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從小就吃泰國金象牌香米。如果按戰狼小粉紅的話來看,那我應該感謝泰王養活了香港人。但是我並不會感謝他,因為我知道這只是這個世界其中一個平平無奇的商品交易。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銀貨兩訖,何須感恩?

    按某人要求加上的一點也不市場經濟的社會主義版本:一手交糧票,另一手看運氣;能不能吃到飯全靠無神論者造神運動下的「神」這次沒有因為看了虛假報告之後就把你手中最後一碗飯無償援助給亞非拉兄弟。

    這種情況之下的確需要對「神」感恩。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