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姨學就不用承擔中國人的原罪?轉自品蔥口頭反賊


  • 请问中国人面对部分台湾人是否已陷入塔西陀陷阱?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8711

    我在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上遇到过不少台湾人,经常和他们讨论些政治无关的内容,因为我基本上打简体字很多也知道我是中国人,但有的态度不太好,更有甚者直接说不欢迎中国人讨论,然后如果我再说我反共支持民主支持台独,有人会转变愿意和我做朋友,但还是有少数始终对我有敌意而且瞧不起我,好像我作为中国人有原罪似的。我以上话可能会得罪一些台湾朋友,请多海涵。

    我真不相信原罪一说,出生又不是我们能选择的,不然谁还来粪坑,如果你说上辈子造了孽还说得通

    你认为ISIS恐怖组织那么多人讨厌那他们认为自己有原罪吗?就算是作为恐怖分子也不存在原罪一说吧,人生下来是后天环境决定,你总不能说反贼和粉红背负同样的罪吧

    况且我祖上造的孽(就算我祖上是打土豪分田地的赤匪)关我屌事,二战纳粹杀那么多犹太人那现在德国人有原罪吗?

    首先作为人,我当然有不当华人/中国人的权利,请问有什么错吗?而你好像因为我说中文并且在中国出生你就必须给我强加个中国人身份,搞得我好像脱支还要你批准一样,这跟粉红有什么区别?

    因为我想不想当中国人不是我决定的,而且我一般是尊重台湾人的政治趋向的,包括深绿,我觉得不能因为我在中国出生就必须低人一等,如果真有原罪那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人人都有原罪,而不只是中国人。再者如果我是姨粉,把自己发明成巴蜀人 吴越人 满洲人,请问我还有没有中国人的原罪?


    以下是精華評論:

    "「况且我祖上造的孽(就算我祖上是打土豪分田地的赤匪)关我屌事,二战纳粹杀那么多犹太人那现在德国人有原罪吗?」"

    這個問題其實不新鮮!不如我把在香港讀書的內地學生版,說給你聽?

    "其實你把8964和中國民運問題說給我們聽而且日夜散播出去,就是對中國所有人進行道德勒索和綁架,明明是你們香港人放不下事情!你們憑什麼要我們為過去責什麼責任?"

    之後就是吹噓中國什麼什麼什麼時間!

    其實上述兩種看法,邏輯是一致,而且好快會變成一種人!

    中國人有沒有原罪並不是重點,基督教在幹話三小也不是重點(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話我先道歉,我並不是在說基督教或原罪論不重要,而是說「原罪」不是我們討論的主題)

    我能理解你不是自願當中國人的(我也想當芬蘭人呀,所以很理解那種「我又不是自願生為OO人」的感覺)
    我也能理解你應該能尊重「台湾人的政治趋向」的(會上品蔥而且能講人話的應該多少都是這樣的人吧?)

    我只是指出你會不自覺地表現出令人討厭的態度(這種態度很多反共中國人都有,不是你的錯,是你們中國的教育本來就會把你們變成這樣,我雖然厭惡但能理解)
    並且也告訴你為什麼這樣會令人討厭,跟你484劉仲敬粉絲沒有關係(我有看過論述能力很強的劉仲敬粉絲,在PTT;也有看過笨笨的總是講奇怪幹話的劉仲敬粉絲,在品蔥)

    如果你能理解我回答所說的東西,那是最好的,或者如果我中文太差,導致你看不懂我在講啥,那我們也可以試著再多溝通一下。我個人是最希望能見到這個結果,因為這樣就多了一個可以快樂聊天的網友;
    但如果你只想要糾結於「身上流著受到詛咒的血脈難道錯了嗎?我明明很善良很反共的啊!」這樣的受害者思維的話,那......就......好窩(´・ω・`)

    其實這裡就要解答中國人最不想解答的問題,但一路因為這個問題,有意無意地無條件支持政府的原因:如果公權力做了錯事,誰最應該負責?

    很多人就會說:"不就是政府負責嗎?關我什麼事?我根本沒有參與,甚至沒有獲得利益!"

    以下幾個例子:

    美國的排華法案的引起問題到2009陸續開始道歉,但不包括賠償!
    加拿大的1923年華人移民法到2014年道歉及獲得賠償
    澳洲的白澳政策,最後到2008年道歉

    美國的印第安人遷移法案的以來的後果以印第安保留地及一系列優惠法律補償

    納粹德國因為大屠殺問題,直到現在都需要賠償,而當年被迫離開德國的任何人,只要提供證明及其後代,可以自動獲得國藉和相關福利

    而上述所有道歉都是"我們代表XX政府,為當年錯誤的政策作出道歉..........."

    這不是原罪問題,而是本身責任問題!

    除非你能夠證明自己是奴隸,否則按照法律,你是"事實"上的"公民",而你交稅和享受福利,獲得遷居賠償,或者使用公共設施的時候,就是代表這個國家你有參與和維持,並且獲得相關回蝕!

    所以公權力一旦被濫用,甚至去做一些超出公權力範圍的事,就本身代表你賦予給政府的權力被濫用,你本身有責任管理自己本身應有的權利!

    如果你仍然什麼都不理會,繼續生活如常,某程度已經算是幫凶,因為你縱容政府使用你的權力,當年納粹德國的人民就是面對這個結局!

    當然你可以說:"這種極權危險,你為求自保默不作聲"<-----這是可接受的原因!
    但好不幸,這不是推卸的理由,必須負起公權力被濫用的後果,否則根本不應該持有中國身份證和使用相關的福利.

    所以並不存在"况且我祖上造的孽(就算我祖上是打土豪分田地的赤匪)关我屌事"這一說辭!
    沒錯!你沒有殺人和搶掠,但因殺人和搶掠獲得的社會紅利,你有份享受(社會福利)!

    就算建立所謂"诸夏",這個責任都需要每一個中國人負上,因為他們都有份貢獻這個問題!
    (某程度上所謂"诸夏",就是劉仲敬用另一種方式逃避責任)

    這不是鼓吹仇恨或者羅織罪名給中國人,而是過去70年中國人對於公權力濫用和不保護的直接後果!

    所以別怪他人對中國人有負面觀感和過激反對,因為從來不存在你代表政府,而是政府代表你!

    正如香港人自己都明白,中共中國的失控,其實所有香港人都有極大的責任,所以受難是應該

    删除不打緊!我明白劉仲敬的性質,其實就是另一個版本的李敖!

    他們從眾的行為,差不多是一致!說穿就是中國社會失意的文人發神經,用另一種方式把過去再詮釋一次,但沒有任何新觀點出來,!

    你的留言令我受益良多耶,特別是關於諸夏論逃避責任這一塊,我之前沒想到那麼多,我一直都只停留在諸夏論抄襲李登輝七塊論這一點><
    不過有一個地方我有點不太懂,就是為什麼你會把劉仲敬跟李敖做比較?李敖是49難民華統仔,扣除亂發言賺取知名度以外,我認為他的出發點就只是大中華主義,懷念秋海棠而已,感覺跟劉仲敬的逃避責任沒什麼關聯?為什麼會跟劉仲敬做比較呢?

    我已經觀察劉仲敬已經一段時間,由最初談論香港事務,到歐盟和一系列美國事務,我就發現一個好大問題,他從來不會使用當地政治傳統,本身行政架構,政治邏輯(例如民意和社會觀感)去分析事項或甚至連近期相關文件都不看,例如G7最新的聲明,歐美印太事務的正式政策文件!

    但玩來玩去就是用自己的字典去強解所有事項,而且連其他非中文書籍文章都甚少引用!
    這一點的態度和李敖幾乎一致,到時間越來越長,越到晚年的時間,越來越沒有功課可以交,甚至會出現更加奇怪觀點出現,甚至連自己都背叛(你看一看晚年李敖明言支持中共中國)!

    這就是為什麼會說他們不過是中國傳統社會下失意的文人發神經!

    事實劉仲敬一類人其實過去100年並不罕見,用文字為大家尋找官能刺激,事實就是個無料的垃圾!

    你統一好,分裂好,諸夏好,不是為什麼遠大理想,或者中國人前途這堆垃圾,更加不是為什麼前途或人類幸福,而是搞清楚大家應該負什麼責任,並且因為責任和義務做應該行使公權力的事,例如道歉和補償,並且知道大家各自權限是什麼!

    否則所謂諸夏不過是賴皮的玩法,遲早又是一堆微形共產黨再生

    連你都發現"先射箭再畫靶占"這種態度(就是故意選擇性論述,再迎合自己幻想)!

    "「秩序輸入」、「秩序輸出」"<--------這裡已經是荒謬,按照這個說法,由德國和英國誕生的共產主義都可以算秩序輸入/輸出!?可否如此理解?

    事實就是劉仲敬基礎常識絕對不合格,所以時時借用中國文化一大堆歷史語境去腦補他的邏輯!
    正常你看一看香港那堆正常歷史討論文章根本不需要這種奇怪陳述方式,只需要使用正常的學術中立通俗用語就可以!

    隱語(「秩序」、「大洪水」、「費拉」等等)<------這根本就是一堆垃圾,只會害死人的討論和思考態度!這就是我為什麼說中國社會的失意文人一旦變成識字流氓,禍國殃民!

    你看一看巨嬰,虎媽的內容就知道華人社會的思考模式差不多等同毒藥,而且是來來去去就是同一種玩法,他們就是不用客觀的陳述再用簡單的邏輯去令大家明白一個現象是如何發生!

    他們就是喜歡發明一些名詞和邏輯去迎合自己需要!無他,他們其實就是想推銷和販賣自己的意識形態,從而站在類似"先知"的高地對他人評頭論足!他們的敵對對象從象從來不是首惡-中共中國,而是其他異見人士!

    原因無他:一旦有人對他們建構出來的世界作出質疑和批判性思考,他們為了捍衛自己心理防衛,不惜用自己的字典中最惡毒的詛咒,去攻擊他們,甚至憎恨其他異見人士比首惡更堪!

    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粉絲和其他怪論(例如香港的熱狗),行為幾乎一致!

    說來奇怪!中國社會就是盛產這種次級"邪教"教主的存在!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