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所有的少数族裔都不应该有投票权


  • 投票的目的是各阶层人的制衡,所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投票。政策上偏左、偏右的两个政党分别照顾两拨人的利益。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政策最能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因此理想状态下,代表那种政策的政党会当选,但进入另一个阶段的时候,当选的就会是另一个政党了,国家就这么维护平衡。

    但少数族裔的存在,把这个平衡打破了。

    以美国最后一次没有作弊的选举——2016年每个县的结果为例:

    alt text

    可以发现:

    城市地区、有大学的地区普遍蓝,就算只看白人的票也是蓝的。因为城市里有刚毕业的打工人天天996、承受高房价,这些人想打倒资本家;有很多大资本家,他们钱多,所以不怕税收,但需要官商勾结,而且2016川普反自由贸易,更加损害了他们跨国企业的利益;有很多流浪汉,想要福利;还有媒体,一方面要讨好政府,一方面希望审查能松点,就有观众了;政府官员就不用说了。大学和科研机构则需要的是创新能力,这不是市场经济决定的,而是需要政府补贴科研经费;本科生要么觉得自己未来会进入科研圈子,要么即将成为打工人。唯一偏红的小资产阶级怕税收,也不能官商勾结,可是并不占大多数人口。

    东北和西海岸农村有一部分浅蓝,因为有很多大城市的人去度假。

    雪山地区(科罗拉多、新墨西哥)普遍蓝,因为全球变暖导致滑雪收入降低。

    环五大湖农村(主要是爱荷华、明尼苏达、威斯康星、伊利诺伊交界处以及邻近地区)浅红。农村一般都是深红,但这一带是肥沃的平原粮仓,所以也有大量农业科技投入,部分人的收入也会达到资本家水平,这就和科研机构和城市资本家深蓝的原理类似,于是分流了一部分票,变成浅红。其实加州农村也是这样。

    西部山区(除了雪山。这里要说一下犹他州,当年有一个摩门教的Evan McMullin分了不少川普的票,所以从深红变成了浅红)、半干旱平原(德州西部至达科他西部同一经度、怀俄明、蒙大拿等地)、蓄奴州(也包括自由州的伊利诺伊南部、宾州等相同纬度地区)的农村深红。这是因为这里的土地要么没那么肥沃、以灌溉农业为主,要么以林业或养殖为主(比如密西西比名义上是棉花带,但棉花产值仅占最高的养殖的1/5,也低于林业和大豆,排第四),科技含量不如上面的粮仓地带(虽然名义上是玉米和乳畜带),但由于人均耕地太多,收入也可以算是中产、富农阶级了,就是最红的阶层。除此之外,怀俄明、北达科他、休斯顿等地有石油,这些人也很红,主要是为了能源本土化。

    这些也能从每种职业的倾向调查看出来:

    alt text

    其他的基本都提过了。至于金融业是中立的,可能是因为资本家、中产阶级、金融民工都包含了。

    以上地区基本都是非拉丁裔白人,包括城市也是剔除了其他族裔以后的结果。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阶级利益投票的。

    然而不同寻常的是,蓄奴州当中出了大量深蓝的孤岛。如果在卫星图上看,这些地方以耕地为主,而其他的深红县林地就占了大部分。这些地方都是种植园区,现在依然以棉花为主,之前提到的林业和养殖则主要在深红县( https://www.usda.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nass-poultry-stats-factsheet.pdf )。而这些地方最大的特征,就是黑人占比非常高。如果把蓄奴州的农村县的黑人比例和投民主党的比例做个拟合,会发现R^2无限接近1。

    可问题是,如果这些黑人是因为阶层处于之前提到的,民主党照顾的阶层,那也就算了。但是,种经济作物的人,真的应该比种食物的人偏蓝吗?全国农业产值是$1.109 * 10^12,就业岗位是4.18 * 10^7,比值是2.65 * 10^4;棉花产值$2.1 * 10^10,就业岗位1.25 * 10^5,比值是16.8 * 10^4,差六倍多,不过这个数据是包含后续工业加工的,而需要棉花为原材料的工业的附加值会高些,这么算的话其实差不多。因此,他们不可能是因为种棉花而投民主党,而是因为他们是黑人。除了南方农村的黑人,城市里的黑人也差不多是这个比例,都是88%投民主党,8%投共和党。

    除了黑人,还有亚裔和拉丁裔,都是65%民主党29%共和党。然而第一代移民普遍红,因为都是靠努力才能移出去的,剔除了这些,完全融入美国的第二代移民的比例就和黑人不相上下了。拉丁裔则是和白人差距本来就不大,所以比例没有黑人那么悬殊。可以看出来,如果黑人是被系统性歧视,因为收入低才投民主党的,那亚裔则是高收入群体,为什么也差不多?

    一是因为系统性歧视根本不存在。二是因为,他们想要追求特权。这不是某个民族性的问题,人人都想要特权。问题是,本来人人都不应该有特权,民主党却一定要搞出一个特权来。所以,本来选票是阶级利益的制衡,现在却多了一群不管是什么阶级都无条件这么投票的人,吸走了本来应该投给共和党的票。

    不过如果从相反的方向解读,白人会不会有一部分人,本来是骑墙派或适合投民主党,但就是因为少数族裔的特权,转投了共和党,导致共和党出现了本不该有的选票呢?

    答案是不会。因为少数族裔毕竟人少,就算有税收的转移支付,也不会影响太多,而共和党也从来没有说要搞白人至上特权、剥削少数族裔。而且可以这么看:比如之前提到的半干旱平原,基本没有黑人,所以不存在种族矛盾,但这些县依然是深红,说明共和党确实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另外,可以对比某些州的总统选举结果和州议会席位。比如基本没有黑人,只有少数拉丁裔的怀俄明,如果真的有人只是讨厌少数族裔才投共和党,那他就应该总统投共和党而州议会投民主党,因为全国有很多少数族裔,但州议会能控制的怀俄明就没有。然而实际上,怀俄明州议会的参众两院的席位并没有比总统选举的结果更蓝。堪萨斯、爱达荷、西弗吉尼亚等地也一样,自己查。

    因此,总统选举结果基本五五开,但这并不代表两党的执政水平差不多。只有白人的票能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是怎么样的。结果就是,58%的共和党和37%的民主党。这才是两党真正的执政水平,民主党达到50%完全是靠少数族裔来注水。这使得共和党必须要吸引更多更左的阶层来投票,使得两党的位置都偏离了本来的平衡点左移了,这在政治和经济上完全是不利的。

    如果忽略第三党、只看两大党,忽略其他族群、只看白人和黑人,那么如果按88%的民主党和8%的共和党(再从总共96%折算成总共100%)来剔除黑人选票,那弗吉尼亚、特拉华从深蓝州变成了margin超过10%的红州,所有的摇摆红州和一半以上的摇摆蓝州也会至少超过10%,新泽西、马里兰、明尼苏达也变成了摇摆红州。这还是不计入亚裔和拉丁裔的,如果计入的话,努力一下康涅狄格、纽约、伊利诺伊都有希望翻红。所以,这些州已经被民主党祸害得很惨了。至于加州、麻省、佛蒙特这些确实红不了了,所以他们大部分的阶级确实适合民主党。

    除了政治和经济,民主党带来的危害,更多是在文化。为了搞出少数族裔特权,就必须违背美国传统的人人平等的精神,还要稀释其他的传统文化来吸引外地移民。因此,他们改变了生命的定义,一方面无视未出生的胎儿的人权而允许堕胎,一方面又允许科学界做各种突破道德底线的研究;改变了那些利人利己的禁忌,比如让毒品合法;毁掉了上帝创造的家庭观念,强行消除了男女之间的差异;改变了性别和婚姻的定义,创造出了三种以上的性别和一男一女之外的婚姻,还提倡婚姻之外的性关系。这些被废除的传统本来是上帝留给人们的祝福,而他们却选择了放弃了道德,无视上帝的存在,宁愿失去祝福。迟早这个世界会被如此堕落的人类毁灭,而美国是最不堕落的国家了,有一半的人拿起了选票,守护着人类的精华,而这最后一点希望也在因为少数族裔的特权所导致的效应而被吞噬。

    少数族裔本身没有错,他们的民族性也没有问题,但却被邪恶所利用了,所以不应该有投票权。那应该怎样才能有投票权呢?答案就是,不再认为自己是少数族裔,而认为美国只有一个民族。这个民族,有一部分人的肤色黑一些,有一部分人的眼睛小一些,但都是同一个民族,没有人有任何特权。这样他们才能像白人一样,只为自己的阶级利益投票。比如说一个地方,闽南人是多数,客家人是少数,而没有人会搞闽南人至上主义或客家人特权,这个地方的选票分布就会非常合理。

    这样民主党就必须吸引更多符合右派利益的人才能继续执政,共和党也会右转一些,使两党重新回到更合理、更符合国家利益的平衡位置。而且,虽然人类的堕落依然不可避免,但不能讨好少数族裔而破坏传统之后,民主党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堂而皇之的加速。共和党现在的意识形态,没有破坏传统、也没有开倒车的必要,是合理的。而民主党,也会变成这样合理的意识形态,两党只在政治、经济政策上有差异。

    然而,废除某些人的投票权同样违背了人人平等,所以难以执行。更重要的是,民主党为了自己的选票,会一直炒作下去,永远也不会放手。

    可以说,这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