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晉國塔什干王朝-529695395f81

    漢文史書自古以來就像真理報一樣不可靠,例如安祿山的出身比偽造家譜的李世民高貴得多,仍然被文字手段矮化,耶律阿保機夫婦也是一樣,原因跟唐人說蔣介石本來是河南流民鄭三發子一樣。帝王出身方面,無論粉飾拔高還是誣衊抹黑,跟何清漣韓國瑜習近平等中國主義者的想像相反,古漢文史書的可靠性接近《金陵春夢》、《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少年江澤民和他的父親烈士江上青》、《百色起義》,比《聯共布黨史》都要差很多。

    塔什幹王朝是屠各王朝國人口中的雜胡,後者則是純r1系白人軍事貴族,意思是他們來自種類繁多的中亞商業國家,雜的含義相當於蒙古帝國色目人的色,都是眾小族群的意思,胡的意思根據王國維的解釋,在漢晉之際並非所有非華裔的工程,而是特指金髮碧眼的伊朗係內亞人,不包括東北亞或東南亞各族群,不過東胡的胡例外,像里根的根不能單獨解釋一樣,是通古斯的音譯。

    雜胡在晉國屠各王朝代表商業資產階級,階級出身和政治生態都類似蒙古帝國的色目人,不可能平地起雷,必然早在中國殖民統治時期就有基礎。所以石(塔什干)家之雜種,不能解釋為漢文使用者卑劣想像的雜種-賤民-傭人-鄭三發子,而是安祿山式的附庸商業代理人或經紀人,代理人當然也是商團的傭人。

    司馬騰對雜胡的種族清洗類似美男子菲利浦對倫巴底商團的抄沒政策,是國家財政破產情況下的緊急措施,如果受害者不是買辦資產階級而是真正的傭人,饑荒戰爭年代的奴隸貿易收入還不足以抵償動員軍隊抓人的開支。

    石勒被賣的主人其實是大軍馬販子,石勒聽到的聲音和引起注意的原因從誣衊文字看來也很像馬群的呼嘯,從塞翁失馬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中國殖民者導致了晉國傳統馬場的退化,而馬匹貿易一直是內亞商團的貿易大宗,所以石勒很可能是馬販子經紀人,因此也容易跟使用馬匹的呼衍王等匈奴貴族熟識,最終共同組織軍事集團。


  • 晉國塔什干王朝 #129
    Topic created 約 6 日前 · 1 投稿 · 5 閲覧数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晉國塔什干王朝-529695395f81

    漢文史書自古以來就像真理報一樣不可靠,例如安祿山的出身比偽造家譜的李世民高貴得多,仍然被文字手段矮化,耶律阿保機夫婦也是一樣,原因跟唐人說蔣介石本來是河南流民鄭三發子一樣。帝王出身方面,無論粉飾拔高還是誣衊抹黑,跟何清漣韓國瑜習近平等中國主義者的想像相反,古漢文史書的可靠性接近《金陵春夢》、《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少年江澤民和他的父親烈士江上青》、《百色起義》,比《聯共布黨史》都要差很多。

    塔什幹王朝是屠各王朝國人口中的雜胡,後者則是純r1系白人軍事貴族,意思是他們來自種類繁多的中亞商業國家,雜的含義相當於蒙古帝國色目人的色,都是眾小族群的意思,胡的意思根據王國維的解釋,在漢晉之際並非所有非華裔的工程,而是特指金髮碧眼的伊朗係內亞人,不包括東北亞或東南亞各族群,不過東胡的胡例外,像里根的根不能單獨解釋一樣,是通古斯的音譯。

    雜胡在晉國屠各王朝代表商業資產階級,階級出身和政治生態都類似蒙古帝國的色目人,不可能平地起雷,必然早在中國殖民統治時期就有基礎。所以石(塔什干)家之雜種,不能解釋為漢文使用者卑劣想像的雜種-賤民-傭人-鄭三發子,而是安祿山式的附庸商業代理人或經紀人,代理人當然也是商團的傭人。

    司馬騰對雜胡的種族清洗類似美男子菲利浦對倫巴底商團的抄沒政策,是國家財政破產情況下的緊急措施,如果受害者不是買辦資產階級而是真正的傭人,饑荒戰爭年代的奴隸貿易收入還不足以抵償動員軍隊抓人的開支。

    石勒被賣的主人其實是大軍馬販子,石勒聽到的聲音和引起注意的原因從誣衊文字看來也很像馬群的呼嘯,從塞翁失馬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中國殖民者導致了晉國傳統馬場的退化,而馬匹貿易一直是內亞商團的貿易大宗,所以石勒很可能是馬販子經紀人,因此也容易跟使用馬匹的呼衍王等匈奴貴族熟識,最終共同組織軍事集團。

    Message content


  • 晉國塔什干王朝 #129
    Topic created 7 days ago · 2 Posts · 5 Views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晉國塔什干王朝-529695395f81

    漢文史書自古以來就像真理報一樣不可靠,例如安祿山的出身比偽造家譜的李世民高貴得多,仍然被文字手段矮化,耶律阿保機夫婦也是一樣,原因跟唐人說蔣介石本來是河南流民鄭三發子一樣。帝王出身方面,無論粉飾拔高還是誣衊抹黑,跟何清漣韓國瑜習近平等中國主義者的想像相反,古漢文史書的可靠性接近《金陵春夢》、《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少年江澤民和他的父親烈士江上青》、《百色起義》,比《聯共布黨史》都要差很多。

    塔什幹王朝是屠各王朝國人口中的雜胡,後者則是純r1系白人軍事貴族,意思是他們來自種類繁多的中亞商業國家,雜的含義相當於蒙古帝國色目人的色,都是眾小族群的意思,胡的意思根據王國維的解釋,在漢晉之際並非所有非華裔的工程,而是特指金髮碧眼的伊朗係內亞人,不包括東北亞或東南亞各族群,不過東胡的胡例外,像里根的根不能單獨解釋一樣,是通古斯的音譯。

    雜胡在晉國屠各王朝代表商業資產階級,階級出身和政治生態都類似蒙古帝國的色目人,不可能平地起雷,必然早在中國殖民統治時期就有基礎。所以石(塔什干)家之雜種,不能解釋為漢文使用者卑劣想像的雜種-賤民-傭人-鄭三發子,而是安祿山式的附庸商業代理人或經紀人,代理人當然也是商團的傭人。

    司馬騰對雜胡的種族清洗類似美男子菲利浦對倫巴底商團的抄沒政策,是國家財政破產情況下的緊急措施,如果受害者不是買辦資產階級而是真正的傭人,饑荒戰爭年代的奴隸貿易收入還不足以抵償動員軍隊抓人的開支。

    石勒被賣的主人其實是大軍馬販子,石勒聽到的聲音和引起注意的原因從誣衊文字看來也很像馬群的呼嘯,從塞翁失馬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中國殖民者導致了晉國傳統馬場的退化,而馬匹貿易一直是內亞商團的貿易大宗,所以石勒很可能是馬販子經紀人,因此也容易跟使用馬匹的呼衍王等匈奴貴族熟識,最終共同組織軍事集團。

    晉國塔什干王朝 #129
    Topic created 約 6 日前 · 1 投稿 · 5 閲覧数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晉國塔什干王朝-529695395f81

    漢文史書自古以來就像真理報一樣不可靠,例如安祿山的出身比偽造家譜的李世民高貴得多,仍然被文字手段矮化,耶律阿保機夫婦也是一樣,原因跟唐人說蔣介石本來是河南流民鄭三發子一樣。帝王出身方面,無論粉飾拔高還是誣衊抹黑,跟何清漣韓國瑜習近平等中國主義者的想像相反,古漢文史書的可靠性接近《金陵春夢》、《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少年江澤民和他的父親烈士江上青》、《百色起義》,比《聯共布黨史》都要差很多。

    塔什幹王朝是屠各王朝國人口中的雜胡,後者則是純r1系白人軍事貴族,意思是他們來自種類繁多的中亞商業國家,雜的含義相當於蒙古帝國色目人的色,都是眾小族群的意思,胡的意思根據王國維的解釋,在漢晉之際並非所有非華裔的工程,而是特指金髮碧眼的伊朗係內亞人,不包括東北亞或東南亞各族群,不過東胡的胡例外,像里根的根不能單獨解釋一樣,是通古斯的音譯。

    雜胡在晉國屠各王朝代表商業資產階級,階級出身和政治生態都類似蒙古帝國的色目人,不可能平地起雷,必然早在中國殖民統治時期就有基礎。所以石(塔什干)家之雜種,不能解釋為漢文使用者卑劣想像的雜種-賤民-傭人-鄭三發子,而是安祿山式的附庸商業代理人或經紀人,代理人當然也是商團的傭人。

    司馬騰對雜胡的種族清洗類似美男子菲利浦對倫巴底商團的抄沒政策,是國家財政破產情況下的緊急措施,如果受害者不是買辦資產階級而是真正的傭人,饑荒戰爭年代的奴隸貿易收入還不足以抵償動員軍隊抓人的開支。

    石勒被賣的主人其實是大軍馬販子,石勒聽到的聲音和引起注意的原因從誣衊文字看來也很像馬群的呼嘯,從塞翁失馬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中國殖民者導致了晉國傳統馬場的退化,而馬匹貿易一直是內亞商團的貿易大宗,所以石勒很可能是馬販子經紀人,因此也容易跟使用馬匹的呼衍王等匈奴貴族熟識,最終共同組織軍事集團。

    Message content

相關主題

  • 4
  • 48
  • 3
  • 1
  • 1
  • 2
  • 1
  • 3
  • 2
  • 4
  • 4
  • 1
  • 1
  • 1
  • 1
  • 4
  • 2
  • 4
  • 1
  • 1