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芝麻人的双标与乡愿文化


  • 两千年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两千年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

    ——谭嗣同

    支那人的双标,向来世界驰名。
    今天恰好有一位发现自己意见被反对后哭喊着要退葱的葱油(冷饮去远方)的发帖,可以拿出来做个样本,给各位解说一下支那人的双标及其深层心理原因。

    遇到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高谈阔论侃侃而谈,一副温良如玉的君子模样,看似理性客观公正。
    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事物或者涉及自身的事,竭尽全力从好的方向去进行片面的解读,自己骗自己,更骗别人(从支那人的清官梦 明君梦里可见一斑)。
    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还恰好死了,那么就立马圣母心爆棚,那个人以前的一切都被“人死为大”的政治正确所掩盖,哪怕看到别人略有指责便横眉竖目,“有没有人性”之类的批判便喷薄而出(許崑源自杀的时候我其实觉得台湾舆论也是有些乡愿成分在里面的)前两天墨茶死的时候如此,今天粉红遗言也如此。如果真的人死为大,不如去天安门停尸房继续感慨伟大领袖好了。

    要公平地去看待一个人 一件事,最重要的是跳脱出自己的情感。但是支那人数千年的秦制乡愿文化,导致了只会以自己的喜好去片面评价,甚至可以说支那人掌握了一套特有的春秋笔法和语言体系,用来掩盖缺点,夸大优点,来达到对自己最优的结果。

    支那人一边自己做着伤天害理的各种破事,一边在网上表演着廉价同情的戏码,真是可怜 可悲 可笑。

相關主題

  • 1
  • 3
  • 1
  • 1
  • 6
  • 1
  • 1
  • 9
  • 1
  • 1
  • 1
  • 2
  • 2
  • 1
  • 12
  • 1
  • 1
  • 1
  • 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