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出現小卡迪羅夫們,先從關心品蔥的土皇帝們做起


  • 預防出現小卡迪羅夫們,先從關心品蔥的土皇帝們做起

    原文出處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4751478

    聯合新聞網The Glocal

    08/0317:48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社交媒體上,刊登了一張自己在武器庫雙手持槍的相片,洋洋得意地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隔空叫陣。圖/小卡迪羅夫Telegram

    文/孫超群(The Glocal 研究員)

    龐佩奧,我們開戰吧!接下來將會更有趣!

    (Помпео, мы принимаем бой! Дальше будет интереснее!)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 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社交媒體上,刊登了一張自己在武器庫雙手持槍的相片,洋洋得意地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隔空叫陣。這事源於美國國務院在 7月20日宣布,當局掌握大量可靠證據,指控這位車臣「土皇帝」在近十數年間,參與酷刑及法外處決等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故依據《2020財政年度國務院外國運作及相關項目撥款法案》的第7031(c)條規定,對他實施制裁,禁止他及其家人入境美國。

    雖然小卡迪羅夫對妻兒被制裁感到憤怒,但他早已是被華盛頓制裁的常客,故此這次不只無減他的氣焰,更公然以挑釁的姿態炮轟美國可恥。

    小卡迪羅夫言行浮誇,地位顯赫,在俄羅斯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忠誠,而後者亦鮮對他有任何意見。到底,他有何本錢能夠成為「高度自治」的封建領主呢?

    被華盛頓制裁的小卡迪羅夫,在俄羅斯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忠誠。圖/卡迪羅夫被刪除的個人IG

    ▌分離分子向莫斯科投誠—— 由老卡迪羅夫說起

    卡迪羅夫兩父子在兩次車臣戰爭中與俄羅斯中央政府的關係演變,鞏固了他們在車臣的地位。老卡迪羅夫(Akhmad Kadyrov)由當初的「分離主義恐怖分子」華麗轉身,成為莫斯科政權的忠誠擁護者。後來小卡迪羅夫繼承父親的政治遺產,繼續雄據一方。

    1991年蘇聯解體,車臣在軍人杜達耶夫(Dzhokhar Dudayev)的帶領下,成立了「伊奇克里亞車臣共和國」(Chechen Republic of Ichkeria)。甫執政的葉爾欽政府,面對國家百廢待舉,無暇他顧。然而,後來車臣境內俄羅斯人不斷蒙受迫害,日趨嚴重。於是在1994年,莫斯科政府乘著支援北奧塞梯的契機,以恢復領土完整之名,揮軍南下,與車臣政府爆發「第一次車臣戰爭」。

    老卡迪羅夫在車臣境內是極具名氣的穆斯林學者及遊擊隊指揮官。他領導這場對抗俄羅斯人的「聖戰」,好勇鬥狠,心狠手辣。1995年,他更被任命為車臣穆夫提(Mufti),地位聲勢如日中天。在莫斯科眼中,他是恐怖分子;但在西方媒體中,他是自由戰士,被譽為大戰巨人歌利亞的大衛。

    雖然這場戰爭在1996 年以車臣勝利告終,但共和國已千瘡百孔。早在戰爭時,政府內部已嚴重分裂,杜達耶夫被俄軍擊殺後,不久繼任總統的馬斯哈多夫(Aslan Maskhadov)與激進軍官巴薩耶夫(Shamil Basayev)互相傾軋。

    圖為1996年,俄軍巡守車臣首都。這場戰爭在1996 年以車臣勝利告終,但共和國已千瘡百孔。圖/美聯社

    圖為車臣戰爭的非法處決。圖/路透社

    政府亦難以控制首都格羅茲尼(Grozny)以外的國土。除了車臣本地人,還有外來的伊斯蘭聖戰士參與戰爭,龍蛇混雜。例如「車臣阿拉伯聖戰士」(The Arab Mujahideen in Chechnya),沙地阿拉伯出身的聖戰士伊本.哈塔卜(Ibn al-Khattab)便是該組織核心人物之一,他更與巴薩耶夫為伍。這些外來戰士思想激進,自成一閣,靠綁架勒索贖金等犯罪維生。

    老卡迪羅夫視他們為車臣獨立的威脅和阻礙,使運動變質,恥與之為伍,多次公開抨擊他們所信奉的伊斯蘭教遜尼派激進清教派「瓦哈比教派」(Wahhabism),更因而多次遭暗殺未遂。最後在1999年,老卡迪羅夫決定倒戈投向曾經的敵人——莫斯科的懷抱裡,在同年爆發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與甫上任的普丁並肩作戰。

    獲老卡迪羅夫實質支持下,普丁以強硬姿態順利控制車臣大部分地方。2003年,老卡迪羅夫被選為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但翌年就被昔日戰友們暗殺。繼任的親俄總統阿爾哈諾夫(Alu Alkhanov)擔當攝政王,直到2007年小卡迪羅夫屆滿30歲法定總統年齡後退位,讓其上位。第二次車臣戰爭期間,車臣共和國政府堅拒與馬斯哈多夫等人妥協,特別在 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後,兩方關係更為僵持。最終在2009年,莫斯科終於正式宣布戰爭勝利。

    小卡迪羅夫繼續以主權換取治權,擁護普丁,兩人愈走愈近,也為他在車臣的地位奠下基礎。

    1999 年,老卡迪羅夫決定倒戈投向曾經的敵人——莫斯科的懷抱裡,在同年爆發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與甫上任的普丁並肩作戰。2007 年小卡迪羅夫上位後,繼續以主權換取治權,擁護普丁,兩人愈走愈近。圖/小卡迪羅夫

    ▌分享權力各取所需

    為了普丁,赴死我也願意!

    數年前,小卡迪羅夫在俄羅斯國營電視台Russia-24的訪談節目中如是說。他更揚言,自己是「普丁的小卒」,就算普丁下令要他下台,他也會照做。當然,這只是給普丁面子的取悅說話,因為小卡迪羅夫心知肚明,他需要普丁,但普丁也需要他。

    對莫斯科來說,車臣共和國是一顆潛伏著分離主義的炸彈。若車臣大亂,分離主義必定蔓延至整個北高加索地區,影響國內其他少數民族,繼而破壞俄羅斯領土完整。兩次戰爭後,面對車臣內部經濟不景氣、貪污及罪案頻生,莫斯科視穩定車臣政局為當務之急。為達此目的,莫斯科十分依賴小卡迪羅夫的相助,憑後者在車臣的威望及軍事力量,為莫斯科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分擔責任。

    對莫斯科來說,車臣共和國是一顆潛伏著分離主義的炸彈。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莫斯科十分依賴小卡迪羅夫的相助,憑後者在車臣的威望及軍事力量,為莫斯科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分擔責任。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莫斯科運用政府財政補助及地方自治權,換取小卡迪羅夫的忠誠。過去十數年,莫斯科平均每年補貼車臣共和國約 8成的公共財政開支;另一方面,又允許小卡迪羅夫持有一支由約3萬人組成的地方私人軍隊「Kadyrovtsy」(Кадыровцы) ,擁兵自重。

    這支軍隊身穿俄羅斯軍服,卻只對小卡迪羅夫宣誓效忠,軍隊中的核心領導人,均是向他投誠的前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就此,俄國反對派多番抨擊小卡迪羅夫的特權,更譴責其私人軍隊到處姦淫擄掠、濫殺平民。但這位車臣土皇帝不把普丁以外的人放在眼內,普丁為了戰略及國安考慮,也只好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無奈默許。

    小卡迪羅夫在車臣的管治模式,猶如一位封建君主,有異於其他俄羅斯地方官員。在車臣,他的畫像隨處可見,不少街道、學校、清真寺都以他雙親的名字命名。更重要是,他有權力任意解釋俄羅斯憲法,令一切事情合他心意,完全不受制衡。車臣共和國名義上是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卻儼如一個獨立王國。

    縱使他專橫,小卡迪羅夫卻十分效忠普丁,在心底裡抑或基於政治需要,對普丁確實存在一份敬意,也經常模仿他,為自己塑造強人政治的形象,發起個人崇拜。在《Russia-24》訪談節目上,他施展渾身解數,打西洋拳擊、騎馬,令人聯想起普丁打柔道、狩獵時散發的雄性英姿。

    這位車臣土皇帝不把普丁以外的人放在眼內,普丁為了戰略及國安考慮,也只好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無奈默許。圖右為卡迪羅夫與其聲稱走失的愛貓。圖/路透社+卡迪羅夫官網

    兩人在「強人」形象塑造上,似乎頗有志一同。圖/美聯社+卡迪羅夫官網

    縱使他專橫,小卡迪羅夫卻十分效忠普丁,在心底裡抑或基於政治需要,對普丁確實存在一份敬意。圖/卡迪羅夫被刪除的IG

    即使小卡迪羅夫享有特權,車臣與莫斯科的關係是相向的。前者享受比其他共和國更大的權利時,亦要為中央政府默默地履行一些「義務」。

    例如,小卡迪羅夫曾遣派車臣軍警到烏克蘭東部及敍利亞,協助俄羅斯執行軍事任務。更甚者,據報他亦有份參與2015年暗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行動,幫助普丁執行政治任務。

    若沒有普丁,車臣就不存在。

    小卡迪羅夫曾經在一次訪問中,這樣誇口稱讚普丁。事實是,全靠老卡迪羅夫當年歸順朝廷時,與普丁私底下達成權力分享協議,才能成就他今天在車臣以至俄羅斯國內的特殊地位。

    據報,小卡迪羅夫亦有份參與2015 年暗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行動,幫助普丁執行政治任務。圖/法新社

    「若沒有普丁,車臣就不存在。」 圖/歐新社

    ▌以虔誠穆斯林之名,行獨裁鐵腕管治為實

    車臣大多數人口為穆斯林,與信奉東正教為主的俄羅斯截然不同。小卡迪羅夫自詡為虔誠的溫和穆斯林,又在車臣實施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鼓吹人民遵從多項保守的社會規範,變相打壓人權,但這些峻法與伊斯蘭宗教或車臣地區傳統不一定有直接關係。

    比如說,小卡迪羅夫曾公開支持「榮譽殺人」(Honour Killings,即鼓勵人民殺害不守「伊斯蘭法律」的女性,因為他們為家族、社區帶來恥辱)、禁酒、強迫女性戴頭巾等等。2015年,一名車臣父親到警察局自首,稱兩年前殺死了自己的女兒。據悉,該名父親在法庭上自辯,因為女兒與前夫離婚後的生活道德敗壞,多次偷偷喝酒、不戴頭巾,令家族蒙羞,結果在一次爭執中,他不小心錯手殺了自己的女兒,而事後他依然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雖然他最後被判監7 年,但小卡迪羅夫多次在公開場合鼓勵「榮譽殺人」的社會風氣,間接威脅女性的生存權利。另一方面,小卡迪羅夫無視俄羅斯聯邦法例禁止一夫多妻制,鼓勵男性可娶四個妻子,此做法亦嚴重打壓車臣女性的地位。

    然而,以上一切與其說是宗教保守回潮,不如說是權力結構腐敗而生的社會現象。

    小卡迪羅夫曾公開支持「榮譽殺人」,其治下的車臣對於婦女權利嚴重打壓。圖/歐新社

    他的獨裁鐵腕管治與其說是宗教保守回潮,不如說是權力結構腐敗而生的社會現象。圖/歐新社

    小卡迪羅夫十分討厭LGBT族群,在打壓同誌及同志團體上不遺餘力。俄羅斯本身的文化十分反同、恐同,但這種風氣在車臣尤甚。之前車臣政府曾多次圍捕及綁架國內同志(儘管同性戀在俄羅斯屬合法,但事實上小卡迪羅夫多次對LGBT族群發動濫捕或濫用私刑),當中有人下落不明,有人因此喪命,事後小卡迪羅夫又揚言:車臣境內沒有同性戀者。

    除了剝奪同志權利之外,他更對新聞自由嗤之以鼻,厭惡新聞工作者。過往多宗報道車臣新聞的調查記者被殺案件,被外界懷疑是小卡迪羅夫政府所為。例如在2006年被殺害的自由派媒體《新報》(Новая Газета)記者Anna Politkovskaya ,及在2009年被暗殺的《新報》撰稿人Natalya Estemirova,她們本身都曾與小卡迪羅夫有過嫌隙磨擦。小卡迪羅夫在對待同志和記者上惡名昭彰,這也是美國國務院日前製裁他的理由。

    面對異議者,小卡迪羅夫有一套與別不同、行之有效的技倆—— 就是「公開侮辱」。他那遊樂人間的性格,對此格外樂此不疲。小卡迪羅夫的具體做法是,如果有人公開批抨、取笑他或政府的話,他就拘捕並強迫這些異見分子,在鏡頭面前承認錯誤,向他公開道歉,並把整個過程公諸於世。此做法本來是用來對付異議武裝分子,強行要求他們的雙親在鏡頭前,痛斥自己如何教壞自己的兒子,這不但打擊人的尊嚴,更破壞其家屬的自尊心,藉以施壓。

    自詡高高在上的小卡迪羅夫,對於「公開侮辱」等殘酷的統治手段格外樂此不疲。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類似的實例還有2015年,車臣一位年輕博客主公開取笑政府的宣傳廣告,結果被小卡迪羅夫強迫拍攝一段影片,讓他只穿著內褲向政府道歉,並逼迫他說:

    由現在開始,普丁是我的爸爸、祖父以及一切!

    後來,這段影片在Instagram 上廣傳。相關類似個案多不勝數,雖然手法十分侮辱,卻有效到民間異見者不敢再發聲。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丁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

    數年前,曾傳出小卡迪羅夫打算退位讓賢,但這恐怕只是一場謙虛的政治公關秀而已。現實是,無論下一屆俄羅斯總統是誰,莫斯科都需要像小卡迪羅夫這樣的車臣管治者,就如現在的普丁需要他這個土皇帝一樣。

    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也讓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圖/美聯社

相關主題

  • 1
  • 1
  • 1
  • 4
  • 48
  • 1
  • 4
  • 1
  • 2
  • 3
  • 4
  • 2
  • 1
  • 1
  • 1
  • 1
  • 1
  • 55
  • 4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