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主义小说 我被疯人阿篱缠上了。


  • 最近我被疯人阿篱缠上了。

    和阿篱相遇还是在一年前,其被此站驱逐后,濒临崩溃之时找上了当时刚入BE4的我,

    然我与阿篱其实并不熟悉,也绝非友人,只知其对姨葱亦抱有仇恨,便自寻道路寻到了此站前身的2049,没过多久2049倒闭,便循着开拓所谓新网站去了。之后便了无踪迹。

    "2047站长迫害我!某猫侮辱我!所有人都欺压我!!!"时隔几月后再次相见,阿篱几乎是声泪俱下声嘶力竭的向我痛斥怒号此站对他的蹂躏与欺压,这倒着实让我心生怜悯。同他虽非有什么故交之类的名头,但观其每日事无巨细的全网广播自己的遭遇和苦楚,除了悲惨二字,实在找不到其他词汇可以形容。

    之后本人去哪,阿篱就缠到哪,如我去xsden,此人必去那边同我拉扯他与此站的仇恨和冤屈,去迷雾通,此人必言自己在此站所受委屈及痛苦,总之要将本人拉扯上勾连上,以防孤立无援。然控诉所指极少凭据,多为发泄之语。空言多于实证。

    事后思索起来,此人颇具挑拨搬弄之能事,爱呈口舌之快,但无诚爱之心,多为奉承之词,却全无尊敬之意。虽是被欺压之人,语气却多带讥讽和狂放。彼时本人便对其心生疑虑,但心中仍藏恻隐,故一直隐而为发,尽量为其留下脸面。对于某些过激之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宽宥为主。

    然而宽仁之德只能感化常人,却无法防止小人,阿篱利用本人的宽宥为界却将本人划地为牢,处处都要顺着他的意志才肯罢休。否则视为背弃,本人甚至连自主选择交流平台的权力都要受其制约看其脸色。稍不如意便横加指责,任意谩骂。其狂妄无礼悖逆乖张,不顾恩谊反咬之状,令人不忍直视。

    后来我才明白,对于疯人阿篱而言,所有人都是对不住他的,都是亏欠他的,无论是否曾对其有恩对其帮助对其怜悯对其关怀对其温柔,都是值得他怨恨和攻击的。刷出几百个小号攻击也是,全网挂人也是,毫无底线的造谣生事也是。这是一个真正的末人,一个无可救药的精神病患者。虽然我并不真的了解他的生命轨迹,但如果真如他所言一直生活在上海,那他所吹嘘的上海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很庆幸,对于疯人,在半道上看破但未说破,配合但未投入,交流但未信任,故此疯人虽多次试探本人底细,至今依然无法窥得本人半点踪迹,也自然无法对本人造成多大损害。今时今日其能造成的最大破坏也就是在无人看管的迷雾通折叠几个帖子。或骗骗虫文门罢了。

    此乃不幸中的万幸。此万幸又时常让人忍俊不禁。即便阿篱在迷雾通胡作为非之时,借着这股幸运,依然能俯视其存在。


    本不准备在此继续发言,毕竟彼此政见抵牾,但阿篱最近实在过于丧心病狂。故有此一文,该文创作风格取自近代早期白话文。


  • thphd

    小二曾经私下告诉我,其实2049是“恶邻似韭”的意思


  • 薛蛮子

    @蟲文門 你收了這麼個玩意,我真的打心眼裡高興,畢竟能擺脫一個精神病人,那感覺真是太好了,不過你也跟他溝通下,講點最基本的論壇素質,最基本的做人信用,讓他別做蛆了做個人。圍攻2047無效之後,天天纏著我,也是搞笑。

    “圍攻2047無效之後,天天纏著我,也是搞笑。”你指的是阿离还是我?

    bcbt

    @薛蛮子 #137054 你是谁?

    bcbt

    @薛蛮子 #137056

    你小号还真多,你要真是虫文门,听我一句,趁早远离那个怪胎。懂么?这不是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这是一句n多人得出的教训和忠告。

    至于那句话肯定指的不是你。

    bcbt

    @薛蛮子 #137058

    算了算了,该说的这篇文章都说了。他是什么德行人尽皆知,还需要说啥。

    最近懒得回迷雾通提那个垃圾,它现在拼命鼓动管理员和群主赶我走人呢,好解心头之恨,虽然所有人都不懂他到底在恨什么。呵呵。

    还有群主不会听他的。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