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乜解究連登仔到咗今日仲要同 支聯會 玩分家??


  • 事先聲明自己立場 : 反對再出去 應該保留自己條命走佬好過俾人拉

    眼見有大堆連登仔反對去六四嘅理由就係因為支聯會政治立場,又或者攞返陶傑N年前大陸想冇人去六四嘅講法。

    我想問今時今日咩時勢導之你地今日仲係要玩分家?支聯會都就嚟死,連支聯會都生存唔到但係你哋仲要喺度噏呢啲嘢?

    2019年前你哋反對去64嘅理由仲噏得通,但而家形勢已經完全唔同,大陸已經唔再care有幾多人去六四,而係恨不得將你香港人全部消滅,最起碼全部收聲。 陶傑嗰個講法都係當其時嘅形勢下嘅講法,就等於大家平時覺得泛民支聯會嘅立場過時一樣。

    定係連登仔唔撚用腦諗野?搞到自己觀察力咁差?

    再者,退後一步,就算係鄰國既事都有啲價值,因為嗰個政府正正依家就係踩住你嗰個。


  • HK01 :將前所未有嚴禁六四,參加者亦涉顛覆國家罪!警方會大規模拘捕集結者,律政司配合加速起訴!

    在國安法及「愛國者治港」閘門下,今年支聯會六四集會深陷雷區。消息指,北京將以前所未有的強硬手腕處理有關議題,把出席支聯會維園燭光悼念活動的人士,一概定性為不符「愛國者」標準,日後無法「入閘」參選區議會和立法會,而在任區議員更會被直接DQ褫奪資格。

    消息又指,估計警方必會從嚴執法,倘當晚的悼念活動被指構成非法集結,不僅活動牽頭者及政界人士成拘控目標,其他在場參與者亦有機會被拘捕及起訴。

    被問到為何六四當晚參與悼念活動,會被視為不符「愛國者」原則,消息人士指與牴觸《憲法》及國安法有關。該人士表示,《憲法》總綱列明國家由共產黨領導,而因六四誕生的支聯會包含「結束一黨專政」綱領,涉牴觸憲法,甚至觸犯國家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參與有關活動的人士亦難切割。

    現任區議員倘參與 直接褫奪資格

    康文署以疫情為由,連續第二年不處理支聯會維園六四集會申請,預料警方亦不會批准有關集會。消息人士稱,今年是國安法在港實施後的首個六四,北京立場強硬,倘有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參與有關非法集結,將會遭DQ,毋須等法庭判罪成。

    就算非公職人士,日後亦因被定性為不符「愛國者」標準,而無法參選區議會及立法會,即議會路從此終結。將於本月底通過的《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建議在各級選舉(包括特首、選舉委員會、立法會、區議會等)引入審查制度,由特區主要官員組成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查檢候選人是否符合參選資格,遭DQ者不得上訴。

    據了解,今年適逢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年,故情況特嚴;明年氣氛或轉寬鬆,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並不出奇。

    料警方從嚴執法 律政司加快起訴

    日前,區域法院就去年維園未經批准集結案宣判,其中香港眾志前秘書長黃之鋒、荃灣區議員岑敖暉、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及觀塘區議員梁凱晴四人,被判囚四至十個月。外界猜測當局選擇此際宣判,是為起阻嚇作用,意味今年倘有人組織集會,亦會遭受同樣判刑。

    消息人士表示,相信警方今年執法更嚴,倘有人在維園非法集結,會進行大規模拘捕行動,律政司亦會盡快提出起訴,以儆效尤,「相信唔止組織者有事,連在場參與也會被捕」,手腕會比去年更強硬。

    1989年,支聯會每年六月四日均在維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去年爆新冠疫情下首度被禁,支聯會和部分民主派人士依然現身維園,最終包括黃之鋒、岑敖暉等共26人分別被控非法煽惑他人參與、舉行或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日前表示,即使警方反對集會,也不能反對她走上街,她將堅持到維園燃點燭光悼念。


  • 李卓人指責今年尖沙咀、上水等地的維園燭光晚會是另起爐灶,「會分散支聯會力量」。曾焯文則反問支聯會是否想學超市獨大:「你係咪想學超市一間獨大呀?但係咁噃,雀仔街、波鞋街、花墟都係同一地點,幾間同類舖頭一齊帶旺個場噃。悼念六四,支聯會申請了專利權呀?」

    曾焯文:鑊鑊都係支聯會禍港
    曾焯文又在節目中批評支聯會的口號和行動,與香港的本土利益永遠背道而馳:「支聯會今年六四的口號係『戰鬥到底』,《本土新聞》的讀者想問你地怎樣戰鬥法?事關逢親港中利益衝突,例如雙非人、限奶令、跨境學童、普教中、新移民綜緩,你地都係幫大陸,出賣香港人。又如:據《本土新聞》報導,支聯會蔡耀昌最近去聯合國,遊說聯合國迫港府立法禁止歧視大陸人,又要新移民一來港,即享所有港人福利。鑊鑊都係支聯會禍港,試問香港人如何能信你會幫佢地爭真普選?!」

    李卓人則辯護指,他們針對的是中共政權,反問為甚麼本土派「針對人民」。曾焯文則認為今日中國人完全不同於五十至七十年代逃離暴政的來港人士:「自由行、雙非人、不少新移民,背後都拖住長長的中共帝國身影,佢地係殖民,並非難民。」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