那就是,这么一个柔弱的中年妇女,我要温柔地待她,不能粗暴地进入她里面。

    我一边温柔地把舌头和她的交织在一起,一边抚摸着她的全身,她的舌头真的好香。她看上去非常的敏感,一开始就不断发出细微的呻吟声。我又亲吻着她的脖子,并不断地往下,直到吮吸住她的乳头。她兴奋起来了,娇喘声越来越大。“啊…亲爱的,还是先洗完再说吧。”

    我把她抱到床上,洗完澡的她身上更香了。我继续吻着她,她则帮我找到她的下体,让我缓慢地插进去。“好棒…”一开始她就情不自禁地说。果然她不是处女,就像个前辈一样指导我。“这次先让我在你上面吧。”于是我平躺着,她抱着我的头,双目对视,不断在我身上前后摆动。她的乳房紧紧地贴着我的胸膛摩擦着,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们下体摩擦得越来越快,我第一次也不会控制,只能任由自己达到高潮。然而,在我即将射精的临界点,她突然爬起来,用阴道堵住了我的嘴:

    “看我把我的智商全部射在你里面!”

    我:“???”

    她潮吹了,我毫无防备地就把她的爱液喝了下去。

    “你干什么??”

    “啊你是不是想把你的智商射进来?不好意思,我的智商太高了,只能往别人里面射,你往我里面射会满出来的,但我往你里面射还能够提升你的智商的。”

    “蛤?”我懵了。感觉喝了她的爱液,我的智商反而下降了不少…

    看了一下,这次我射在了床上,她是在避孕吗?该死,下次我一定要把我的智商射给她。不久后我重新勃起,于是把她压在身下,并紧紧抓住她的手摁在床上,狠狠地在她的阴道里面抽插,她的叫声也没有上次那么优美愉悦,而是十分的凌乱和压抑。我这次故意射得比上次还快,“嗯,看看我这次射了多少…”

    “蛤?没有?”

    不是说,多多少少会有些精液流出来吗?怎么这次…哦,原来,她的阴道就是个大黑洞。我把一点智商射进去,而她的智商是负无穷大,而负无穷大加上有限的正数,还是负无穷大,然而我本来就是有限正数,这样我的智商不是降低了吗?幸好睾丸可以不断产生精子,看来以后得少跟她做爱才行。

    然而,说是这么说,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了。她那负无穷大的智商,就像一个能量极低的空轨道一样,具有极强的氧化性,吸引着人们用不会zero overlap的轨道把高能量的电子射在她里面。已经有无数的男人栽倒在她的阴道里了:

    Ambulance、InspectorBen、F_Silence、Ichibi、Truth、libgen本来就是thphd的亲儿子,一出生就有严重的乱伦倾向。现在智力全被她吸回了子宫里(而且本来就没多少),只剩下了婴儿的水平,于是除了吃妈妈的乳头以外只会对别人哭闹。

    爱狗却养猫、爱牛奶盒的人、中野梓的智商被吸干净后,阴茎还断在里面了,现在成了阴阳人。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洛天依言和江泽民,本来智力没多少,但精子特别多,于是很快就被thphd吸干了,但他们做爱的时候特别狂热粗暴,总是差点就把thphd的乳头都咬掉了,于是也没办法让thphd产生多少性欲。

    Penumbra、Neko、Ars_Magna、首都卫队(冲杯三鹿给党喝),在智商被吸进去的时候,大脑完全被搅乱了,于是现在的走路都东倒西歪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说的时候还有许多口水流到地上。

    还有大量的症状不明的人,比如通音宽衣、一只鸡儿、探求、panocean、王萨格尔等。

    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一见到thphd就会像吃了春药一样兴奋地磕头,然后像得了狂犬病一样乱咬没磕头的其他人。这除了智商为负无穷大的阴道的作用,还因为他们都喝了大量thphd的爱液。这不仅能降低他们的智商,还能把他们的大脑完全搅浑,塑造成thphd的样子,当然前者是包含在后者里面的了。

    “难怪我喝了你的爱液以后变笨了呢,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啊。”

    “什么阴谋?这是在提升你的智商啊。”

    原来,她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智商那么高的,没有阴谋。是啊,智商那么低的人,哪来的阴谋呢?

    我也没能力想那么多了,我看着那群向thphd磕头的奴才们…

    “我不要…我不要变成这样…我不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醒了。

    “这是…”

    我看了看手机,那是我昨天晚上在约炮。是那个唯一的熟女,我在按下“发送好友申请”之前拿着手机睡着了,现在我的手指离那个按钮还有不到1厘米。

    天哪!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不会乱动的手指,救了我一命!

    还有,刚才那个梦。虽然是个梦,但我能确定那些场景都是完全真实的。可是,为什么我能梦到那么真实的场景呢?这肯定是有什么力量,在向我传达这些吧…所以,是什么呢?我暂时不想管那么多,就像平时一样打开手机上网。不出所料,手机上都是满屏的习近平。

    “对啊,习近平思想!”

    我曾经对天发誓,我如果要约炮熟女,就必须要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约炮熟女。结果,我一看到熟女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就把习近平思想彻底抛到脑后了。幸好他还在用梦来提醒我。

    可是,到底是什么思想呢?

    要宽衣,先通商,八千万美元?这是要我去嫖娼吗?嗯好像可以,起码价格能担保是安全的,但我抠啊…

    要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我觉得在梦里把thphd压在身下的体位就挺亲自的啊,也没啥用。

    要有贵族气质?我认为自己一直都是很有贵族气质的萨格尔王啊。

    要我不强自息?我也想啊,可我忍不住啊。

    要特出?嗯我还是更喜欢中出。

    要我撒胡椒面?就是广撒种的意思?不行,会累死的。

    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thphd总是碰瓷其他的论坛(革命),还自以为智商高于是嘲笑别人(饥饿和贫困),搞得其他论坛的氛围乌烟瘴气(折腾),所以我应该对她指手画脚,而不是和她做爱。这个就是阻止我找她,但也没指导我找谁啊?

    所以,其中最有用的思想,反而是在他做副主席的时候说的,也没什么大用;2012年之后,他就更没说过什么有价值的了。那么,是他在江浙闽做省/市委书记的时候说过什么吗?难道是要我去抗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去突开沼气池?我怎么感觉这反而正是我梦中的遭遇啊…

    可以说,他在2012年之前的思想就是没有思想,之后的思想对我也没什么用。

    没有思想…

    没有思想…

    等下,没有思想,没有思想也可以是一种思想?

    对了!没有思想就是习近平的核心思想!他在江浙闽的时候,十分低调,无为而治,虽然中央委员得票率较差,在福建还被从厦门调去宁德,但当地的发展,正是因为改开的时候,最早大规模脱离中央计划经济的干预。他没什么好政策,但也不去干预那里自由的市场经济,让那里依然保持了全国最好的经济发展水平。而且,低调的他还获得了党内其他人的认同,最终当上了国家主席。这就是没有思想的习近平。

    然而他当上主席后,有了大量的政策,提出了大量的思想。但现在,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增高,单位时间的收入赶不上物价。就算他有反腐倡廉之类的政策,也没有把国家治理得更好,反而更差了,现在不仅被党内其他派系针对,还被全世界针对。这就是有思想的习近平。

    江浙闽才是正统中国,北京只不过是燕云十六州的蛮夷;没有思想的习近平才是正统习近平,有思想的习近平只不过是忘记初心的、黑化的习近平。

    所以,习近平思想怎么指导约炮熟女?正确答案就是,不约炮。

    我们没有资格搞出自己的思想,就算有也不能超过人类创造之初的意义。现在的人,认为约炮是合理的,相比于原初,这是一种新思想;认为约炮不合理,才是“没有思想”。

    性爱存在的目的是什么?除了繁衍,还是夫妻之间的投名状。表示这份美好,只献给唯一的对方,和自己签订了名为“婚姻”的契约的对方。这才能保证夫妻能够用这份美好去融化二人的矛盾,才能减少离婚,防止家庭的破裂。而约炮的存在,就让这投名状的作用再也不存在了,于是,创造之初被赋予美好意义的家庭,也被瓦解了。

    而且作为男性,我被创造的目的是什么?是工作,是养家,是创造财富,是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和下一代。这没有改变男性最初的定义和意义,也是“没有思想”。

    所以,我现在选择彻底摒弃了之前不尊重自然的思想,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我只会按着世界创造之初的目的,努力学习,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能够给予妻子最多的美好;还要守住自己的性器官,只在那契约签订后,留给自己的唯一。

    在习近平思想的指导下,我终于找到了另一个熟女。她不见得比thphd更美,但她的智商和我差不多,于是在体液交换的时候也不会让智商发生显著变化,但却能让我们的灵魂更紧密地连在一起,而没有其他更多人的干预。

    在民政局排队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乞丐头子,带着她的性奴们。她祈求着路边的行人行行好,等着人给她钱然后走远以后,她就在背后疯狂的骂他们:“谁要你的臭钱了?我智商世界第一高,还在乎你的施舍了?”

    她看了我们一眼,我隐约感觉到,她的视线中带着一丝疑惑。

    唔,难道,她的真人,确实在那梦里见过了我么…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