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约炮熟女


  • 最近很空虚,于是去约炮。看了看,怎么都是95后的?真糟糕,就算她们不嘲笑我,也散发着难以掩盖的支性。

    我翻了很久,一直到很晚,于是很困了。正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个熟女,大概四十路。我一看就觉得,她的头像充满了母性,一定是个谦虚的人。

    看到后,我突然不困了,立马和她约在酒店见面了。

    “叫我thphd吧。”她慈祥地微笑着,“如果觉得很难发音,也可以叫我rebecca。”

    啊!这第一句话,我就被她融化了。真的好美,好温柔。

    脱光衣服的她全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体香。我们一起泡在浴缸里洗澡,她趴在我的怀里,在我耳边轻轻诉说着自己有多么空虚寂寞。我才了解,女人竟然会对性如此的渴望,不由地开始怜悯她:“对不起,这是我的第一次,我不知道应该怎么…”

    她害羞地笑着:“没事的,孩子。”听到这么称呼,我彻底丧失了理智,只剩下一点记忆,那就是,这么一个柔弱的中年妇女,我要温柔地待她,不能粗暴地进入她里面。

    我一边温柔地把舌头和她的交织在一起,一边抚摸着她的全身,她的舌头真的好香。她看上去非常的敏感,一开始就不断发出细微的呻吟声。我又亲吻着她的脖子,并不断地往下,直到吮吸住她的乳头。她兴奋起来了,娇喘声越来越大。“啊…亲爱的,还是先洗完再说吧。”

    我把她抱到床上,洗完澡的她身上更香了。我继续吻着她,她则帮我找到她的下体,让我缓慢地插进去。“好棒…”一开始她就情不自禁地说。果然她不是处女,就像个前辈一样指导我。“这次先让我在你上面吧。”于是我平躺着,她抱着我的头,双目对视,不断在我身上前后摆动。她的乳房紧紧地贴着我的胸膛摩擦着,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们下体摩擦得越来越快,我第一次也不会控制,只能任由自己达到高潮。然而,在我即将射精的临界点,她突然爬起来,用阴道堵住了我的嘴:

    “看我把我的智商全部射在你里面!”

    我:“???”

    她潮吹了,我毫无防备地就把她的爱液喝了下去。

    “你干什么??”

    “啊你是不是想把你的智商射进来?不好意思,我的智商太高了,只能往别人里面射,你往我里面射会满出来的,但我往你里面射还能够提升你的智商的。”

    “蛤?”我懵了。感觉喝了她的爱液,我的智商反而下降了不少…

    看了一下,这次我射在了床上,她是在避孕吗?该死,下次我一定要把我的智商射给她。不久后我重新勃起,于是把她压在身下,并紧紧抓住她的手摁在床上,狠狠地在她的阴道里面抽插,她的叫声也没有上次那么优美愉悦,而是十分的凌乱和压抑。我这次故意射得比上次还快,“嗯,看看我这次射了多少…”

    “蛤?没有?”

    不是说,多多少少会有些精液流出来吗?怎么这次…哦,原来,她的阴道就是个大黑洞。我把一点智商射进去,而她的智商是负无穷大,而负无穷大加上有限的正数,还是负无穷大,然而我本来就是有限正数,这样我的智商不是降低了吗?幸好睾丸可以不断产生精子,看来以后得少跟她做爱才行。

    然而,说是这么说,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了。她那负无穷大的智商,就像一个能量极低的空轨道一样,具有极强的氧化性,吸引着人们用不会zero overlap的轨道把高能量的电子射在她里面。已经有无数的男人栽倒在她的阴道里了:

    Ambulance、InspectorBen、F_Silence、Ichibi、Truth、libgen本来就是thphd的亲儿子,一出生就有严重的乱伦倾向。现在智力全被她吸回了子宫里(而且本来就没多少),只剩下了婴儿的水平,于是除了吃妈妈的乳头以外只会对别人哭闹。

    爱狗却养猫、爱牛奶盒的人、中野梓的智商被吸干净后,阴茎还断在里面了,现在成了阴阳人。

    natasha本来就是女的,但她一开始就以为自己是个男的,非要和thphd做爱,于是精液没被吸进去,倒是整个人的其他器官全被吸进去了,一点脑浆都没剩下。

    刘慈欣、钦明方泽忘了密码、洛天依言和江泽民,本来智力没多少,但精子特别多,于是很快就被thphd吸干了,但他们做爱的时候特别狂热粗暴,总是差点就把thphd的乳头都咬掉了,于是也没办法让thphd产生多少性欲。

    Penumbra、Neko、Ars_Magna、首都卫队(冲杯三鹿给党喝),在智商被吸进去的时候,大脑完全被搅乱了,于是现在的走路都东倒西歪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说的时候还有许多口水流到地上。

    还有大量的症状不明的人,比如通音宽衣、一只鸡儿、探求、panocean、王萨格尔等。

    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一见到thphd就会像吃了春药一样兴奋地磕头,然后像得了狂犬病一样乱咬没磕头的其他人。这除了智商为负无穷大的阴道的作用,还因为他们都喝了大量thphd的爱液。这不仅能降低他们的智商,还能把他们的大脑完全搅浑,塑造成thphd的样子,当然前者是包含在后者里面的了。

    “难怪我喝了你的爱液以后变笨了呢,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啊。”

    “什么阴谋?这是在提升你的智商啊。”

    原来,她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智商那么高的,没有阴谋。是啊,智商那么低的人,哪来的阴谋呢?

    我也没能力想那么多了,我看着那群向thphd磕头的奴才们…

    “我不要…我不要变成这样…我不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醒了。

    “这是…”

    我看了看手机,那是我昨天晚上在约炮。是那个唯一的熟女,我在按下“发送好友申请”之前拿着手机睡着了,现在我的手指离那个按钮还有不到1厘米。

    天哪!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不会乱动的手指,救了我一命!

    还有,刚才那个梦。虽然是个梦,但我能确定那些场景都是完全真实的。可是,为什么我能梦到那么真实的场景呢?这肯定是有什么力量,在向我传达这些吧…所以,是什么呢?我暂时不想管那么多,就像平时一样打开手机上网。不出所料,手机上都是满屏的习近平。

    “对啊,习近平思想!”

    我曾经对天发誓,我如果要约炮熟女,就必须要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约炮熟女。结果,我一看到熟女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就把习近平思想彻底抛到脑后了。幸好他还在用梦来提醒我。

    可是,到底是什么思想呢?

    要宽衣,先通商,八千万美元?这是要我去嫖娼吗?嗯好像可以,起码价格能担保是安全的,但我抠啊…

    要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我觉得在梦里把thphd压在身下的体位就挺亲自的啊,也没啥用。

    要有贵族气质?我认为自己一直都是很有贵族气质的萨格尔王啊。

    要我不强自息?我也想啊,可我忍不住啊。

    要特出?嗯我还是更喜欢中出。

    要我撒胡椒面?就是广撒种的意思?不行,会累死的。

    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thphd总是碰瓷其他的论坛(革命),还自以为智商高于是嘲笑别人(饥饿和贫困),搞得其他论坛的氛围乌烟瘴气(折腾),所以我应该对她指手画脚,而不是和她做爱。这个就是阻止我找她,但也没指导我找谁啊?

    所以,其中最有用的思想,反而是在他做副主席的时候说的,也没什么大用;2012年之后,他就更没说过什么有价值的了。那么,是他在江浙闽做省/市委书记的时候说过什么吗?难道是要我去抗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去突开沼气池?我怎么感觉这反而正是我梦中的遭遇啊…

    可以说,他在2012年之前的思想就是没有思想,之后的思想对我也没什么用。

    没有思想…

    没有思想…

    等下,没有思想,没有思想也可以是一种思想?

    对了!没有思想就是习近平的核心思想!他在江浙闽的时候,十分低调,无为而治,虽然中央委员得票率较差,在福建还被从厦门调去宁德,但当地的发展,正是因为改开的时候,最早大规模脱离中央计划经济的干预。他没什么好政策,但也不去干预那里自由的市场经济,让那里依然保持了全国最好的经济发展水平。而且,低调的他还获得了党内其他人的认同,最终当上了国家主席。这就是没有思想的习近平。

    然而他当上主席后,有了大量的政策,提出了大量的思想。但现在,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增高,单位时间的收入赶不上物价。就算他有反腐倡廉之类的政策,也没有把国家治理得更好,反而更差了,现在不仅被党内其他派系针对,还被全世界针对。这就是有思想的习近平。

    江浙闽才是正统中国,北京只不过是燕云十六州的蛮夷;没有思想的习近平才是正统习近平,有思想的习近平只不过是忘记初心的、黑化的习近平。

    所以,习近平思想怎么指导约炮熟女?正确答案就是,不约炮。

    我们没有资格搞出自己的思想,就算有也不能超过人类创造之初的意义。现在的人,认为约炮是合理的,相比于原初,这是一种新思想;认为约炮不合理,才是“没有思想”。

    性爱存在的目的是什么?除了繁衍,还是夫妻之间的投名状。表示这份美好,只献给唯一的对方,和自己签订了名为“婚姻”的契约的对方。这才能保证夫妻能够用这份美好去融化二人的矛盾,才能减少离婚,防止家庭的破裂。而约炮的存在,就让这投名状的作用再也不存在了,于是,创造之初被赋予美好意义的家庭,也被瓦解了。

    而且作为男性,我被创造的目的是什么?是工作,是养家,是创造财富,是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和下一代。这没有改变男性最初的定义和意义,也是“没有思想”。

    所以,我现在选择彻底摒弃了之前不尊重自然的思想,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我只会按着世界创造之初的目的,努力学习,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能够给予妻子最多的美好;还要守住自己的性器官,只在那契约签订后,留给自己的唯一。

    在习近平思想的指导下,我终于找到了另一个熟女。她不见得比thphd更美,但她的智商和我差不多,于是在体液交换的时候也不会让智商发生显著变化,但却能让我们的灵魂更紧密地连在一起,而没有其他更多人的干预。

    在民政局排队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乞丐头子,带着她的性奴们。她祈求着路边的行人行行好,等着人给她钱然后走远以后,她就在背后疯狂的骂他们:“谁要你的臭钱了?我智商世界第一高,还在乎你的施舍了?”

    她看了我们一眼,我隐约感觉到,她的视线中带着一丝疑惑。

    唔,难道,她的真人,确实在那梦里见过了我么…


  • 【膜乎同人文】《逃不出的怪圈》

    角色取自: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约炮熟女,故事类型meta-story,即故事的后设重新投影到现实。

    晚上11点,波士顿,马塞诸塞州。漆黑一片的天空,灯火通明的市区,不时经过的车流发出少许能够传到房间里的噪音。寄宿家庭的的成员都早已熟睡,而这个屏光前的男孩,眯着因干燥而疼痛、因盯着屏幕太久而模糊的双眼,弓着腰,静靠在椅背上,心情紊乱。太久未活动而僵硬的身体,加上空调吹出的寒风,让他精神无法集中。

    成山的作业。放学后的时间又浪费掉了。这些时间本可以花在各种课外社团的,可惜自己一个也没有参加。同学在前进,自己却花着许多倍的生活费,原地踏步。作为内卷能力望尘莫及的“Asian”之一,生活方式却是如此的颓废。没有人脉,没有社交,只有自己,和自己无人知晓却又不知如何展示的才能。校内的霸凌并不时常发生,但每次造成的心理伤害,并不是短期就能消散的。

    “难道送你出来是为了让你玩的吗?你知道你能留学是多么幸运吗?大部分农村的小孩,没有一点自由时间,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就是这样也不一定能考上好大学。你知道你的起点有多高吗?他们其中的很多人一辈子都出不了国,更别说留学了!”

    耳边又响起父亲严厉的教诲。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啊啊啊啊啊!”压力排山倒海地扑来,一想到自己2.5的GPA,就不由得心生恐惧。

    “我的时间都用来干了什么啊。”

    “为什么这么失败啊,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的。”

    啊啊啊啊!

    “我本来可以……”

    男孩,哦不,应该是男青年,抓狂地抠着头皮。作业还一点也没做呢,明天还有一个AP课单元考和两个小测验。看着一秒一秒越来越近的AP年末考,他的心情低落,绝望又一次占领了高地。又要垮了。

    男青年。多么奇怪的一个词。他的外貌让周边的社会认为理应如对待成人般对待他,而他的一切举动却无时无刻地提醒他们,在这具躯壳里活着的,仍然是一个幼稚、无助的男孩。时间不等人。四年好像很长,却已经过去了一半。另一半后,就是象牙塔外的现实。男孩,若没有帮助,是不能直面现实的。

    “你已经长大了。”他平淡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是啊,长大了。已经不是小孩了。

    他曾经多么渴望自己能够长大,这样就能强壮到打趴下那些欺负他的女生。都说女生比男生早熟。似乎那些女生完全明白这个道理,想方设法地欺负这个男孩,或是三天两头偷个东西,或着干脆直白地嘲讽。她们并不关心这些行为所造成的伤害,只是轻蔑地笑,再指着那个火冒三丈的男孩说一句“情商低”。他曾经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晚个十年,不,三十年也可以。到时候,等他成为总统,把全部女性变成保姆和生育机器,全部男性变成劳动力,全部过着在地如天的生活,这个世界不就好了么。那天,这些曾经欺凌他的女生们会知道,她们的本职工作就是做家务和听从丈夫。

    可惜这是世界呀。如果要实现梦想的话,也许只能在梦里了吧。男孩回顾着童年的梦想,趴在学习桌上,在思绪中遨游许久。

    他猛的起身,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差点睡着了。如果睡着了,明天就又要完了。学期初始定下的目标,又完不成了啊。他从兜里掏出了那个写着“目标”两个大字的纸片,将折叠的它重新翻开。四个月前的书写,黑色圆珠笔的潦草的轨迹,仍然清晰可见。

    “目标
    GPA:4.0。
    读完整本圣经。
    参加篮球队。
    交10个美国朋友。
    健康饮食。
    英语交流不磕巴。
    社区服务:20小时。
    SAT:1550。
    AP课考试:5分。
    谈恋爱。”

    目光从纸上越到书桌上,他眼角流下了几小滴,不易察觉的泪水。还是一个也没完成啊。他怨恨自己,也怨恨这个世界。为什么?为什么?他问出去,只能听见从墙壁返回来的回音。没有人会告诉他这个世界的各种为什么。

    都是自己的错,他想着。都是我自己的错。别人试着帮助过我,却都被我的情绪给吓走了。我没有尝试。他们本就有自己的生活。曾经有人向我打过招呼,但我板着脸,没有回应。现在,一个也没有了。一切都毁了。

    上帝是不能怨恨的。能够坐在这里,能够出来留学,本就已经是上帝的恩典了。我不配。可以重来么?我一定会笑脸相迎那些曾经尝试帮助我的人。我一定会发自内心地感谢他们。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想要与人打好关系!我想要……

    只可惜,不能重来啊。

    每当空虚、空闲又无监督时,罪就会前来引诱。瘾又上来了。男孩想起那些女生,不禁心生一阵厌恶,又想着那理想的对象,心怦怦跳着。他想要……

    不!不行!我不该这样做!他对自己说着。

    可是……可是……

    明知这是罪恶的,却又抵挡不住的感受,大概所有人都经历过吧。

    一到半夜,灵感就来了,当然不能让它就这样跑走。

    手指在键盘上动着,他看了看表,11:22。没事,还有时间。但他打开的不是作业,而是一个空的文档。是的,有灵感了,先写一篇,然后再做作业。没问题的。

    男孩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写啊写,写啊写,一行又一行,一段又一段,好像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是自己,好像那真的在与伴侣一起进入那幸福、美满的地方……

    整个房间充斥的,除了男孩对自己的低语之外,就是噼噼啪啪的键盘声。他的打字速度并不快,但还有很多时间,对吧。

    对了。

    tor。新标签页。https。那个不能碰的网址。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在寻找素材而已。没错。灵感和素材,故事的必要元素,不能少。虽然他知道这是谎话,他要找的也不是什么素材。自欺欺人的感受很好么?但男孩并不关心。

    “这是罪恶的!上帝说过,不可奸淫。即使在心里与淫妇交合,也是不对的!”他好像听见了其中一个关切他的姊妹给予他的忠告。这声音就这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虽然他从未听过她讲话,也从未在现实中见过她。

    说得对。可是罪不都已经被赦免了么,都被耶稣的宝血洗净了么,自己作为罪人,未来还免不了犯各种各样的罪,多一个少一个,有区别么。

    男孩突然想到了什么。罗马书第六章第一到四节。他记得很清楚,这是主日学要背的经文来着。

    What shall we say, then? Shall we go on sinning so that grace may increase? By no means! We are those who have died to sin; how can we live in it any longer? ----Romans 6:1-2 NIV

    想到这里,不就明白了么。基督徒既因罪而死,就不当继续留在罪中。即使得到了无尽的恩典,也不能滥用上帝的善意。保罗说得明明白白。可是这很舒服啊。活在罪中很棒啊。我现在不就很舒服嘛,很享受啊。享受,没错,一会再继续写下去,现在先享受,对吧。

    红、绿、蓝的像素,组成了屏幕上一张张连续变换的图片,每秒24张。480P的像素。电量充足。网络连接正常。背德感。移动的身体。不同的姿势。重复、乏味、却又引人入胜的动作。喜欢的类型。

    不是理想的类型。符合这个男孩心中理想类型的,一开始就不可能去做这事。这只是个一次性玩具而已,他告诉自己说。这不是自己的梦想。这不是。这不是。这不是。

    随着手指的前进,他越来越舒服了。要来了。他无比期待,却又无比悔恨,悔恨自己的选择,也悔恨自己那虚弱的能力。

    噗嗤。充盈感,快感随着神经进入头颅。手指粘粘,一股腥臭味。液体。罪恶。累犯。淫妇。饶恕。废物。一连串词汇冲散了他的美梦。

    又射了。

    之前还没有这么快的,也没有这么稀。

    他想要推开椅子站起来,却不小心被桌子撞的生疼。没有经过运动的身体,好入蝴蝶的翅膀一般脆弱。

    “啊!”一阵疼痛钻入骨髓。

    匆忙清理完后,开上厕所的排风扇,他轻声走到了桌子前,坐回了座位上。瞄一眼时钟,12:31。时间不多了。后半小时过得总是比前半小时快,当然,除了上课时间。在未来,就是工作时间。

    “我错了!”

    他悔恨,但又哭不出来。他不仅恨自己又浪费了一个小时,也恨学校为什么那么早开始。如果晚点开始,他就可以补充些睡眠了。

    说到补充睡眠,周末的时间都去哪了?似乎所有能够补充睡眠的时间,都被头天熬夜时的游戏和社交媒体给占用走了吧。那些东西从来没有带给自己,也就是这幅存在于现实中的躯体,任何一点好处。男孩满腔怒火。他想到了他去过的几个论坛,想到了给世界增添无用信息的那一个个用户,就把一腔怒火都宣泄在了他们的身上。怒气总得找个地方发泄出去。

    “怒气要交给上帝,不要把怒气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他仿佛又一次听见姊妹好心的劝诫。

    管不了那么多了。

    “全部都去死吧!”

    男孩带着对他们的愤怒和对自己选择了淫妇的悔恨,手指如熟练的钢琴家般在键盘上舞动着。一行行精心雕琢的文字充实了曾经空空如也的文档。有力的批判,正义的道理……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世界顶级的大文学家,想象自己卖着畅销书,想象着出名的自己如何在左派把持的世界中开拓出一片属于基督的天地……

    美国留学的生活费、学费、寄宿家庭,加上中介,一年五六万美刀,换算过来,三十五到四十二万人民币。一个小时四美元。每15分钟,就是一美元。

    那么,这篇文章大概花了他8美元来“购买”。

    凌晨两点的天空黑咕隆咚。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不那么困了。或许是错觉吧,或许上帝加给了我力量,谁知道呢,他想着。

    一个小时前,窗外就开始下雨。雷声穿过了繁华的市区,穿过了这个社区,也穿过了这间屋子。闪电在这一秒钟将一切都照亮,又在下一秒钟离开,让世界重新遁入黑暗,只剩城市的灯光在迷雾中亮着。不知怎么的,男孩想起了耶稣,世界的光,在人类数千年黑暗罪恶的历史中,就如一道闪电一般,照亮了整个世界,又匆匆离去,留下世界在黑暗中前行。虽然只有那么一小会,但给予了无数人活下去的希望。

    新标签页,网址,主页,登录。“微博发布”,这个按钮显示着。他激动地翻着自己的文字,再三确认没有错漏,才分享出去。他很少这么认真过。除了赶论文的时候,他很少认真对待自己的写作,这样逐字逐句的检查。

    习题,仍在桌上摆着,干干净净,原封不动。该复习的,他还没有打开。模糊不清的视线,沉重的身体,迷糊的思维……一阵空虚感占据了他的内心。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男孩看着钟表的刻度,数着自己浪费掉的时间,眼泪忽然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呜呜,爸,妈,我对不起你们!上帝说过,要孝顺,要爱你的仇敌,要时常怜悯,要远离淫妇……我没有做到!我是罪人!我没有做到!”

    他打开厕所的灯光,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站立的青年形象的小黄人,注视着这张饱受风沙的面孔。黑眼圈。痘子。油。他摸着自己粗糙的脸,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这是我自己吗…没人会想要帮助这样一个人…吧。”

    男孩匆忙刷了牙,快速冲了个澡。他试图按揉了几下抽筋的下体,却毫无用处。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答应过寄宿家庭的男主人会在十点半上床来着。看来又违约了呢。

    他不再去想作业。在这个点睡觉,该担心的问题早已不是作业,而是会不会在第二天醒来前猝死。

    “难受死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闪电与雷声中,大雨击打着窗玻璃,发出啪啪响。他拖着疲惫的躯体,满头湿漉漉,一头钻了被窝,期望明天永远不要到来。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