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中国人的身份"已经是热门话题,我谈谈我的故事和观点(长篇)


  •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2011

    先讲我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的祖母从更冷的地方来了中国,帮共产党设计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这是她被命令强迫的. 不幸地,她和丈夫没能活过中国官方的不友好时期,而且无法回国,晚年时徘徊在一个荒凉的国家,被流放着都病死了.母亲在中国成长,懂得一时走不了就要守中国的规矩,从小教我唐诗三百首和说文解字,让我过中秋节,中国春节,用清明节纪念祖父母,也教我英语和其他语言,一些古老圣地的故事,冬天时点燃9根蜡烛,至于饮食,我天生就厌恶猪肉(这些和我的宗教信仰无关,我是基督徒).我很相信自己已经高度汉化了,至少那些不像"中国人的习惯"都不被公开表现,就是表现了也很细微.历史算是翻篇了,母亲在我出生前拿到了完全合法的身份,而且是56个民族的某一个,我也成为了名正言顺"中华民族"的一员,至少我以为.
    然而,中国少儿被民族主义洗脑的程度是我没想到的,公开的种族歧视在我小学和初中时都产生了;他们嘲笑说我是印度人,甚至试图用暴力取乐,出现了我一个人和十几个人打斗的情景.碰巧初中班主任也是缺师德的民族主义者,一次语文练习册有"你来自哪个民族?"的问题,看到非汉族的回答直接打叉;碰上针对我的校园欺凌也是踢皮球,自然不可能多抬一寸眼皮. 听着没有罪恶感的关于"中华民族"的种种宣传,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没有理由沉浸在这种集体情感之中,无论我是否拥有一个中国的灵魂,只要我长着与众不同的外表,中国特色民族主义者不会将我当成"我们"的一员.
    高中好了一些,身边反贼相对较多,民族主义的氛围淡了下来,我也认识了陪伴我至今的情侣.但这时中国已经在疯狂前进了,又是拆教堂又是打神父,作为基督徒我不可能不放在心上;对于涉及信仰的冲突,母亲曾用汉语告诉我"实在融入不了中国社会就算了",后来她找机会移民到中东国家去了.大学本科没读多久我就跑到欧洲学习去了,过了很久,由于我的学科天赋和政治因素,我提前获得了所在国的国籍,中国国籍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我很可能在中国成为了危险人物,最好别再入境了;最近,我认识的某个倒霉粉红同学被黑警叫去喝茶也很可能与我有关.

相關主題

  • 1
  • 1
  • 1
  • 1
  • 1
  • 1
  • 2
  • 1
  • 4
  • 1
  • 1
  • 1
  • 4
  • 1
  • 1
  • 2
  • 1
  • 35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