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防区高华种类


  • 盘点防区高华种类

    防区高华做了个图,还算全面,然而唯独少了高华离岸爱国人,这怎么能行呢,必须盘点一下。

    顺便本人不对盘点做任何保障和承诺,高华对号入座后请随意嬉笑怒骂。

    1.既得利益者类高华。

    典型代表就是本sub人人皆知的巴布瑞,还有那些开着超跑骂着香港人是穷B的二代们。这类既得利益者离岸爱国的原因很简单基本只有两点,第一点,虽然他们很多没什么脑子,但是还是很清楚他们的钱和地位是从哪里来的,第二点,这些人在国内的时候养尊处优来到国外就没有人捧臭脚了,甚至可能被瞧不起二代的留学生鄙视,并且他们融入不了当地的华人圈子,毕竟海外华人大多数都是早年偷渡过去的和他们玩不到一起,我就见过豆瓣留学的高华极度鄙视那些开餐厅的华人,还认为他们都是黑帮,而理由只是他们没文化和举止粗俗。这类高华只要他们遇到几次白人黑人的种族歧视就很容易变的歇斯底里了。

    这类人的反面则是许可馨,比巴布瑞们玩的明白点,知道自己的钱和地位从哪来,但是和巴布瑞本质一样,认为自己是高等人,内心瞧不起低等人 。顺便一提这类高华不知为何就喜欢找小黄人麻烦,而不去找白人麻烦,我姑且阴暗的猜测一下,可能是常年逃课外文水平不够,或者在国内对小黄人颐指气使习惯了吧。

    2.精致利己者类高华。

    这类高华要细分成两类。

    第一类是陈平,张维为为典型代表的一代高华,他们其实心里一切都一清二楚,毕竟都到那个年纪了,早就不玩键政了,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赚钱,要两头吃,要双赢,要赢了又赢。

    他们入籍的子女有概率转化成第一类既得利益者类高华,也有概率变成香蕉人。

    第二类才是重点,防区主要是这类高华,毕竟第一类高华在防区又赚不到钱。

    这类高华内心也清楚墙内是什么样的,知道996251,知道审查防火墙,寻衅滋事等等,但是因为常年不在国内生活同时距离产生美,就对国内有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们幻想一个强大的中国能提高他们的种族地位,让他们不再受到种族歧视,毕竟他们常年生活在国外不可能不遇到各种显性隐性的种族歧视。

    然而这类高华心中大多早就对比过受歧视重要还是生活水平重要,所以真叫他们回国是必然不肯的,然而让他们在网络上和白人键盘对线,鼓动墙内的人996251替他们搞生产提高种族地位,那是大大的肯的。

    就这一点上导致他们很瞧不起偷渡的早期华人和鼠人,因为鼠人和早期华人基本很清楚一定会受到歧视,但是两相对比后,发现钱实在太多了,所以很容易就诚实的承认了,而这类高华因为本身有一定地位,在国外钱虽然也多了,但是没有多到可以像鼠人或者早期偷渡华人一样直接承认的程度,这就是这类高华变扭的来源。

    我略微同情一点点他们受到种族歧视的遭遇吧,但也就那么一点点,毕竟你们想提高种族地位就去黄命贵和零元购啊,天天搁那在墙外和白人键盘对线或者和小黄人键盘对线洗地996和审查防火墙之类的,一有人提就在下面阴阳怪气或者直接消失,说到底还不是小命要紧。

    3.啥都没玩明白的高华。

    这类高华......正如小标题,啥都没玩明白,选择键政纯粹是为了爽和优越感,但是因为其小资心态又不如抗带放的开,不过这类高华还是很爱说台巴子,香蕉人这些词的,这些词是他们的优越感来源的重要标的物。

    4.岁月静好类高华。

    这类人基本只用英语在别的sub和白人对线或者交流,只是偶尔因为遭到种族歧视或者和鼠人一样的理由,被白人中的群氓弄的实在脑淤血了才会去防区发泄。

    5.皈依者狂热类高华。

    所谓爱的有多深,恨的就有多深,当幻想被种族歧视打破后,皈依者狂热就触发了。这类高华往往顶点和最低点的生活水平会差距巨大。通俗讲就是既有屌丝类皈依者,也有富豪类皈依者,或者两者结合的白手起家者。

    6.逆向民族主义高华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虽然高华很喜欢评价鼠人是逆向民族主义,然而实际上高华群体也有逆向民族主义,想要破解这个迷思,只要记住,不管是逆向还是正向,狂热的民族主义就是狂热的民族主义,他本身是不会变的,同时也不要忘记不少高华可是入籍了的,你又不是中国人,你不逆向谁逆向。这个我就不评价了放一段别人翻译的奥威尔评价民族主义来。

    仇英主义。英国知识界内部的那种对英国揶揄,轻度敌视的态度,或多或少成了知识界入门的一种必修,这种仇英情绪大部分情况下并非虚情假意。在战争中,这种情绪表现为知识界的失败主义,甚至在局势已经明朗,轴心大势已去的时候,这种情绪还坚挺了很长一段时间。新加坡沦陷时,英军被赶出希腊时,很多人还毫不掩饰地表示高兴,而对那些好新闻,如阿拉曼战役的捷报,或不列颠战役中击毁的德军战机数目时,这些人又表现得不愿承认。英国左派的知识分子,当然了,并不真心希望德国或日本赢得战争,但他们又无法自拔地想体验那种,看着自己的国家被羞辱时的愉悦,他们希望看到最终的胜利由苏联,或者可能由美国,而不是由英国取得。在外交政策上,许多知识分子遵循着这样的原则:任何英国所支持的派别一定是坏的。也因此呢,“开明”的意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过是与保守派政策相反的镜像。仇英主义很容易反转,这导致了一种普遍的奇景,即某些人在上一场战争还是和平主义者,到了下一场战争就成了好战分子。

    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民族主义的转信有一个更重要的特质,我在前文关于切斯特顿的部分已经简单提过。转信的过程能让民族主义情绪愈加猛烈——让人更庸俗,更愚昧,更恶毒,更虚伪——超过了人投射于祖国,投射于任何真正了解的集体的情感。聪敏的人看到他人笔下对斯大林和红军连篇的谄媚时,他会意识到一定发生了某些错乱,才让这种空洞的废话成为可能。在我们这样的社会里,一个被称之为知识分子的家伙对他的祖国有浓厚的感情,这是很不正常的。舆论——正是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所要觉察的那些公众意见——不会允许他那么做。他周围的人都抱持着怀疑和反逆的态度,他出于从众或出于纯粹的懦弱,就也可能采取与旁人一致的立场:此时他就会放下手中紧握的民族主义,但同时也对更真诚的国际主义不置一顾。他仍然自觉需要一个祖国,也自然要去国外寻得。要是找到了,他就能无拘无束地,翻滚于那些他自以为已从民族主义脱身的情感泥沼中。天主,君父,帝国,米字旗,这些曾被推翻的偶像都可以改头换面再次出现,因为它们已然更换了旧时的称谓,所以就可以怀着良知再一次地崇拜他们。民族主义的转信,就如替罪羔羊一般,能让人在不改变其行为的前提下获得心灵的救赎。

    墙内很多的苏粉,斯大林粉,其实也包括在内,当然也有些强行缝合中国民族主义和苏联的左壬,例如知乎的蒋梦珊和一些左壬入关人,但是本质他们都是如此,特征就是你一谈苏联的历史,他们就跳起来了,你一谈美英的历史的时候......他们也跳起来了,当然你们懂的,两个跳是不同的。

    顺便一提奥威尔把爽文套路都玩明白了,这也是为什么精罗往往和左人有重叠,不单是因为他们知识分子的属性。

    每一位民族主义者都要在“历史可以改变”这一信条前摔个趔趄。他花大量时间徜徉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里的事件都是他自认为“本应”发生的状态——在那个世界里,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取得了胜利,俄罗斯的革命在1918年就已被镇压——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把幻想世界的只言片语挪到历史书上。

    不过我也不完全认同奥威尔这段话,毕竟他生活的年代还没有现在的各种娱乐,无论怎么说高堡奇人的电视剧特效是壮观的,而德军总部和P社游戏则是极好的。

    最好玩的还是兔友的碰瓷表现也给他玩明白了。

    着魔不悟。民族主义者尽可能不思考,不言说,不写作,除非是关于他所属一方更优越的话题。很难,甚至没有可能让一个民族主义者去掩饰自己的忠诚。对己方最轻微的侮辱,或者向对手最暧昧的赞扬,都让他感到不安,这不安只能靠做一些尖酸的反驳来缓解。如果讨论对象是一个实存的国家,比如爱尔兰或印度,那他将宣称自己祖国的优越性不仅体现在军事霸权,政治美德中,还体现在艺术、文学、运动、语言的结构,民族的形体美中,甚至体现在气候,风景乃至饮食中。对于旗帜的摆放,标语口号的相对大小,提及国家的顺序这类问题,他将表现出极高的警惕性

    x.网评员,狱友,晶哥,引流抗带兔。

    最后,欢迎各位来补充,也欢迎高华自己来补充,或者盘点一下鼠人。

    鼠鼠们没有你们的思想钢印,请随意盘点。最后的最后,本人的政治生态位其实应算是被浪人们骂的底线人的,但是浪人鼠人骂我,我是无所谓的,毕竟我没有思想钢印,也没有兴趣在发泄的这地去说服谁,生活是生活发泄是发泄,至于为什么我发这而不是防区,理由显而易见,但还是解释一下,因为发在防区大概率活不过一天,同时我也不是个抖m,能少讨点骂自然少讨点。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