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崩塌,一个某葱过来的费拉姨粉的碎碎念


  • 实不相瞒,我就是个大家口中臭名昭著的姨粉,支黑,但是这都是过去式了,这几天忽然顿悟,感觉信仰崩塌。于是,在这里碎碎念一番

    我粉姨粉了一年,可以算是个九成铁粉,他国内讲座文章基本全看了,YouTube访谈也是一期不落,话说当初就是在品葱上知道这个人的,进而发现是个华语世界的奇才,他对东亚历史的解构从古至今无人能及,彻底解开了以前我心中的很多迷雾。但是,我一直对核平是坚决反对的,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我支持核平难道支持核平我自己?我没疯。至于诸夏,我本来也是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当然能实现肯定最好,不过在我看完了他民族发明系列讲座以后,我感觉还是有那么些可能的,只要他能骗到美国的信任,并且忽悠到足够的人替他当炮灰

    我是从去年美国大选开始发现这人有问题的,从九成降到了七成,她在20年大部分时间,口风全部都是:川普是张伯伦,铁血但又不够狠,拜登通俄通中共,拥抱熊猫派,一上台肯定推翻川普的脱钩政策与匪修好,继续全球主义。踩拜登而拥川普。直到临近大选,他突然口风大变,变得对川普与拜登一视同仁,甚至更偏向于拜登。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意外发现,他可以在两套表达方式里切换自如,到底是哪个为真,哪个为假,或许都为真亦或都为假,我判断不出。那么,当他需要a的时候就可以让你相信a,需要b时候就可以让你相信b,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之后又经历了一件大事,李硕指控刘仲敬坑害他,当时我立马就懂了,这是阿姨亲自践行马基雅维利的实操啊,你硕太天真单纯,被利用了,自认倒霉吧。而压垮我最后一根稻草的是某葱上的这篇文章: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8371

    看完之后,我人傻了,这不就是毛泽东发动群众那一套吗,喊别人去做炮灰,而且明确告诉你,十有八九当炮灰,但是你还必须上,早死早操生!自己呢,稳坐亚利桑那,水水推,写写书。这下,我突然顿悟了,这是他迈出巴蜀国父,诸夏教父的的第一步,他想当国父教父,我没意见,但是让我当炮灰,想多了。他现在想做的,和我要的,渐行渐远。我只想脱支,找个地方躲避大洪水,仅此而已,对未来东亚大陆的生存与毁灭,诸夏还是张献忠,漠不关心。16年跑路以前的那个她可能更适合我,那时她给人科普东亚历史,让人跑路,躲避大洪水,和我步调一致,现在的他,想当诸夏教父,而我,只想远离支那,或许这就是他所说的:知识分子的软弱性

    于是,我开始搜集他的各种黑材料,看到一个github上的姨黑网站,里面的各种简介,我立马明白了,姨粉同样是支人,98%费拉不堪,而姨自己,一直在践行着马基雅维利主义,从未改变。于是乎,我现在变成了半个姨粉and半个姨黑,对于他在墙内的言论,还是得坚持并以此为人生方向,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敬而远之,所有的言论,必须像他说的那样:要具备老妪断案的能力,从芜杂的事件中看到背后的真相,用姨学来分析姨,学以致用

    其实,我发现姨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知识分子都有好为人师的臭毛病,妄图通过纸笔改造天下” “我就是个费拉” “我是个游士,不是土豪,游士是没有归属的,有奶便是娘” “沦陷区的战斗十有八九会死亡,但是你可以为你的子孙后代谋福”“马基雅维利手段运用到极致”,你看,他把所有都告诉了你,你还要把他当教主,为其冲锋陷阵,那我也无话可说。

    顺便吐槽一下姨粉,正如姨所言,98%支人都是费拉降奴,姨粉大部分是支人,同样如此,之前加过一个姨群讨论拜登的问题,被一阵教育,说姨永远正确,为巴蜀利亚前途考虑,转向是正常的。然后日常聊天就是核平张献忠,剿匪,费拉,我随口一提为什么不脱支呢,马上告诉我:晚死羡慕早死,已无路可退,接受上帝的旨意,华人去哪都要被排华,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妈呀,就像进了个传销组织,赶紧退群保智商。

    大概就这么多,朋友们,预祝各位早日脱支,愿我们终将在没有恐惧的地方相会!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