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的戰爭]:匿名革命新常態


  • 前幾天看到一個關於在淪陷區反抗的帖子,建議發動「廁所革命」。其流動性及匿名性很大程度上都達到了be water原則,與法輪功在鈔票上印打油詩之行徑有一定的相似之處。

    牆內革命,無論是線上線下,都是困難重重。發動遊行示威,無法引起社會關注,同時有生力量也遭受打擊,在民智未開、反賊極少、小粉紅遍地爬的習帝治下極難走向勝利。更糟的是,還會為中共戈培爾提供抹黑民主革命的機會(佳士事件即明證)

    線上革命,因嚴格的審查制度和洗腦教育,無論是沖塔還是反諷,都十分容易暴露身份。輕則被小粉紅進行精神攻擊,重則十五日行政拘留。在加上各大平台勢力頑固,理性討論溫和策反可能微乎其微。再加上近年來戰狼出征事件頻發,小粉紅已經對一般策反手段免疫,甚至在某些地方惡意中傷抹黑事實。若沒有強大的民主信念,許多本來對支共有消極想法,試圖翻牆尋求真相的潛在反賊很有可能由白染紅。

    在此,作為反抗軍的新生力量,特地提出「書的戰爭」計畫。

    《書的戰爭》是愛爾蘭作家斯威夫特的政治文章。該作家因其激進的諷刺手段而出名,為反抗英殖民政府對愛爾蘭的剝削提供了精神武器。在此借其題,姑且致敬其崇高的革命精神。

    書的戰爭的手段為:在國內各大圖書館的中共欽定政論書刊,如習維尼談治國理政、習維尼的七年扛麥子、習維尼成語辭典 等等,進行塗鴉或對其中內容進行諷刺式批注。可在扉頁,亦可在內容頁。

    例如:在《習維尼新聞思想講義》一書中,前部分有不少馬克思及列寧的新聞思想。而習維尼的思想全然違背前者思想,或對其曲解,或對其加以「中國特色」。
    在這裡,我們可以寫一些好玩的東西,反諷也好,罵人也好。

    書的戰爭的原理為:在大學生或公務員或黨員閱讀此類書籍時,常為其官僚主義、毫無營養的文字而感到煩躁,開始產生一絲絲反賊思想。由於支共雙重思想的存在,這種思想很容易被其自身抑制。這時,這一些批註性文字可以對其進行啟發,在閱讀過程中對支共產生批判性思考。
    同時,是類書籍因政治原因常有多次發行,並放在顯眼位置。
    書的戰爭是匿名的,作案完成後馬上丟人書海之中,一份變相政治傳單就投放成了。

    書的戰爭的好處是:匿名度高。字跡辨認極難。戴著手套寫留不下指紋。流動性強。傳播面廣。
    關鍵是能觸發思考開關。

    相比廁所革命:人拉屎的時候都在玩手機,拉屎的時候誰想反革命?雖然操作容易,但很容易也被抹除掉。hk街頭的政治標語都被塗了很多次了,廁所標語清潔起來更容易。然而書卻不可以,難不成你要把習維尼的金科玉律給撕掉嗎??

    最後:
    假如你看到香港街頭的青年們為自由而戰,為自己無法參與這場革命而感到沮喪,沒關係!這是一個完全匿名,風險低的革命!是一場流水的革命!水無形,卻可以有擊穿石頭的力量!

    光復大陸!時代革命!be water!

相關主題

  • 5
  • 1
  • 3
  • 7
  • 1
  • 13
  • 2
  • 2
  • 1
  • 5
  • 1
  • 2
  • 1
  • 9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